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中華德育故事系列(4)

震動大唐的義士——廖有方

作者:杜若

大唐時期,當時的越南中北部以及廣西的部分地區,合稱為「交州」,屬於唐皇的管轄範圍。在這個距離中原非常遙遠的偏邦出了一位震動華夷的義士廖有方,他做了一件事,引起滿朝文武大臣的欽佩和景仰,也成為當朝的一個文化坐標。

唐憲宗元和十年(公元815年),交州的廖有方進京趕考,但沒有考中。他就到四川交遊散心。他走到寶雞的西部,住進一家旅館。一天,他忽然聽到一陣痛苦的呻吟聲,於是尋聲走到隔壁的房間,看到一個奄奄一息的書生。

廖有方問他:「您怎麼了?」那個書生勉強地說:「我辛苦地進京考試,一連幾次都沒有考中。現在我快不行了,臨死前我有一事想求。希望把我的殘骸,託付給您!」書生痛苦地再也說不出話來。雖是一面之緣,但看到有人落難,廖有方心急火燎,要找人為他治病,但書生一眨眼就去世了。

為了安葬書生,廖有方就把自己的馬賤賣給村裡的一個富紳。他用賣馬所得的錢,為病故的陌生人買了一副棺木,好好地安葬了他。只是很遺憾,他不知道書生的姓名,只好為他立了一方沒有姓氏的墓碑。碑文這樣寫道:

「我感慨你去世時,已經囊中羞澀,身無分文。一生艱辛,幾次趕考都沒有成就功名。雖然我和你只有一面之緣,但也著實為你哀慟傷心。不知你的家鄉在何處,也不知應該如何告訴你的家人!」

廖君交遊四川返回時,路過靈龕驛借宿。他和眾人正在閒談時,走過來一位驛將,就是負責管理驛站的武將。他自我介紹說:「我叫戴克勤,有事想請您到府上一敘。」

清 劉權之《億春書瑞》之萬驛橐弓,台北國立故宮博物院藏。(公有領域)

廖君跟隨驛將來到一座府第,他看到驛將的妻子穿著一身素服,悲慟地哭著向廖有方下拜。有方不解其意,慌忙地讓她起身。驛將解釋道:「今年春天,您埋葬的秀才名叫胡綰,就是我妻子的小哥。」

驛將夫妻二人對廖有方感恩不盡,他們拿出家裡最好的一切,殷勤地招待他,就像招待自己的家人一樣。廖君覺得自己也沒做什麼大事,卻每天享受著山珍海味,覺得實在不妥。他委婉地謝過驛將夫婦,就要啟程還鄉。臨走前,驛將夫婦又送給他一馱絲綢,價值千兩。

廖有方堅辭不受,他說:「我只是一個普通男兒,略懂一些古今的道理罷了。偶然安葬了一位文友,本來就是理所當然。您饋贈這麼厚重的禮物,我實在受之有愧!」 說完,廖君就策馬離開了。

驛將帶上禮物跨上驛馬送他,送了一程又一程,一直到下個驛站,都還沒有離去。驛將見他真的不接受禮物,也實在沒有辦法,望著他遠去的背影,獨自揮淚不止。於是,驛將把這一馱絲綢放在郊外送給鄉民,以此作為報答。

鄉裡有個德高望重的紳士,把他們的義舉上報到州府。州府也深為感動,就把此事上奏到朝廷。煌煌大唐,國風清淳,滿朝文武大臣都感佩廖有方的義行。於是,這個沒有功名的普通秀才,受到滿朝臣子的聯名推薦。當時,偏遠地區的異族百姓也為之感動不已。大唐朝野上下,不分華夷,都稱他為「皇唐義士」。

第二年,廖有方考中了進士,出任京兆府雲陽縣令。驛將戴克勤也因不戀價值不菲的絲綢,送給百姓權作報恩,他的義行也受到百姓的尊敬。後來戴克勤升為節度使,成為地方的軍政長官,他的名聲和廖有方一樣,在當時都美名遠揚。@

明代王瓊之進士服。(公有領域)
明代王瓊著進士服的畫像。(公有領域)

(事據《太平廣記》卷第一百六十七《氣義二》)

責任編輯:李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