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中華德育故事系列(5)

梅花樹下的寶藏落在了誰家

作者:杜若

清朝末年,華亭縣(今上海松江區)流傳著一個「梅樹藏銀」的故事。故事的主人公是一個出身貧寒且身分卑微的人,人們都叫他韓翁。因為韓家祖上世代貧窮,到韓翁這一代時,他在秀野橋西開了一間小店,雖然是小本生意,卻也可以養家餬口。韓翁天性極好,面對生活的苦樂他都不放在心上,一心向善,樂此不疲。

有一年臨近除夕時,天上降下大雨雪,韓翁幹完活兒就準備睡覺。忽然聽到門環響動的聲音,好像有人靠在那兒,又聽到一陣嘆息聲。韓翁點燃蠟燭打開門,看到一個人拿著包哆哆嗦嗦地坐在門邊。韓翁問他:「你是誰?」對方說:「我是上海某商行的夥計。因收帳回來晚了,趕不上搭船投宿了,只好在屋檐下露宿一晚,等著天亮。」

韓翁在秀野橋西開了一間小店,雖然是小本生意,卻也可以養家餬口。圖為明 吳彬《歲華紀勝圖》 之蠶市,台北國立故宮博物院藏。(公有領域)
韓翁在秀野橋西開了一間小店,雖然是小本生意,卻也可以養家餬口。圖為明 吳彬《歲華紀勝圖》之蠶市,台北國立故宮博物院藏。(公有領域)

韓翁吃驚地說:「客人,您既然收帳回來,行囊一定不會空,怎麼能露宿在街外呢?就算現在太平,您又怎麼受得了這一夜的風寒呢!我家雖然簡陋,但還可以遮風擋雨。」於是,韓翁就請客人進到屋裡,看他衣服和鞋子全都濕了,就拿出為自己準備過年的新衣服給客人換上,又熱情地為他擺了一桌酒菜,好使他暖暖身子。

韓翁和客人素昧平生,但見對方饑寒交迫,就熱情地款待他,為他搭床鋪被。客人見韓翁熱忱厚道,心中也很感激,謝不絕口。天亮後,客人一看風雪比昨天還大,根本就沒人開船,韓翁就留客人等雪停了再走。眼下已經臨近年關,他為客人準備好酒好菜,依然熱情地招待他。

當天晚上,客人就對韓翁說:「感謝您的高義,我無以為報。聽說華亭縣的米價很便宜,運到上海賣可以獲得豐厚的利潤,我收帳回來,手上還有多餘的銀錢,借給您三百兩做生意,您意下如何?」韓翁堅辭不受,客人只好無奈地點點頭。

第二天風雪停了,韓翁為客人僱了船,親自送他上船。當船員解開纜繩後,客人對韓翁說:「昨天我說的三百兩,已經放在您的床底下了,您回去收好,明年元宵節,我在我的商行恭候您。」韓翁驚訝萬分,想取回來還給他,但船已經開走了。

清 莊瑗《寒江待渡》,台北國立故宮博物院藏。(公有領域)
清 莊瑗《寒江待渡》,台北國立故宮博物院藏。(公有領域)

韓翁沒辦法,只好按客人說的,來年用這筆錢全部買了米,運到上海。韓翁找到這家商行,恰好這個客人從裡面出來,客人見到韓翁,拍著手掌朗笑道:「哎呀,您真是講信用的人!」韓翁告訴他米都已經運到上海了。

客人帶著韓翁一起去見行主,告訴行主說:「這就是去年我在華亭縣遇到的韓先生,如今他把米運來了!」行主向他致謝,說:「我的夥計攜帶重金露宿街外,如果不是您相助,幾乎險遭不測。如今,您又如期而至,還是見利不要,您真是當今的古人啊!」韓翁謙和地辭謝,連說:「不敢當。」

行主下令打開正廳,舉辦盛宴款待韓翁,如同招待貴賓一樣。吃完飯後,行主叫客人陪韓翁四處走走,遊覽上海。等他們回來時,行主已將韓翁的行李都取出來了,懇留他再多住幾日。第二天早上,韓翁把買米的帳單交給客人,叮囑他趕緊取米上岸,他要回華亭縣了。客人笑著說:「米的事簡單,早已經安排妥了,您就小住幾日,看看上海,不要急著回鄉嘛。」客人天天陪著韓翁遊玩,他也不覺得無聊寂寞。

客人天天陪著韓翁遊玩,他也不覺得無聊寂寞。圖為明 仇英《清明上河圖》,台北國立故宮博物院藏。(公有領域)
客人天天陪著韓翁遊玩,他也不覺得無聊寂寞。圖為明 仇英《清明上河圖》局部,台北國立故宮博物院藏。(公有領域)

轉眼幾天過去了,行主再次設宴款待韓翁,請他上坐。行主說:「您運來的米,我們都已經賣完了,獲利非常豐厚。現在,我想借給您更多的銀子,請您不辭辛苦幫我販運,所得利潤都分您一半。」說著,就將一錠沉甸甸的巨銀送給韓翁,說:「這是這次賣米,您應得到的利潤。」韓翁推辭再三,行主都讓他收下,他實在推辭不過,只好接受。他對行主說:「承蒙行主信賴,日後定當效力,但是我有一個請求,不知行主是否答應?」行主說:「願洗耳恭聽。」

韓翁說:「我聽說行善必昌。我想從我所得的利潤中,拿出一部分周濟貧窮。但是韓某我出身貧寒,這銀子出自您,所以必須懇請行主同意,我才敢做。」行主深受感動,這個普通的鄉下人心胸很寬,心裡總是想著別人,於是當場同意了。他立刻提出兩千兩銀子交給韓翁。

從此,韓翁更加勤懇地販運貨物,也更加致力於行善重德。而且奇妙的是,他的生意沒有因為他經常出資周濟別人就受到影響,反而他販運的貨物,每次總是獲利豐厚。

幾年過後,韓家經商有道成為富人。韓翁在秀南橋買下一幢宅院,一天他清掃住宅準備搬進去,打掃時,他看見一張桌子裡有許多廢紙,就準備拿出去都燒了。他一面讀,一面燒,忽然從廢紙堆中撿到一個本子,上面寫道:「如果需要錢用,就到梅花樹下。」韓翁非常詫異,他在院裡走了一圈,都沒有看到梅花樹,心想:這是戲言吧,也就沒有在留意。因為這裡是老宅,樓上的扶梯都朽壞了,現在拆掉準備改裝新的扶梯。

韓翁和家人點著燈燭來到梅樹下,撬開石板一看,下面並排著四個大缸,裡面裝的都是黃金白銀。圖為明 項聖謨《梅花》,台北國立故宮博物院藏。(公有領域)
韓翁和家人點著燈燭來到梅樹下,撬開石板一看,下面並排著四個大缸,裡面裝的都是黃金白銀。圖為明 項聖謨《梅花》,台北國立故宮博物院藏。(公有領域)

韓翁在扶梯下清掃時,忽然看到牆的側面畫著一株梅花樹,再看梅花的姿態和顏色就像在風中搖擺一樣。他忽然想起冊子上的話,心想:這下面一定有地窖。天黑後,他和家人點著燈燭來到梅樹下,撬開石板一看,下面並排著四個大缸,裡面裝的都是黃金白銀。

韓家成為巨富後,韓翁更加勤謹地周濟鄉民。後來,韓漱山繼承父業,也恪守著家訓致力於行善,因他樂善好施,鄉裡人都稱他為「大善人」。後來韓漱山的兒子韓洛卿中了舉人,其餘的子孫也多有功名成就。因韓家世代重德行善的緣故,福報幾代都享有不盡。

清朝坐花主人汪道鼎說:

「我遊歷松江時,詳細地聽說了韓翁的事蹟。韓翁沒有讀過很多書,但他行事重義,言必由衷,事不作假,他樂善好施,完全出於真誠,沒有絲毫的勉強。他身上帶著一股氣象,看到別人飢餓、溺水就像自己飢餓、溺水一樣,所以韓翁雖然出身卑微,卻能成就巨富。人們只知道韓家致富容易,卻不知道韓家為此積下多少福德,又做了多少善事,才換來這些享不盡的福報。一切都是有原因的,並非是偶然啊。」@

(事據《坐花志果果報錄》上卷 二五「梅樹藏銀」)

責任編輯:李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