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小雨:姐姐

人氣: 2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2018年12月06日訊】冬日的陽光並不溫暖,也不均勻。但陽光下姐姐的笑臉是那麼的熱烈。

姐姐說:「我喜歡花錢,也喜歡掙錢。癟癟縮縮我做不來。」

上世紀六十年代出生的人,都吃過苦,勤儉持家是那一代人的共性,有的節省到近乎吝嗇。而我的姐姐有點兩樣,她該省的地方省———對自己;該大方的時候大方———對別人。

我的記憶大約從五歲開始。父親病重,常年住院,母親陪床照顧。姐姐無師自通學會了當家,把我和小哥指揮的團團轉。

「妹妹,給我把畚箕拿來。」 「弟弟,跟我去抬水。」

放學回家,姐姐除了要做家務活,還要給我洗澡洗頭剪指甲。有一次,姐姐給我剪指甲,不小心剪掉了一點肉,我嚎啕大哭。鄰居說:「隔幾座山都能聽到。」套用瓊瑤阿姨的文藝腔,就是四個字:驚天動地。

那一年,我五歲,小哥八歲,姐姐十歲。姐弟仨,苦日子裡浸著。

我也是壞,很小就知道姐姐仁心忠厚,心疼弟弟妹妹,是可以放心大膽欺負的。和姐姐出門,我一會兒喊腳疼,一會兒說腿酸,反正就是不肯好好走路,非得讓她背。

現在,偶爾,聊起童年舊事,姐姐還在嘖嘖感嘆:「妹妹小時候才叫討嫌。」

從小,姐姐就像個小大人,聽話,懂事。而我則是鬼靈精。

有一次。一熟人和我媽拉家常,說著說著,抹起了眼淚。那人走後,我對母親說:「她在裝。」

不多久,發生了一件事,證明我是對的。

還有一次,親戚甲和親戚乙聊天,在旁人看來,親戚甲的動作暗示兩人的關係特別密切:身體前傾,壓低嗓音。而我以一個九歲孩子的直覺,得出一個結論:親密並不存在,關心也是假的。

後來,這兩人在外面互相詆毀,說盡對方的壞話。

姐姐這方面馬虎一些,比較容易被對方的節奏帶偏,也是因為太善良,處處都把人往好裡想。

姐姐勤勞賢惠,吃苦耐勞。公認的。前年暑假,一律師朋友跟我回老家,住了一個禮拜,臨走時發感言:「姐姐賢惠,適合做太太。妹妹現代,適合做朋友。」

姐姐的日子是春夏秋冬,油鹽醬醋。手握手鬆,有規可循。

而我嚮往的,一直是飄渺的詩和遠方。

去年這個時候,我寫了《故鄉的年味》,用文字串起記憶。今年,我打算親力親為,跟著姐姐,參與到置辦年貨的每一個環節:除塵,醃肉醃魚,風乾雞鴨……我們通常所說的年味,其實就隱藏在準備年貨的過程中。

責任編輯:岳怡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