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習清洗上海幫:圍繞政協主席的攻防(上)

中共上海官場換屆結束。從新一屆上海高層人事調整來看,有很多不尋常的地方。圖為2014年11月21日上海籠罩在陰霾中。 (JOHANNES EISELE/AFP/Getty Images)

人氣: 45932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8年02月12日訊】(大紀元記者古清兒綜合報導)中共地方人大、政協換屆已結束,相應地方高層人事進行了大調整。從新一屆上海高層人事調整來看,有多個不尋常的地方:如讓兩舊部掌控上海、將江派三大員調離、打破上海政協主席接班慣例等。

分析認為,這是習近平對清洗上海政法勢力做的布局。

習近平打破上海政協主席接班慣例

1月28日,中共上海「兩會」結束,產生了新一屆市人大、政府、政協班子。

其中,上海市政協更換「一把手」。上海市委常委、宣傳部長董雲虎接替年滿65歲的中共前黨魁江澤民的侄子吳志明,出任新一屆市政協主席。

習當局此舉打破上海政協主席接班慣例:上海政協主席一職有十多年的時間是由上海本土官員及江澤民的親信掌控。

董雲虎是浙江人,曾任中共西藏自治區黨委常委、宣傳部部長等職,直到2015年才「空降」上海成為宣傳部長。

2013年1月,上海第十二屆政協主席為吳志明。2008年1月,馮國勤任上海市第十一屆政協主席。2003年2月起,蔣以任任上海市第十屆政協主席。其中,吳志明是江澤民的親戚和親信;蔣以任、馮國勤均為土生土長的上海本地官員。

上海政協主席一職到吳志明接手的時候,已經不再由副市長轉任。

在吳志明之前,上海政協主席均由上海副市長轉任,如蔣以任、馮國勤。到吳志明卸任上海政法委書記期間,吳先任上海政協副主席,然後再轉為政協主席。

而吳志明的政法委書記繼任者、上海本土官員姜平,與吳志明仕途基本雷同,2017年1月成為政協副主席。

時政評論員李林一表示,姜平作為吳志明政法委書記的繼任者,轉任政協副主席,備位接班政協主席的用意明顯,從中也可以看出江派安排的影子。習近平讓董雲虎卡位上海政協主席的舉動,使得姜平的接任落空。這次習與江派之間圍繞政協主席的攻防戰以江派失敗告終。

大陸各省政協主席大換班 分析:習清理山頭

除了上海外,各省的政協主席都在換人。

近期,大陸各省份密集召開人大、政協會議。截至1月30日,大陸31省份省級政協領導班子全部完成換屆。31人中有9人在「十九大」上當選中央候補委員,其中1人為中央委員。

據統計,有8個省份的省級政協主席由上一屆連任,包括北京、遼寧、湖南、廣東、四川、西藏、陜西、新疆。

其餘23個省份的政協「一把手」全換人,包括上海、河北、江西、黑龍江、安徽、天津、湖北、甘肅、河南、福建、雲南、浙江、海南、江蘇、內蒙古、重慶、山西、貴州、廣西、青海、吉林、山東、寧夏。

此次換屆,有多省政協主席跨省調任。如前河南政協主席葉冬松調到河北任政協主席、付志方從河北到山東、劉偉從山東到河南、張昌爾從湖北到安徽、徐立全從安徽到湖北。

而福建省及吉林省新一屆的政協主席均由中央「空降」,其中曾任中央宣傳部副部長、國務院新聞辦公室副主任的崔玉英任福建省政協主席。而曾任國務院副祕書長的江澤林則任吉林省政協主席。

這波省政協主席跨省調任打破常規,非常罕見。

此外,1月15日至21日,至少15個省份地方班子調整副部級官員。此次調整涉及的官員,有一個很明顯的特點,那就是離開長期任職的地方,跨省履新。如新雲南副省長王顯剛在重慶工作37年、黑龍江副省長程志明在河南34年。

從去年12月開始,至少有16名市委書記職務出現調動,其中有11人是出省任職。如河北唐山市委書記王浩曾在山東任職35年,湖南副省長吳桂英在北京任職28年,重慶市委常委、萬州區委書記莫恭明在廣西任職35年。

習近平上任以來,多次在內部講話中批中共官場的「宗派主義、山頭主義、團團夥伙、拉幫結派、圈子文化」等。如周永康、令計劃等都是搞團團夥伙的典型。

香港《東方日報》的評論文章稱,地方山頭主義是中共政治的一個頑疾,很多「老虎」升官路徑都在一個地域實現,這些人經過十多年的經營,在當地建立了一個針插不入、水潑不進的獨立王國,從上至下形成一個既得利益鏈條,對當地的人財物有絕對的話事權。

文章提到,這些地方山頭對於中央的政令,合者執行,不合者陽奉陰違;對百姓則殘民以逞,重大基建工程他們都要插手,雁過拔毛。在人事問題上,真正有本事有能力的上不去,會鑽營敢腐敗者則官運亨通。

文章認為,習近平主政之後,其意在改變「政令不出中南海」的政治弊端,此次人事布局的背後,是當局進一步加強中央集權,大力削除地方強藩豪門。從現在情況看,人事布局正全面推進。

當局「打黑除惡」的背後

與此同時,當局在大陸發起「打黑除惡」運動。

1月24日,中共中央、國務院發出《關於開展掃黑除惡專項鬥爭的通知》。

1月29日,中紀委書記趙樂際在全國公安系統電話會議上稱,「把掃黑除惡同反腐敗和基層『拍蠅』結合起來,要深挖其背後的黑惡勢力保護傘和腐敗行為。」此前的1月11日,習近平在中共十九屆中紀委二次全會上也講過這番話。

官媒刊發的各類報導也紛指,過去五年反腐落馬中的中共公檢法官員中就有不少與黑惡勢力勾結的,最為典型的是前中共政法委書記、公安部部長周永康。

1月26日,官媒披露,周永康曾命黑老大劉漢照顧其子,作為回報,周氏父子助劉將其商業對手袁寶璟三兄弟「滅門」。

報導指周永康作為「十八大」以來級別最高的落馬官員,浸淫公安與政法系統長達十年,多次在公開場合大談「打黑除惡」,背後卻無形中充當著黑惡勢力的保護傘。其中最出名的莫過於四川的劉漢涉黑集團了。

四川前富商劉漢涉足房地產、礦產、建築等多個領域,坐擁至少400億資產。劉漢曾被列為公安機關查處名單,隨後其不僅從名單上消失,並迅速建立了礦業帝國、資本帝國。這一切只因在2001年他攀上了「貴人」周永康之子周濱。

周濱在四川看上了一處風景區,但開發難度大,到處尋找項目。當時已由四川省委書記調任公安部長的周永康親自打電話告訴劉漢,「要照顧好周濱」。於是劉漢以近2000萬元的價格收購了這個僅價值幾百萬的旅遊項目。

而周濱幫助劉漢幹的其中一件大事兒是將劉漢的競爭對手「滅門」。

1994年到1997年,劉漢在期貨市場上炒作大豆、鋼材,與大連的老闆袁寶璟結下了仇。袁的下屬、遼陽市公安局刑警隊原隊長汪興雇凶槍殺劉漢未能成功,隨後,袁氏兄弟被抓捕。藉助周永康的勢力,劉漢得以公權私用,官報私仇。

2006年,袁寶璟、袁寶琦、袁寶森三兄弟被執行死刑,另一個堂弟袁寶福被判死緩。一人買凶殺人未果,兄弟三人被問罪「滅門」。

從此,劉漢集團更加的無法無天,在公開的資料上,這個團伙至少已經背了9條人命,重傷過15人。

香港《明報》的評論文章指,北京的任何大動作都有政治目的。習近平當年通過查處四川劉漢的黑社會組織案,打擊了與劉有往來的周永康。習今年這次掃黑顯然也是劍有所指。

時事評論員夏小強認為,習近平當局在2018年伊始展開打黑,中共十九大之後,習的權力進一步穩固、江派大勢已去。習近平新一輪打黑的主要目的是進一步清洗政法系統,其結果可能有大量的政法系統官員落馬。

分析:習當局不讓上海政法高官接任政協主席的原因

此次,上海換屆還有一個明顯特點,就是有兩大政法主管都是從外部調入。1月28日,劉曉雲被任命為上海高院院長,張本才為上海檢察院檢察長。

劉曉雲是從河南調去上海,張本才則是從北京空降。香港《蘋果日報》報導,消息指上海前朝政法系統已腐敗潰爛,不少高官鋃鐺入獄。

上海前檢察院檢察長陳旭於2017年3月1日落馬。據上海維權律師鄭恩寵透露,陳旭之所以一路高升,是因為在任市一中院院長時,靠著從輕處理與江澤民之子江綿恆有關的周正毅等案,被提拔任上海市政法委副書記,成為吳志明的第一副手。

陳旭落馬後,有報導曾指吳志明一度「協助調查」。據報導,在上海政法系統內因涉陳旭案而被調查的人數已超過百人,陳旭的多名家人也被查。

據大陸傳媒及來自微博的消息稱,陳旭曾被人多番舉報,包括原財經雜誌首席記者楊海鵬,以及港商、上海裕通房地產公司老闆任駿良。舉報信中稱,陳旭深度參與了對國有資產的掠奪,金額至少達數十億。

有多位知情者稱,導致陳旭落馬的最大推力,源於2016年4月任駿良實名舉報陳旭涉「四證人離奇死亡案件」。

多年來,上海當地對陳旭的舉報一直不斷,包括指稱其插手干預案件審理。

李林一表示,這也是習當局不再讓上海政法勢力接任政協主席的原因:以「打黑除惡」名義,徹底清洗上海政法系統。

(未完待續)#

責任編輯:林銳

評論
2018-02-12 11:15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