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書

作者:劉銘

在2017年的全國讀寫與計算能力測試(簡稱NAPLAN)中,西澳學生進步最大。(Fotolia)

    人氣: 51
【字號】    
   標籤: tags: , , ,

聊聊出書這件事情吧!

一月份,我和李淑楨─也就是大愛電視台《人生逆轉勝》這部戲中演我太太的女主角─合出了一本書,書名叫做《當偶像遇上明星》,這是我的第七本著作。

知名度比內容重要?

在我們那個年代,或許受到作家「杏林子」聲名大噪的影響,她是坐在輪椅上的重度障礙者,我也是坐在輪椅上的重度障礙者,自然而然地,就會想像她一樣成為知名作家。之後又有鄭豐喜先生,他的著作《汪洋中的一條船》造成熱銷,並拍成了電影,是勵志故事的典範。

這使我想起早年在伊甸基金會上寫作班的情形。由於彼時沒有工作就沒有收入,所以要從板橋住家前往位於台北市光復北路的伊甸,必須能省則省。記得當時還是女朋友的老婆,揹我搭過公車;還有朋友曾用三輪摩托車接送,這些無非是為了節省交通費。現在想想復康巴士的誕生,儼然是身障朋友的一大福音。

有一件事情讓我印象深刻,寫作班的同學一位叫周瑞珠、一位叫李淑卿,知道我的狀況,自掏腰包「贊助」我交通費,實在令人「銘」感五內。只不過,那時候我是廣青合唱團的團員之一,外務太多,成了班上應該是缺課最多的人,辜負了她們兩位的一番心意。

不知道是不是未好好練習寫作之故,那個時候投稿屢屢被退稿,退到都不想再寫下去了。好不容易,終於有一篇稿子被錄用,還記得是中華日報副刊,題目〈撒出快樂的種子〉,讓我興奮地又重拾信心。

進入警廣擔任主持人後,逐漸發現一件事情:當你有了一些或一定的知名度後,出版社就會主動找上你「出書」。這與之前截然不同,在沒有知名度的時候,是你找出版社;有知名度的時候,是出版社找你。這像極了成功的人即使說出的是屁話,也會被視為道理;失敗的人,即使說的是道理,也會當成是屁話。這難怪許多人會擠破頭地要獲取知名度,足見知名度這件東西被許多人視為萬靈丹,彷彿男人的藍寶堅尼。

成了大器晚成的長銷作者

出書至今有一個心得就是,出書容易賣書難。先說出書部分,在成為作家之前(其實,我都不太敢稱自己是作家,只認為是個文字工作者),先要讓自己成為「生活家」。如何成為生活家呢?就是要有好的觀察力,好好體會、好好感受、好好生活,再加上擁有持之以恆鍛鍊文筆的好習慣─寫日記。所以,出書對我真的並不困難。

然而縱使寫出來的書,有好的文筆和好的內容,卻沒有好的銷路,就可能不會有下一本書問世了。主要的原因是,台灣是個不愛閱讀的國家,所以書市本就相當低迷,列舉兩個數據提供大家參考:一位出版社的總編輯告訴我,台灣每年出四萬本書,然而銷量超過2,000本的只有2,000本書;也就是說,有38,000本的書銷量不及2,000本。

另外,台灣一年的出版業務總金額只有185億。185億元是台灣人一整年買書的金額,而這個數字只不過是7-11一個月的營收、全家便利商店四個月的營收。若再拿台灣最大企業鴻海(2016年營收4.5兆)作比較,我們發現台灣所有出版社一整年出書賺的錢加起來,在鴻海只要一天半就可以賺到了。

我笑稱自己,賣書的能力超越出書的能力。或許如此,所以才能一本又一本地出書下去,儘管我的書不是暢銷書,但絕對能夠躋身於「長銷書」之列。想想自己在寫作這條路上,剛開始缺課太多,後來卻能大器晚成,交出一張不錯的成績單。如此說來,我並未「辜負」早年這些人對於我的支持和期待。

專欄作家

劉銘

三歲罹患小兒麻痺,必須終生仰賴輪椅。

現任混障綜藝團團長、大愛電視台主持人、復興電台主持人。

著有:《輪轉人生》、《天上掉下來的禮物》、《人生好好》、《從殘童到富爸》、

《坐看雲起》、《當偶像遇上明星》。

──轉自萬海航運慈善基金會《停泊棧》期刊71期

責任編輯:楊真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每個人都曾有夢想,卻怨嘆這個世界沒有給自己機會實現。《隱藏的大明星》絕對能為許多在夢中失意之人帶來一點刺激。該片是「印度良心」阿米爾罕和新秀演員賽伊拉沃西繼《我和我的冠軍女兒》再度合作,上映前即引起許多關注。
  • 在這裡時光彷彿靜止,住上幾日,細細品味青山遠村絕麈世的恬適,以及黃稻幽徑樂忘返、寒盡不知年的滋味,真是人生一大享受呢!
  • 曾經看見一些人出身困苦,但仍不放棄,努力求學工作,日夜打拼,只希望能扭轉困境,給父母家人較好的環境。然而有時候,生病或年邁的父母等不到情形好轉就離開了,每回聽聞這些遭遇,都覺得很難過。
  • 小孩兒哭鬧著,用哀憐的語氣問大人為什麼要去上班?為什麼不能陪他玩?大人回答:「不上班就沒有錢帶你去迪士尼樂園玩啊!」
  • 科技發達、四處可見運用AI人工智慧的世代,想在台灣科技島親眼看到不同於一窩蜂彩繪農村的傳統躬耕景象,誠然不易!
  • 珀斯美食 Furusato秘製照燒三文魚。(田珊/大紀元)
    回想起小時候,吃的食物很簡單。偶爾外出用餐,想吃好一點,就選擇排骨飯、雞腿飯、牛肉麵;想便利些,蚵仔麵線、陽春麵也是一餐,記憶中的美味不曾消失。現在品嚐一些極盡講究的食物,似乎也沒比過去更享受和滿足。人類因社會活動越來越複雜,慾望也越來越多,許多行為不再出於單純的基本需求,原來餓了吃飯、渴了喝水、冷了穿衣,只求維生,現在顯然要得更多。
  • 兒時的春天,只要接連幾天大太陽,媽媽總會把家中的棉被都拿到院子裡攤開來曬。當有一家曬起了被子,左鄰右舍的被子也都陸續出籠,彷彿每家的媽媽早已約好要在同一天一起曬被子。
  • 對於竹崎的記憶,開始於一個遺憾的故事:總聽好友提起,他與摯友20多年前熱血青春環島台灣,經歷無數白天、夜晚的促膝長談,幸福於人生知己難覓的滿足,然後學校畢業分開數年,突然被急促的電話召喚,一場意外讓他來不及再與摯友歡敘,只見到加護病房既熟悉又陌生的病患不再甦醒,更來不及道別⋯
  • 前陣子看到一位知名女星出書談教育,他的孩子因錄取美國名校受到關注,加上他本身擁有教育學學位,出面分享教育課題再適合也不過。這類成功典範的報導或書籍很容易引人注意,造成話題,但在我們心生羨慕、想要了解、學習其中的要領前,或許應對成功的定義有更多思考。
  • 愛,不是因為我的不同而需要被特別處理、隔離對待。愛,是讓我的不同能與他人息息相關,能與世界緊緊相扣。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