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甲將軍願投生為子 明末貢生奇夢接連應驗

作者:黃嫣華
張秉彝做了一個夢,看見一位穿著閃閃發光金甲戰袍的人來到跟前。(谷瑞珍/大紀元)
  人氣: 1353
【字號】    
   標籤: tags: , , , , ,

明朝末年,安徽桐城一位貢生(秀才)張秉彝睡覺時做了一個夢,夢中看見一位穿著閃閃發光金甲戰袍的人來到他面前。

金甲人:「我是東晉初年的王敦(266─324),現在想要投胎到你家,來當你的兒子。」

一聽到金甲人這樣說,張秉彝嚇得連忙搖手又搖頭,趕快拒絕。眼前這個金甲將軍看起來氣勢非凡、威風凜凜呢,但為什麼張秉彝卻對他敬謝不敏呢?原來1300多年前東晉的王敦,雖然來頭不小,但他在歷史上留下的名聲卻不好。

氣勢非凡、威風淋漓的金甲人要來當他兒子,張秉彝拒絕的原因何在?(谷瑞珍/大紀元)

張秉彝說:「據歷史記載,你曾經是東晉初年的權臣、大將軍;但你試圖謀篡皇位,雖然後來病死並沒有篡位成功,不過你已經在歷史上留下千古汚名。我們家可不要像你這種亂臣、梟雄!」

金甲人連忙解釋說:「生之為人,在歷史的洪流中要扮演什麼角色、做什麼事,其實都不是我的本意,我只是按照上天的安排行事。當年天意定下晉朝要衰敗,所以我被安排作了晉朝的逆臣;現在天下即將清明,我此次來是要奉天意作良臣輔佐大聖人的。」

金甲人的話聲才剛一落,張秉彝就從夢中驚醒了過來。被嚇出了一身冷汗的他半信半疑,不知道那個夢境到底是真是假,也不知道這個夢兆是禍是福。

念張家福澤 去而復歸

不久,張家果然生了一個兒子;家中添丁可是個不得了的喜事,但當全家還沉醉在添丁的喜慶中時,想不到沒多久嬰兒就夭折了,張家隨即陷入一片衰戚之中,尤其是痛失愛子的張夫人更是哭得死去活來。

過了幾年之後,張秉彝又夢見了王敦。一見王敦,張秉彝就劈頭蓋臉地責罵他說:「你果然是騙人的奸賊,說來卻又匆匆走了,害的我家悲傷了一場。」

王敦說:「因為上回我跟您談過之後,發覺您並不歡迎我來當你的兒子,所以我也猶豫到底是要來,還是不要來。上回匆匆來了之後,想想不妥就又走了(嬰兒死亡)。因為想說我還是再去觀察其他幾個與我有緣的江南世家看看,等觀察之後再做決定。」

王敦又接著說:「結果我發現他們的福澤都沒有超過你們張家的,因此下定決心來當您的兒子了,這次絕不再走了。」

張家為歷代的官宦世家,張秉彝的祖父為明隆慶二年(1568年)進士,官至陝西布政使。父親張士維官至中憲大夫,撫州知府。父張秉彝為貢生。叔父張秉文,官至山東左布政使;叔父張秉貞,官至兵部尚書。以前的人相信祖上有積德餘蔭才能福澤家族。

不但如此,張秉彝本身就是一個生性樂善好施的人,遇到別人有危急的時候,他都能夠感同身受;某年安徽桐城遇到流寇之亂,還遇到大饑荒,張秉彝施放米粥救濟飢餓的人,很多人因此而得以存活。他的夫人吳氏也一樣,是個經常熱心救助布施的人。

貴子降臨 奇夢應驗

不久之後,張家果然再次生下了一個兒子,取名叫張英(1637年),為紀念他的兩次奇夢,張秉彝幫兒子取字為敦復。

1300年前的逆臣,變成清朝康雍乾三朝重臣,乾隆時加封太保。(谷瑞珍/大紀元)

張英長大後,果然才氣過人,在康熙六年(1667年)考中進士,官至文華殿大學士兼禮部尚書,為康乾盛世的到來做出了自己的貢獻,被譽為賢臣良相,在歷史上留下了美名;張英的兒子張廷玉,康熙三十九年(1700年)進士,官至保和殿大學士、軍機大臣,為康雍乾三朝重臣,乾隆時加封太保。

還不只是他們父子兩代位居高官,就連張英的孫子和曾孫中也有人當大官,一個家族四代榮耀非凡,在中國歷史上實乃罕見。論起福澤來,張家當屬江南第一,如此說來,張英父親當年的奇夢果真應驗了。@*#

——據清陳其元《庸閒齋筆記》

責任編輯:李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有一次蘇東坡在旅途中快要抵達筠州時,在前一天晚上,筠州的雲庵和尚、蘇轍、聰和尚三人同時做了一個同樣的夢:夢中三個人一起出城,迎接五戒和尚。但第二天迎來的是蘇東坡,
  • 宋朝名臣王十朋,以鐵錚錚的高風亮節聞名於世,剛直不阿,直言不諱批評朝政,被稱頌為真御史。他自幼聰穎慧悟,記憶力強,頃刻能寫出數千言來。他在家鄉梅溪授徒,學生有幾百人,入了太學,師長都對他的文章刮目相看。
  • 時事評論員藍述認為吸毒、亂倫、恐怖襲擊等都是顯而易見的魔鬼行為,但是有許多變異價值觀是通過非暴力手段,以「潤物細無聲」的方式侵蝕著人類的靈魂,從而遠離神,走向魔變。他以電影為例,介紹某些變異的思想是如何通過文藝形式改變人們思維的。
  • 中共前黨魁在全世界出醜,掌權期間更是在中國大地禍國殃民,導致天災人禍不斷。一位老方丈曾說,江澤民是蟾王轉世,中共政壇出現過的2個人注定是他的剋星。
  • 據說,孟婆湯是在人死去之後,前往陰間的路上,過奈何橋之前,必須要喝的一種東西。當你離開這個世界去到另一個地方的時候,它被端在孟婆手裡、奈何橋前。人生在世,多苦多難,這一碗下去,是種釋然,徹徹底底地與前世做一個了斷。
  • 宋代人滕愷年二十七歲赴任前發了一夢,醒來感到這是一個不祥之兆。不久,在旅途中,他來到了夢中所見的「承天寺」,情節、人物和夢中所見完全符合。一個道士預告了他的死期就在三天後……。附篇八字實例分析:從格不成身弱極,不佳之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