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蘭布拉宮的故事(上)

作者:華盛頓·歐文(美國)

阿蘭布拉宮是位於西班牙南部城市格拉納達的於摩爾王朝時期修建的古代清真寺—宮殿—城堡建築群。(公有領域)

  人氣: 279
【字號】    
   標籤: tags: , , ,

西元1492年,在浪漫的安達魯西亞山間,格拉納達王國末代蘇丹包迪爾交出了阿蘭布拉宮的鑰匙,結束了摩爾人在西班牙長達八百年的統治。

在摩爾人的眼淚落下後,阿蘭布拉宮頓成廢墟。

沉睡了三百年之後,1829年,來自美國新大陸的華盛頓·歐文在阿蘭布拉宮駐足,一停留便是三個月。

獅子苑

這座夢幻的老皇宮,特殊魅力就在於能夠喚起舊日模糊的遐思和景象;而赤裸的現實狀況,也因此蒙上了回憶與想像的外衣。因為我喜歡走在這種「夢幻泡影」之中,在阿蘭布拉宮裡,我便常常尋找最適合心靈虛實變幻的那些地方。

而其中首選莫過於獅子苑,以及它周圍的宮室。

這一帶,光陰下的手最輕,摩爾式的優雅與輝煌,幾乎都保留著原初的美好。地震動搖過這座宮殿的地基,也震壞了它最堅固的塔樓。可是你看!這些纖細的立柱都沒有傾移,而輕巧細弱的柱道廊拱,也一個都沒有倒下。圓屋頂上那些輕靈纖雅的細雕裝飾,表面上就像早霜的晶狀紋路那般不實在,卻度過了好幾個世紀,現在還幾乎像是剛從穆斯林匠師手裡完成那般鮮活。

我就在這些舊日陳跡之中寫作,利用早晨的清新時刻,身處在凶戾不祥的阿班塞拉吉大殿。他們家族慘遭屠殺的傳奇紀念物,也就是染上血跡的噴水池,就在我眼前,高高噴濺的水珠幾乎要灑在我的稿紙上。歷史上那血腥暴力的故事,難以跟四周溫和平靜的景象聯想在一起。

這裡的每件事物都是用來喚起善良愉快的情感,每一樣都是那麼精緻又美麗。晨曦從上方輕輕落下,穿過那彷彿仙人巧手所施彩及搭造的穹窿頂塔。透過出入口那座紋樣精雕的寬大拱形結構,我看到了獅子苑,陽光在它四周的廊柱間閃爍著,也照耀在水池上。

活潑的燕子縱身投進院裡,接著拔高衝飛而去,在屋頂上方啁啁鳴囀。忙碌的蜜蜂在花床間努力幹活,彩蝶在一株株花草間飛來飛去,在陽光遍照下翩翩舞動,互相炫示。只要再加上一點想像力,就可以畫出心事重重的後宮美人,徘徊在這些隱密的東方式華麗庭院之間。

不過,如果有人觀賞這一片景致時,想要更加貼近它的命運,便該趁著晚上的暗影沖淡了院裡的亮麗,且待四周的宮室覆上一抹哀色之際,那時候最能夠感受到安詳的哀悽,又或最適合回想起往日的榮光。

*阿拉伯占星師的傳說

這幢建築幾百年來都被稱作「風向標之宮」,得名於古時候它的一座小角樓上方,有一尊騎馬戰士的青銅像隨著每一陣風而轉動。在格拉納達的穆斯林心目中,這風向標是個重要的衛國之寶……

依據古老的摩爾史記,塔里克是率大軍進攻西班牙的一名征服者,而阿班‧哈布是他的一員將領,後來受塔里克之命成了格拉納達的大統領。藉著那尊小銅像,阿班應該是想要永久地告誡安達魯西亞的穆斯林:四周都有敵軍環伺,而安全要靠他們不斷守衛及隨時應戰……

我這是依據史書的記載,史書就足以道出有關風向標之宮,以及護國騎馬戰士像的預兆異事。

接下來要講的,有關阿班‧哈布及其皇宮的事跡,更加令人驚奇。如果對其真實性有任何懷疑的話,請心生疑慮的讀者去找馬修,還有阿蘭布拉宮裡他那些傳述歷史的夥伴吧!

***

數百年前,有個摩爾國王名叫阿班‧哈布,統治著格拉納達王國。他是個退役的征服者。

然而,這最明理而安詳的老王遇到了年輕的對手。這些小王爺充滿了他年少時期對於名聲與戰鬥的熱情,要他償還從他們父輩那裡奪走的財物。惡運臨頭的阿班‧哈布便隨時處在警戒擔憂之中,不知道敵人會從哪一面殺出來。

就在阿班‧哈布受困於這些擾攘騷亂之時,一名阿拉伯老醫生來到了他的宮廷。他灰白的鬍子留到了腰際,處處都顯露著他的高壽。但是他卻從埃及幾乎一路徒步至此,除了一根刻著象形文字的手杖之外,沒有靠任何幫助。

他名聲遠播,名叫伊布拉罕‧伊班‧阿布‧阿猶,據說從穆罕默德在世之時活到現在。小時候,他曾跟隨阿姆魯的遠征軍到了埃及,在那裡待了許多年,跟著埃及祭司研究暗黑之術,尤其是魔法。

這奇特的老人受到國王的高度禮遇。就像大多數不復當年勇的國王一樣,他開始寵信起醫生了。

「噢,大王,在我讀過埃及金字塔木乃伊胸前的那本奇書之後,我學會了所有的魔法,還能夠命令精靈來幫助我完成事情。波薩城那個衛國之寶的祕密,我就是因此而熟知的。我還能製造出這種寶物,不光如此,還可以造一個功能更強大的。」

「噢,阿布‧阿猶聰慧的兒子,」阿班‧哈布落下淚說:「這樣的護國之寶,更勝過山上所有的瞭望塔、邊境的崗哨啊!給我一個這樣的守衛,我寶庫裡的財富便都任你取用了。」

占星師立刻動工,以滿足國王的願望。他要求在皇宮最高處豎立一座大型塔樓。塔樓是由來自埃及的石塊所造的,而且據說是取自一座金字塔。塔樓的高處有一個圓形的房廳,裡頭的窗戶都朝著指南針的每一點。每扇窗前放著一張桌子,桌上就像棋盤一樣,設有一組仿造的馬匹兵卒部隊,還有那個方向的君王雕像,全都是木造的。每一張桌子都配著一根不比粗勾針更大的矛,矛上面刻著一些加爾丁地區的字體。這個房廳的黃銅門扇長年關閉著,配上鋼製的鎖,而鑰匙則在國王手裡。

塔樓頂端,有一尊青銅製的摩爾騎馬戰士像,固定在支軸上,一隻手持著盾牌,而長矛直直豎立著。騎馬戰士面向格拉納達,好像在守衛這個城市;但如果有任何敵人接近了,銅像就會轉往那個方向,並且橫持著長矛,彷彿準備要行動了。

這尊衛國之寶完成之後,阿班‧哈布迫不及待要試試。他殷殷期盼有敵人來犯,就像是他退役之後的嘆息那般強烈。他這願望很快就實現了。有天一大早,塔樓上派駐看守的哨兵帶來了好消息,說是青銅騎馬戰士轉向了艾爾薇拉山,它的長矛直指著洛普小徑。

「對軍隊擂鼓鳴號吧!整個格拉納達都要戒備起來。」阿班‧哈布說。

「噢,大王,」占星師說:「別讓您的國家陷入不安,也別召您的戰士來到部隊。我們可不需要靠武力才能讓您退敵脫困。摒退您的侍從吧!我們一起去看看那塔樓房廳的奧祕。」

他們開了黃銅門的鎖,走進裡面。朝向洛普小徑的那扇窗子是開著的,「這個方向,」占星師說:「有危險了。噢,大王,請走近來看看這桌子的奧妙。」

阿班‧哈布大王走近了那像是設了棋盤的桌子,上面擺了小小的木雕像。他發現它們都在動,吃了一驚。戰馬騰躍奔跑,戰士的武器擺起了架勢。還有一陣微弱的鼓號聲響、武器鐺鐺相擊,以及戰馬嘶叫。但這些音量、距離都像是蜜蜂或夏蠅一樣,趁人中午躺在樹蔭下昏睡時,到他耳邊嗡嗡細鳴。

「噢,大王請看,」占星師說:「這證明您的敵人此刻已經上陣了。他們一定藉著洛普小徑正在翻山越嶺。如果您想要讓他們造成恐慌騷亂,讓他們活著撤退回去,就拿這神矛比較粗鈍的一端來敲敲小木人。如果您想掀起一場血腥的戰鬥和大屠殺,就拿比較尖的一端來敲。」

一陣怒容出現在阿班‧哈布的臉上,他顫抖急切地握著矛杖,巍巍顫顫走向了桌子,灰白的鬍鬚因興奮而掀動著。

「阿布‧阿猶的兒子啊,」他帶著輕笑高聲說:「我想我們該流點血!」

他一邊說著,一邊將神矛刺向一具小雕像,又用粗鈍的一端去擊打其他幾個。遭刺的雕像倒了下來,就像是死在棋盤上;而其他幾個轉過來彼此相向,亂糟糟地開始盲砍濫殺。

占星師很難去制止這個最平和的國王,免得他把敵人殺個精光。他總算把國王勸離了塔樓,並且派遣偵察兵穿過洛普小徑到山裡去。他們帶著情報回來,說一支基督教部隊曾經來到內華達山脈的中心。在那裡,他們發生了內鬨,彼此拔刀相向,經過一場屠殺之後已經撤回邊境之外了。

有一陣子,國王因為耽溺在自己情緒裡而挑起了騷亂,他甚至嘲諷、侮辱鄰邦,誘使他們入侵。但是漸漸的,他們對一再發生的災難有所警覺了,最後再也沒人敢入侵他的領土了。

有好幾個月,那青銅騎馬戰士一直靜止,他的長矛也豎立著。可敬的老王開始抱怨他習慣的運動已蕩然無存,然後對他一成不變的平靜生活逐漸變得暴躁易怒。

有一天,保家衛國的騎馬戰士突然轉動了,並放低了長矛,指向瓜迪斯山的正中心。阿班‧哈布匆匆趕往塔樓去,但是那個方向的神桌卻毫無動靜,每一個戰士都沒有動作。他感到困惑,便派了一支騎兵隊去搜山,並偵察情況。他們去了三天之後回來了。

*兩尊守密雕像的傳說

那兩個鬼影子,其實是白色大理石的仙女雕像,放在圓拱廊道的入口之處。這時,有個嚴肅、但我以為有點精明不露相的老先生出現了。

他告訴他們說,這兩尊雕像,牽連著阿蘭布拉宮裡數一數二的大祕辛。這裡面有一段曲折離奇的經歷,而且,兩尊大理石雕像生動地象徵著女性的守密與謹慎。

在場的大家便央求他,講講那雕像的故事。

***

小桑琦卡跟著帶路的女子在皇宮裡走著,心中暗自驚異。最後她們來到一個出入口,可以通向高大的孔馬拉斯塔樓底下的拱頂走道。那出入口的兩側各有一尊仙女雕像,是半透明石膏所製。它們的頭都轉向一旁,視線都投注在拱頂的同一個地方。那受了魔咒的女子停步,招招手要小女孩過來。

「這裡,」她說:「有一個大祕密。為了答謝你的誠信與勇氣,我要講給你聽。這兩尊守密的雕像,看顧著古時候一位摩爾國王所埋下的財寶。告訴你父親羅普,來搜尋它們雙眼所凝視之處,他就會發現了,那將使他比格拉納達任何人都要富有。不過,只有你純真的雙手,藉由那護身符帶給你的力量,才能搬走這些財寶。請令尊要謹慎使用,並且拿出一部分來支應每日的彌撒,幫助我脫離這個不潔的魔咒。」

那女子一邊說著,一邊帶著小女孩走向小小的琳達拉薩花園,它很靠近雕像所注視的拱頂。月光在花園中央孤零零的池水上搖曳著,柑橘和香櫞樹上也遍灑著清輝。這貌美女子摘下了一枝桃金孃,環繞在小女孩的頭上。

「以這個作為信物,」她說:「記得我跟你說過的,並見證我所說的句句屬實。我的時間快到了,必須回到那魔咒所鎮的廳堂。別跟過來,以免壞事降臨到你身上。再會了,記住我說過的,要舉行彌撒來解救我。」

女子一邊說著,一邊走向了黑暗的走道,進入孔馬拉斯塔樓的底下,然後消失不見了。

***

羅普一直等到了深夜裡,才跟著小女兒冒險來到那兩尊仙女的廳裡。他發現它們對於祕密的藏寶地點,一如往常地心知肚明、又保持神祕。

「請您們允許吧!和善的仙女!」

羅普經過雕像之間時,心裡想著:「我會解除您們的負擔。過去兩、三百年來,您們的心頭一定很沉重吧!」

接著,他在自己做了記號的牆面上動工,過不久,便打開了一個封住的壁龕,那裡面站著兩隻大瓷罐。他試著要搬起來,但是它們絲毫不動,要他小女兒以純真的手來碰觸才行。

在女兒的協助之下,羅普把它們移出了小壁龕,然後大喜過望地發現,那裡面裝滿了摩爾金塊,混雜著珠寶和寶石之類。到天亮之前,他已經把它們搬到自己的房間裡了。而那兩尊守衛雕像,雙眼還是注視著空蕩蕩的牆壁。◇(待續)

——節錄自《 阿蘭布拉宮的故事》/ 漫遊者文化出版公司

責任編輯:余心平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美感教育的第一步是張開眼睛。張開眼睛又有何難?可是大部分的人都是睜眼瞎子。這不是罵人,而是說明我們的器官本身是沒有意識的,雖然生長在我們的身上,有充分的功能,當其用,則需要心靈的貫注。張開眼睛可以看到萬物,是否能看到,則要視「心」有沒有要我們看到。
  • 謝春梅行醫七十四載,早期交通不便,他跋山涉水,坐流籠、涉急灘,走遍公館、銅鑼、大湖、泰安、獅潭等偏鄉山澗聚落,救人無數,醫德口碑早在鄉間流傳。
  • 家鄉人可知家鄉事?頃接來美兄撰寫春梅醫師回憶錄初稿,翻開目錄,每一章節,分別呈現了過往石圍墻人情事故的歷歷影像,內心激動,恍如時光倒流,心神陷入石圍墻舊日時光幻影中。
  • 二○○八年謝春梅獲得醫療貢獻獎後,媒體與文史作家採訪不斷,但內容都侷限於偏鄉行醫與下鄉驗屍;我決定拉開格局,希望從鄉土史、醫療史的角度,為這位偏鄉老醫師豐富多采的人生閱歷及世事滄桑,留下最忠實的記錄。
  • 災變現場四周,商店櫥窗閃爍著節慶彩燈,提醒我們生活仍然照舊,即使被死亡浸透。黑暗寒凍的夜晚為那個美得令人心痛的九月天——以及在那之後像把匕首將我穿透的每一個碧藍天空——提供了慰藉。因此我歡迎雪白冬日的到來。感覺就好像天空排空了它的顏色,以便幫助我們重新來過。
  • 市中心地面房子的租金昂貴,但只能住得靠近工作地點才能免於舟車勞頓、撐得住爆肝的工時,種種考量驅使他們接受這樣的生活條件。一股甜膩而令人作嘔的芳香劑氣味,隨著我們靠近盥洗室越來越濃。
  • 我們不曾想過自家腳下會存在這麼一個平行世界,畢竟就在距離這裡兩步之遙,錯落著全中國乃至全亞洲最時尚、最高級的夜店。北京這張時尚臉孔教約瑟芬目眩神迷,隨手可得的愜意生活與自由,讓她可以進出一些在巴黎受限於年紀而不能去的夜間場所,她實在難以想像自己住的公寓底下竟然有這麼一個暗黑宇宙滋長著。而且我們還是在這地方住滿一年後,因為這項鼠族的調查計畫才偶然間發現了它。
  • 一週前,土石流侵襲貧民窟,把死者沖入水泥防洪渠道,這渠道將卡拉卡斯一分為二,堪堪能將瓜伊雷河的河水容納在其水道內。現在河道內漲滿十二月的髒水,以及原本充塞山丘和市中心之間街道上的一切,已到即將溢出的地步。邊上駛過的汽車,總是又將泥水濺入,為汩汩急流添加一種奇怪的聲響,像是上帝的手撕紙時發出的聲響。
  • 很多人覺得拿東西去修補,既麻煩又小家子氣,我卻不以為然,有時候連補衣的阿姨都說這破衣不能穿了,我還是捨不得,把每件破爛東西都說成是宇宙唯一此生最愛。
  • 知識激發想像,是想像力的能源。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