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海外中文媒體現狀與趨勢系列報導之五

中共滲透海外中文媒體 美國官方如何說

美國副總統彭斯2018年10月初發表演講,批評中共為了進行滲透,在全世界各地的宣傳機構花費了高達數以十億計的美元。(Jim WATSON/AFP)
人氣: 4116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8年12月06日訊】(大紀元記者張婷綜合報導)中共在「講好中國故事」的幌子下,實施的對海外中文媒體的滲透行動從未間斷,且愈發引起西方國家的關注。無論是美國的《國防授權法案》、國會報告,還是副總統彭斯的對華政策講話都點出了中共滲透海外媒體的問題。

中共近年來將媒體人員納入了統戰對象。中共統戰部在2016年新增的八局新負責的社會階層人士,其中就包括媒體從業人員。

8月13日,美國總統川普簽署的《國防授權法案》以強有力的措辭,譴責中共試圖影響美國的公共言論,尤其是影響美國的「媒體、文化機構、商業以及學術和政治團體」。

8月24日,美國國會下屬的美中經濟和安全審查委員會(USCC)發布題為「中國(共)的海外統戰工作」的報告,披露近95%的澳大利亞中文報紙都在一定程度上被中共政府滲透。

報告說,中共統戰工作在其外交政策中的作用日益增強,中共利用「統戰」工作來拉攏和消除可能反對共產黨政策及其權威的力量。

該報告除了披露了中共在海外實施統戰工作的一些附屬組織外,還提到了中共對海外中文媒體的控制。

報告說,中共統戰戰略使用各種方法影響海外的華人社區和外國政府及其他行為者,(使得他們)採取行動或採納支持北京優先政策的立場。

報告說,國家民主基金會在其2017年12月的報告「銳實力:崛起的威權影響力」中提出,(被)中共(實施)影響力行動的目標群體常錯誤地認為,媒體、學術和友誼組織往往是獨立於中共運作的,但實際上大多數這些中國實體在海外都明確地服務於共產黨的目標,執行官方或非官方的指導方針,避免採取可能違反中共指導方針或危害中共政權目標的立場。

美國副總統彭斯在10月初發表的對華政策演說中直言,中共為了進行滲透,在全世界各地的宣傳機構花費了高達數以十億計的美元。他說,中共的中國國際廣播電台在美國三十多個電台播放對北京友好的節目,很多電台位於美國大城市。中國(中共)國際電視台觸及到7千5百萬美國人,它直接從中國共產黨的主子那裡接受行動命令。中共最高領導人視察這家電視網絡總部時說了這樣的話:「黨和政府主辦的媒體是黨和政府的宣傳陣地,必須姓黨。」

彭斯還說,共產黨還威脅和拘押那些對(中國)問題挖掘太深的美國記者的中國家人。中共還封鎖美國媒體機構的網站並增加了美國記者獲得簽證的難度。這發生在《紐約時報》發表了有關中國(共)一些領導人的財富的調查報告之後。

USCC報告引述了澳洲阿德萊德大學(University of Adelaide)知名統戰問題專家格羅特(Gerry Groot)的觀點,他認為中共的統戰工作已經演變成了一個系統的工作。根據格羅特教授的研究,(媒體實施的)統戰工作講述中共喜歡的「中國故事」,或者說是,奉承中共的「歷史解讀」,鼓勵合作者推廣中共觀點。

報告也引述「共產主義受難者紀念基金會」做中國研究的研究員馬蒂斯(Peter Mattis)的話說,中共的恐嚇和推動中共故事的行為「有時會越線,成為犯罪行為」。

馬蒂斯認為,中共侵犯了美國公民以及受美國法律保護的其他人的言論和結社自由。比如,在美國本土上壓制(對中共的)抗議。

美國之音引述美國哈德遜研究所的報告指出,前香港特首、現任中共政協副主席董建華主導的「中美交流基金會」(CUSEF),2016年曾向全球知名的戰略諮詢公司BLJ Worldwide支付了超過98萬美元。這些錢部分用於為12家美國媒體的記者和5名國會議員的中國之行買單。

《華盛頓郵報》專欄作家喬西‧羅金(Josh Rogin)曾透露,「中美交流基金會」是一個受中共中央統戰部指揮、依照美國司法部規定註冊為「外國代理人」的機構。這也就是說,外國媒體拿了中共統戰部的錢到中國去,做中國的報導。

羅金說,這些人成了中共宣傳機器的一部分,很多時候連他們自己都沒有意識到這一點。

《今日印度》前駐華記者克里希南11月24日在印度網站「ThePrint」刊文說,中共外交部自2016年起每年開展為期10個月的媒體獎學金項目。該項目主要針對來自印度、巴基斯坦、孟加拉國,以及東南亞和非洲的十幾個國家主要媒體的外國記者。這些記者在中國獲得了紅地毯待遇:住在豪華的北京建國門外交公寓;他們中的一些人能拿到每月五千元人民幣的補貼;他們每月兩次到中國不同省份免費旅遊;他們還可獲得語言課程學習機會,並在這個項目結束的時候,得到來自某個中國大學的國際關係學位。

這一項目的兩大目標分別是:推動中共的「一帶一路」倡議和精心做好宣傳工作,「講好中國故事,傳播好中國聲音」,將中國(共)描述成「世界和平的建設者」。文章表示,北京方面顯然意識到,只靠中國記者來講述中國故事只能走到那麼遠,是不夠的。因此,它試圖拉攏世界媒體來做這件事。

圖為2017年12月5日,中共為媒體獎學金項目的非洲、南亞和東南亞記者舉行結業儀式。中共公共外交協會胡副會長明確了中共對這些外國記者的期望。(北京政府網站刊登的《中國日報》文章截圖)

中共壟斷澳洲與新西蘭的中文媒體

中共不僅在美國對媒體進行滲透,USCC報告披露,在美國的一些盟友國家,如澳大利亞、新西蘭,中共甚至壟斷了那裡的中文媒體,並接管了華人社區組織。

報告提到了澳籍華裔億萬富豪周某。報告說,周是中共人民政治協商會議成員。周通過捐款及通過尋求控制澳洲此前活躍的中文媒體,在中共對澳洲的統戰行動中一直表現十分突出。報告中提到,《悉尼先驅晨報》引用澳大利亞一位親北京媒體編輯的話說,近95%的澳大利亞中文報紙都在一定程度上被中共政府滲透。

報告說,澳洲國立大學教授吉爾(Bates Gill)和獨立研究員雅各布森(Linda Jakobson)點名《澳洲新快報》,將其作為中共政府施展影響力的一個特別鮮明的例子。澳洲新快傳媒集團負責人周某曾稱讚說,《新快報》「從來沒有(有關中國的)任何負面報導」。

新西蘭坎特伯雷大學中國事務專家安瑪瑞‧布萊迪(Anne-Marie Brady)教授在去年9月公布的研究報告中表示,在短短幾年的時間裡,新西蘭的中文大眾媒體已從一種獨立的、本土化的民族語言媒介變成了中共官方信息傳遞的出口,而《大紀元時報》則是例外。

中共利用媒體企圖影響澳洲與新西蘭的政治

USCC報告披露,自2000年代中期以來,來自中共統戰附屬組織的大量政治獻金和媒體投資已經流入澳大利亞和新西蘭,甚至可以看到統戰和中共解放軍附屬組織涉入澳洲與新西蘭的政治。

報告還披露說,中共的統戰工作針對很多澳洲和新西蘭的組織及個人,讓他們發揮其政治影響力,控制重要的媒體渠道,暗中破壞中共認為對其利益不利的事情。

報告引述悉尼洛伊研究所(Lowy Institute)東亞項目主任瓦拉爾(Merriden Varrall)的看法說,中共已經感到,必須要控制外部對其的印象,因為它認為,全球對其有偏見。為了進一步推動其宣傳,中共加強了統戰工作,進一步扼殺對中共的批評,宣傳對中共的積極看法,激勵外國選民以有利於中共的方式影響其各自國家的政策。#

(點閱海外中文媒體現狀與趨勢系列報導)#

責任編輯:張憲義

評論
2018-12-09 6:4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