大音希聲(上)

作者:羅惠真

羅惠真:身心進入「定」境時,聲音和音樂產生出不可思議的效果。(Shutterstock)

  人氣: 381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孔子言:「定而後能靜,靜而後能安,安而後能慮,慮而後能得。」身心進入「定」境時,聲音和音樂產生出不可思議的效果。由「靜」能產生的巨大能量。美好的歌唱,不一定得大聲唱出來震撼聽眾。美好的歌唱,是美好內在的展現。不是向外的,而是不斷的往內去尋求。學唱的過程,其實類似身心靈的統整,修身養性的過程。

二十多年前,我在紐約曼哈頓音樂院(Manhattan School of Music)受教於Prof. Cynthia Hoffmann。剛開始上課時Hoffmann老師傳達最重要的概念,是聲音不往前也不往後,而是保持在耳朵的中間,眼睛的後面(Between your ears and behind your eyes.)。多年來,直至現在,我欣喜的在此探求,處處驚喜⋯⋯

後來Hoffmann老師看我整個人唱歌時繃得這麼緊(我努力的在唱歌),要我每星期去上一對一的亞歷山大技巧(Alexander Technique)。剛開始時真是難啊!

女歌唱家羅惠真,致力於各國藝術歌曲臺灣民謠及臺語藝術歌曲演唱。(羅惠真提供)

亞技的老師要我不要學,只要感受。這對從小努力的我,是顛覆性的思考方式,究竟我們從小接受聯考的洗禮,孜孜不倦,一路過關斬將習慣了。半年後我才稍微有點感覺,知道一點,那每週花40元美金一小時的個別課,到底在做什麼?從此我了解到,自己從內在到外在到底有多緊繃了。

有好長的日子,我老覺得唱歌時這裡不對,那裡不對。聽從Hoffmann老師的指示,在回台灣時,到公園去和一位陳老師學太極拳。每天練唱前,好好的打一趟拳,安定身心,才開始練唱。慢慢的,我越來越有覺知,亞歷山大技巧與太極拳,似乎講的是同一件事。「覺察」與「放掉」,在每天練唱中不斷練習。我才比較能掌握Hoffmann老師要我做的事。

回台灣後,為了貫徹Hoffmann老師要我做到的「放鬆又有能量的歌唱方式」,又先後跟隨張良維老師練太極導引、氣機導引與瑜珈幾年。而後有十年的時間,放棄一切,我成了全職母親,在此我深刻的體會「人的成長」是怎麼回事?孩子的成長、學說話、給孩子的感覺統合訓練,有唱歌的道理。

每天帶孩子行走在大自然裡,大自然也充滿著唱歌的道理。孩子大了,和孩子一起上天文課,宇宙的運轉也有唱歌的道理⋯⋯。孩子五歲時,我和孩子跳舞,左腳阿基里斯腱(腳後跟)整個繃斷,開刀、縫合、上石膏、左腳不落地,拄拐杖、坐輪椅三個月,之後漫長的復健⋯⋯。過幾年後,髕骨外翻不良於行,長期物理治療、研究人體、自我治療,到現在健步如飛。

最近兩年又開始練北宗氣功。並常在武術及儒、釋、道經典中尋覓更能自我突破的隻字片語。在多處探求與在身體中實踐後,我發現一件事,我所喜愛與相信的事其實很簡單。就如孔子所言:「吾道一以貫之,中道而已矣。」簡單到在於「平衡」二字⋯⋯至大、至簡、也最難⋯⋯。而目前我還想再參透更難的一個字「鬆」⋯⋯。

「聲音不往前,亦不往後,維持中線。在耳朵的中間,眼睛的後面。」二十多年的尋覓與鍛煉後,我準備把自己多年的筆記與心得,寫成書與大家分享。在這條線上唱歌,喉部肌肉得以放鬆,能量不會浪費,並得以流動,聲音得以因放鬆而順利共振。不用大聲唱,自然能傳⋯⋯。

最重要的是,它在情感的中樞,得以傳達最深最內在的情感。這並不是我一個人的發現,許多偉大的歌唱家是如此唱的。它有個特點:非常個人,無法模仿⋯⋯。如:Gundula Janowitz、Thomas Hampson、Victoria de los Angeles、Lucia Popp、Maria Callas⋯⋯。而我只是想在西方聲樂訓練中,找出東方原有的精髓,並將之解碼。在這個過程中,真是「每有會意,便欣然忘食」。#

羅惠真簡介:
女高音/羅惠真,國立臺灣師範大學音樂系學士。曼哈頓音樂院 (Manhattan School of Music) 聲樂演唱碩士。跟隨Prof. Cynthia Hoffmann學習聲樂。回台灣後致力於各國藝術歌曲、臺灣民謠及臺語藝術歌曲演唱。近年來更專注於河洛漢詩吟唱,希望能發揚保存千年的古調。現任教於市立台北大學音樂系、光仁中學音樂班。

本文刊載於舊金山12月8日教育版
責任編輯:張德輝、李歐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2018士林官邸菊花展即將於11月30日登場,展期至12月16日止,展覽名為「菊世遨遊」,以各種大小型菊花佈置場景,打造菊科草花與世界七大洲結合之主題。展覽期間將由億光文化基金會承辦一場音樂會,12月8日下午聲樂家簡文秀將登台獻唱,高歌一曲「菊花真美」。
  • 在本月初結束的新唐人電視台舉辦的「第七屆全世界華人美聲唱法聲樂大賽」上,除了按照章程中寫明的金、銀、銅以及優秀獎等獎項外,評委還特別給一個選手頒發了唯一的額外獎項「特別獎」。對此,聲樂大賽主評委關貴敏先生表示,這是因為新唐人聲樂比賽的標準與眾不同,「我們評選的是華人用美聲唱漢語歌的古老、傳統的唱法」。
  • 11月10日,新唐人電視台舉辦的第七屆「全世界華人美聲唱法聲樂大賽」圓滿落幕,第一個出場的選手朱穎恩(Mindy Chu)榮獲優秀獎,她演繹了西洋詠嘆調《我的母親》(《O mia madre》)和中文經典曲目《在那遙遠的地方》。
  • 11月10日,第七屆「全世界華人美聲唱法聲樂大賽」匯聚世界各地華人歌唱家,一展才華,同時為觀眾帶來一場音樂盛宴。
  • 憑著一曲義大利文詠嘆調《漫步街上》(Quando men vo)、一曲中國古典《紅樓夢》中的《紅豆詞》,盟盟,一個人如其名般純淨、美麗的年輕聲樂藝術家憑著出色的傳統美聲演唱,一舉拿下2018年第七屆全世界華人美聲唱法聲樂大賽決賽金獎。
  • 11月10日,新唐人電視台20018年「第七屆全世界華人美聲唱法聲樂大賽」的決賽在紐約市曼哈頓巴魯克表演藝術中心的英格曼音樂廳舉行。經過一下午的激烈角逐,來自紐約州的古韻和來自麻薩諸塞州的盟盟分別獲得男聲組與女聲組金獎。
  • 華人歌唱家,用美聲演繹中國傳統的藝術歌曲,夏瑰琦認為這種形式意義重大。「中國的傳統文化是最豐富的,」她說,「如果能通過音樂弘揚傳統文化,那麼對世界音樂回歸傳統,也是非常大的推動。」
  • 「我覺得終於可以拿到這個獎了,覺得很開心!」來自台灣的王珮穎,於11月10日成為第七屆「全世界華人美聲唱法聲樂大賽」的銀獎得主,她手捧獎杯激動地說。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