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移動城市:致命引擎》影評:城市會狩獵 科幻題材創意新作

蔡宜霖

《移動城市:致命引擎》劇照。(環球影業提供)

人氣: 7110
【字號】    

【大紀元2018年12月07日訊】(大紀元記者蔡宜霖報導)不少影視作品或小說,以地球經歷大劫難後人類的後續發展當題材,近期的新片《移動城市:致命引擎》(Mortal Engines)正屬於此類。儘管故事類型算不上首開先例,但電影不乏頗具創意的元素。輔以可看性上乘的故事,讓本片成了一部成功的科幻冒險作品。

故事的設定為,一場大災難使人類的文明受到重創,殘存下來的人類有許多過著「游牧生活」,不過這指的並非騎著馬匹、趕著牲畜逐水草而居,而是讓城鎮像大型車輛一樣四處移動。某日,倫敦城與一個小鎮發生武裝衝突,這讓女主角海絲特得到向殺母仇人瓦倫丁復仇的機會,儘管功敗垂成,但這起失敗的行刺卻成了她與男主角湯姆相遇的契機。兩人一起展開一段冒險,同時也得設法制止瓦倫丁的陰謀。

移動城市:致命引擎》劇照。(環球影業提供)

城鎮宛如大型車輛

《移動城市:致命引擎》的獨特賣點莫過於會移動的城市,每座城鎮都宛如大型車輛般,堪稱建築與機械的混合體。許多小鎮進行貿易時,還能共同組裝成大型市集;而像倫敦城這樣的大城則以強行吞併較小的城鎮,作為城市發展的手段。可說是將國與國之間的併吞行為,用特殊方式重新詮釋。

倫敦城擁有專門的獵捕工具,讓其得以如肉食動物狩獵般,進行侵略行為。電影一開場,就奉獻了一場觀賞性不俗的大城獵捕小鎮戲碼,製造張力之餘,也讓人對於新世界的生存模式留下深刻印象。

《移動城市:致命引擎》劇照。(環球影業提供)

另一項特殊設定為此時人類的科技水準,大浩劫並未毀掉所有的科技文明,把人類打回農業時代,人們幸運地得以保留一定的工業,但卻澈底告別手機、電腦、網路等3C電子科技產品。許多工業品也變得較為獨特,如飛機的造型就與人類歷史中的截然不同。這樣的安排既展現了創意,給人帶來新鮮感,同時也讓城鎮多了分另類美感。

男女主角湯姆與海絲特,是典型的不打不相識,故事的展開,也是兩人的關係從敵對到親密的轉變過程。乍看之下或許是眾多電影的基本套路,不過《移動城市:致命引擎》仍將此情節塑造得兼具故事性與趣味,且導演克利斯汀‧瑞佛斯(Christian Rivers)呈現兩人的情誼也相當不落俗套。雖然未使用傳統的接吻情節,但幾句動人台詞依然盡顯情意,浪漫氛圍絲毫不減。

《移動城市:致命引擎》劇照。(環球影業提供)
《移動城市:致命引擎》劇照。(環球影業提供)

湯姆與海絲特的旅程稱得上看點多樣,首次相遇就上演一場精采的跑酷戲碼;隨後遇到的人類型多樣,更讓人扎扎實實地體會了何謂人不可貌相,有的人善意之舉卻包藏禍心,有的面惡之人卻有溫情的一面。同時,電影的敘事手法也十分討喜,透過海絲特逐漸對湯姆敞開心扉,讓觀眾得以一步步瞭解其個人背景,將倒敘法運用得相當自然、得宜。

大反派瓦倫丁的陰謀,則是貫穿整部電影的主線,電影儘管很早就暴露了他醜惡的一面,但其邪惡計畫與祕密武器「美杜莎」並未過早曝露,成功營造一種隨著劇情發展,最後圖窮匕見的氛圍。

《移動城市:致命引擎》劇照。(環球影業提供)
《移動城市:致命引擎》劇照。(環球影業提供)

尚國v.s.倫敦城 上演精采對決

《移動城市:致命引擎》中還包含了政治對立的情節,並非所有的人類都認同倫敦城的帝國主義行為,以「尚國」為首的東方勢力,拒絕將城市打造成大型車輛,而是奉行傳統的定居方式,並打造幾乎堅不可摧的大型城牆,來抵禦移動型城市的侵略。

倫敦城與尚國的精采對決,自然為電影帶來不少觀賞性。美杜莎在過程中展現了極為震撼的破壞力,交戰的過程也透過一些角色的殞落,體現了戰爭的殘酷。男女主角都在過程中立下了汗馬功勞,除了盡顯主角本色外,更讓瓦倫丁有了令人為之稱快的落幕方式。而尚城最後的舉動,也展現了極大的善意,增添了美滿的面向。整體而言,這是個頗具質感的收尾。

值得一提的是,片中尚國的居民們有著眾多的亞洲面孔,故有了濃濃的東方味,而倫敦城自然是西方色彩鮮明的城市,兩者幾乎可說是東西方的對比。而後者的帝國主義行為,並試圖向前者叩關,儼然是真實歷史中英國與清朝幾經交戰的重演。此類科幻題材的作品能染上一層向歷史致敬的色彩,可說是十分難得,也讓人對《移動城市:致命引擎》刮目相看。◇

《移動城市:致命引擎》劇照。(環球影業提供)
《移動城市:致命引擎》劇照。(環球影業提供)
《移動城市:致命引擎》劇照。(環球影業提供)
《移動城市:致命引擎》劇照。(環球影業提供)
《移動城市:致命引擎》劇照。(環球影業提供)

責任編輯:黃珊妮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