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亢川:紅朝風水指迷津

人氣: 75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2018年02月13日訊】

幸福大中華鳳笠,上官假戲太深儡。
拍桌怒喝抓人者,假戲詹承做席魁。
風水指津迷信信,蟾蝌照做太雷雷。
老蟾地藏經抄寫,群蚪大仙全力追。

崇拜權錢屢擇惡,緊跟馬尾一生胚。
同真善忍法徒眾,暴惡假邪紅黨傀。
川普信神家國大,西幽間獄人倫頹。
分清善惡快三退,不枉世間走一回。

注:2017年6月23日,國務院參事室發表聲明稱,近期,一個名叫「上官鳳笠」的人自稱國務院參事、將軍,牽頭組織「幸福大中華」,聲稱該組織「接受國務院直管,現面向全國招收18歲至65歲會員」,向申請加入者收取「會費」。

2017年9月,中央軍委政法委保衛局和公安部刑偵局、深圳市公安局刑警支隊對上官鳳笠實施了抓捕。官方播出的就是抓捕時的視頻,並在文章中評論稱其「入戲太深」。在視頻中,冒充國務院參事和軍隊將軍的上官鳳笠,理直氣壯地質問辦案人員「你算老幾」?

上官鳳笠通常現身於兩類場合,一類是企業慶典和論壇,他作為尊貴嘉賓,需要上台致辭,給企業授牌,落座第一排或主席台,大合照總是站在正中心的C位…….另一類是到各地各企業進行視察,一群人陪同,他「代表組織」給企業或機構授牌。比如,某些報導中這樣形容他:

這位「首長」身材高大,膚色黝黑,發福有了肚腩,總是掛著憨厚的笑容,除了愛穿軍裝出席活動外,他還有挺肚子叉腰的習慣動作,派頭十足。

澎湃新聞調查發現,「上官鳳笠」原名李鴻生,四川廣元朝天區沙河鎮望雲村人,他曾於上世紀80年代中期參軍,90年代回到地方後改名換姓。「上官鳳笠」已於2017年10月被刑事拘留。

近年來,大陸假冒官員案件頻爆。

據《錢江晚報》去年12月19日報導,安徽男子詹承華曾在廣德一機關當了3年合同工。詹承華離職後假冒中共官員行騙,其假冒的官員最高至中共副部級。

詹承華在浙江臨海市以幫助因排汙問題被關閉的私企疏通關係為名,詐騙30萬元後失蹤而案發。詹承華被抓時,拍桌子怒喝:「你們敢對上級領導動手?」

比如2013年曝光的「趙錫永事件」,一個叫趙錫永的人冒充國務院研究室司長、副部長級巡視員身份,四處考察,致雲南湖南多地官員上當。

2016年,湖南披露詐騙案,一湖南男子冒稱國安部副部長,騙財675萬;同年9月,安徽黃山市法院一詐騙案開審,浙江男子楊某海冒充中共中央八辦主任、少將等身份行騙,騙取他人大約6,240萬元。

(大紀元報導摘錄)中共自詡是「無神論者」,但中共十八大以來落馬的「老虎」中,至少有23人信風水,甚至一些人壞事幹絕的情況下,還企圖以此來逃脫應有的處罰。

2月5日,中共遼寧省前副省長劉強被「雙開」,官方通報稱,他拉票賄選、長期賣官鬻爵、搞權色交易、對抗審查等罪名外,還說他「搞迷信活動」。

「新疆三大仙」之一的曹永正曾專門為周永康服務。為了感謝曹永正,周永康多次叮囑時任中石油總裁蔣潔敏,要他關照、支持曹的生意,並稱曹是他「最信任的人」。周永康還曾向曹永正洩漏中共「國家秘密罪」,讓曹看了5份絕密級文件、1份機密級文件。

上世紀90年代,時任中國石油天然氣總公司副總經理的周永康,曾請一老和尚看相,老和尚稱其面相是好的,但做官之後,到目前都是副職,是祖墳有問題。為此,周永康數次打電話,叮囑弟弟修祖墳,後來又在無錫當地請了一名老和尚做法事。

但到2009年秋天,已經擔任中共政治局常委的周永康,其家祖墳突然發現被人挖了洞,該事件不僅驚動了無錫警方,而且江蘇省公安廳、上海公安局,乃至中共公安部如臨大敵,他們動用警力偵破,但結果無人知曉。

周永康的「四川幫」要員、前中共四川省委副書記李春城,被官方通報「濫用職權進行封建迷信活動」,給中共財政資金造成巨額損失。

據報,李春城聽信風水先生之言,將其祖墳從東北遷往成都的都江堰,聘請風水先生做道場等,耗資約千萬元,其中四川商人鄧鴻為其出資約300萬元。成都市新天府廣場工程將開工時,李春城認為「太極方案能給他帶來好運勢」,便推翻原全球招標法國設計師形成的方案,選用「太極八卦圖」等。另外,出家人和風水師經常出入他的辦公室。

天津市前代書記、市長黃興國,為了去掉「代理」二字,也問過風水。黃自己披露,他聽信風水先生之言,把天津市政府大院西、北的門給封上了,以便「聚氣」;把天津迎賓館門前的景觀石換成「圓滑的」,因為「那個是尖的,有點兒凶的感覺」。

被指是江澤民的「國師」的王林,更是與眾多江派高官有聯繫。他除與江澤民的妹妹江澤玲、江派大員吳官正、賈慶林、錢其琛等人有合照,而且還給江派眾多大員多有「指點」。

王林曾對劉志軍說:「幫你在辦公室弄一塊靠山石,保證你一輩子不倒。」

中共廣東省原政協主席朱明國,在海南任職期間曾被人舉報,於是他向王林求救,王林是在地下室連續「作法」兩天兩夜。朱明國順利脫險後,曾專程去機場感謝王林,當眾下跪。

另外,中共官員感到前景不妙時,也常常會向「鬼神」求救,以求不被調查。

陝西省西安市前書記魏民洲被約談後,曾聽從「高人」指點在自家門前栽種了大量竹子,希望通過竹子的諧音「阻止」來躲避落馬的命運。

中共總後勤部副部長谷俊山被「雙規」時,據網上披露,辦案人員從他的褲兜裡搜出一塊小桃木,谷企圖以「桃」代「逃」改運。

據港媒披露,2001年,江澤民自知作惡多端,欠下太多血債,為求地藏王菩薩的保佑,不僅拜地藏王菩薩,還通過其夫人從北京的一位居士家借來一部《地藏經》,親筆抄了一遍。

時政評論員李林一說,中共官員的迷信,不是真正的迷信,他們只是想通過求助鬼神,保佑他們貪腐錢財後能平安,他們根本不是真正的佛教、道教的信徒;如果他們真信神佛,他們就知道「善惡有報」的道理,他們也就不會作惡了。

中南大學紀委1月30日發佈的通報顯示,2017年10月26日,校紀委收到學生集體實名舉報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概論授課教師陳明有關問題,經核實舉報內容屬實。11月16日,陳明被立案審查。

據陸媒2月3日報導,中南大學湘雅護理學院16級(以下簡稱護理院)3班的學生羅軍(化名)寫下了實名舉報信,舉報中南大學教師陳明長期猥褻女學生。隨後,護理院4個班級的70多名同學集體在舉報信上簽下了自己的名字。

經調查,2013—2017年期間,陳明與其授課學院多名女學生通過短信或添加微信好友,在課後甚至深夜跟女生私聊與課程無關的內容並要求對方提供照片,言語曖昧猥褻,並與女生單獨外出看電影、單獨在KTV排練節目等。

陳明延還遲錄入學生考試成績,在課堂上公開講述其戀愛經歷和以前的學生給其送禮物等,導致學生在不情願的情況下為其送禮物。

鑒於以上事實,1月23日,該校對陳明做出上述處分。

網民跟帖說:這樣的老師為什麼不開除?連原崗都沒調離,這個處分有意義嗎?學校就這樣息事寧人?高校這樣的教師多的是,學校遮掩著壓制著不敢曝光;教馬克思主義的,真諷刺;這才是真正的馬克思主義者——男盜女娼。

近年來,大陸高校老師性騷擾學生事件頻爆。

1月1日,北京航太航空大學(北航)2011年博士畢業生羅茜茜在微博上實名舉報北航教授陳小武性騷擾女生。舉報指,她12年前在北航讀博士期間,遭到副導師陳小武的性騷擾,陳十多年來持續性騷擾至少7名女生。

1月11日晚,北航通報稱,現已查明,陳小武存在對學生的性騷擾行為,撤銷其研究生院常務副院長職務,取消其研究生導師資格,撤銷其教師職務及資格。

2017年7月,廣州性別教育中心發佈的《中國大學在校和畢業生遭遇性騷擾狀況調查》顯示,6531名受訪者中近七成遭受過不同形式的性騷擾。

大陸資深財經評論員韓令國曾在微博上說:「任何一所大學都存在教師潛規則女生的事件,一些女生為考研、讀博、拿到結業證,甚至有些家庭條件不好的學生為了獎學金,都不得不接受潛規則……」

湖南大學法學院副教授曹薇薇表示,從2014年至2017年,媒體公開報導過的高校性騷擾事件就有10多起,只有部分案件學校給出了處理結果,但還有1/3查無後續。

2014年11月,官方對北京、南京等市15所高校大學生的調查顯示,經歷不同形式性騷擾的女性比例達57%。

對此,線民表示,「枉為人師,惡俗至極。」

還有人說,「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概論課的老師……這個老師很馬克思!」

1992年5月法輪功第一次在中國由李洪志先生傳出,在之後的短短七年裡,有一億的民眾修煉法輪功。人們按照法輪功「真、善、忍」的原則做好人,身心受益。至今法輪功已洪傳到上百個國家和地區,獲得國際褒獎三千多項。

明慧網報導,1985年李延鈞從原籍河南南陽市社旗縣考入原位於四川省南充市的西南石油學院地質系,本科畢業時直接保送攻讀碩士學位,後留校工作。

1995-1996年間,他閱讀了李洪志先生的《轉法輪》,被書中做好人、返本歸真的道理所吸引。從此嚴格要求自己,處處為別人著想,身心發生巨大變化,家庭變得和睦了。周圍的同事都說:「從李延鈞煉功後的狀態來看,法輪功真的很了不起,真的好!」

在1999年7月20日中共瘋狂迫害法輪功以後,他雖遭到各種非法迫害和不公正的對待,依然按照「真、善、忍」做人行事,工作勤懇,不計名利和得失。在2004年他被評為西南石油大學礦產普查與勘探副教授,2006年通過博士答辯。

在惡劣的環境下,他仍為學校承擔了累計科研經費達一千多萬元人民幣的專案,公開發表論文近40篇,其中EI(工程索引,全球核心論文)收錄了5篇,SCI(Scientific Citation Index,代表國際認可的最高基礎科學級別論文)收錄了2篇,主編國家十一五高校規劃教材《油藏地質學》,參編省部級教材《油氣勘探地球化學》,培養了19名碩士,協助指導了4名博士。

李延鈞教學詼諧生動,思維清晰,認真負責,贏得了師生的好評。他因堅持信仰法輪功,在教授職稱評定中受刁難,未能通過。實際上,他任職副教授時就已成功地指導了4名博士,已達到博導水準。

2013年9月,學校以「李延鈞堅持修煉,被非法判刑」為由停發了他的工資,並在2015年10月開除了他的公職,凍結了他的社保。

2013年6月,李延鈞在瀘州出差到中石油蜀南氣礦時,被瀘州市江陽區國保大隊陷害,被誣判4年。瀘州市國保大隊長要他檢舉其他法輪功學員,並以「家破人亡」相威脅。

江陽區檢察院、法院多次刁難李延鈞聘請的律師,學校和當地新都區「610」對他妻子施壓,要他放棄律師辯護,但在其妻的正義堅持下未能得逞。

瀘州公安得知李延鈞是大學教授,就上報四川省「610」和省公安廳,對李延鈞沒修煉的妻子、岳父、他曾兼職過的學校科技園所屬公司及經理展開徹查,調查出的結果為「李延鈞是個守法的公民」。對李延鈞同事、學生及有關領導的調查結論是:李延鈞敬業、善良、誠信,是個好教師。

因李延鈞不配合迫害,零口供,無法被逮捕,瀘州公安聯合省「610」綁架他至新津洗腦班迫害。在洗腦班遭迫害約一個月後,他被瀘州公安再次綁架到瀘州納溪看守所。

對他的兩次開庭都是在瀘州納溪看守所內秘密進行的,僅李延鈞的妻子允許旁聽,外面設有兩道關卡,上百位想參加旁聽的民眾被非法攔阻,幾輛車的武警如臨大敵般在一旁「警戒」。

2014年12月至2017年4月,李延鈞在樂山嘉州監獄(原四川五馬坪監獄)遭受迫害。2014年12月底,他被送往樂山嘉州監獄九監區(入監隊)。

80歲的成都法輪功學員龍玉海與老伴郭淑雲,於2017年6月28日被來到他們家裡進行所謂「走走形式」開庭的仁壽法院分別非法判刑三年和四年,並被非法罰款。在他們被迫流離失所期間,龍玉海於2017年12月6日含冤去世。

根據明慧網報導的案例統計,僅在2017年至少有35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其中嚴紅梅和胡霞是至今最新報導的致死案例。

據不完全統計,2007年至2017年6月,成都女子監獄前後共關押了109名法輪功學員,其中年齡最大的是遂甯市大英縣的胡延順,76歲;被判最長刑期的是樂山市的羅芳和西昌市的高德玉,十二年。法輪功學員祝藝芳、陳世康、黎孟書、李玉華、何朝芬在女監被迫害致奄奄一息,回家後不久含冤離世。

嚴紅梅於2017年12月28日上午10點45分在成都女監被迫害致死。家人接到通知,讓到金堂殯儀館去。獄方直接火化了她的遺體,讓其家屬帶走骨灰。

12月25日,嚴紅梅的家人到金堂監獄201醫院見到她時,她已全身浮腫,監獄不給辦保外就醫,拒絕放人。「理由」是她居住的成都市金牛區沙河源街道泉水社區以及其戶口所在地成都市金牛區天回鎮街道大灣社區拒絕接受她,稱她是政治犯,比殺人還嚴重。

監獄醫院稱,嚴紅梅死了也只能在監獄就地火化,不能把屍體拉走。

嚴紅梅曾是成都市天回第二實驗小學的美術教師,因在課堂上給學生講述法輪功真相、播放《九評》光碟,被學生家長誣告。

報導說,金牛區國保人員為了湊「證據」,將嚴紅梅的學生找來,一個一個挨個詢問,讓七八歲的孩子指認自己喜愛的老師有罪。

孩子們一個個被國保問話,做筆錄、簽字、畫押,而並不清楚他們自己在幹什麼。法律規定,未成年人不能作為證人提供證詞。如果有特殊情況必須要未成年人作證,必須有他們的監護人在場。

她的二審辯護律師多次到成都中院要求閱卷,卻被告知沒有這個案子。當律師再次詢問時,中院說再查一下,就沒有音訊了。律師事後才得知,中院已宣判該案結案。

嚴紅梅在1999年之前就開始修煉法輪功了,但在中共於1999年7月開始瘋狂迫害法輪功後,嚴紅梅停止了修煉法輪功。2011年左右,她重新走入修煉。她與丈夫感情很好,但丈夫迫于壓力於2012年左右與她離婚;離婚後,前夫仍到監獄去看她。

嚴紅梅被迫害得身患癌症,於2017年9月2日住進監獄醫院(地址在金堂監獄201醫院)。

嚴紅梅在監獄裡抵制所謂的放棄修煉法輪功的「轉化」。在她病情嚴重的情況下,仍拒絕讓她保外就醫,導致她12月28日在監獄中離世。

四川省崇州市羊馬鎮法輪功學員胡霞,55歲左右,於2017年12月19日早晨5點被成都女子監獄迫害致死。據悉,她的遺體已經被火化,其女兒去拿回了骨灰盒。

胡霞於1998年5月開始修煉法輪大法,按「真、善、忍」的原則嚴格要求自己,處處為別人著想,身體的多種疾病不翼而飛。她勤持家務,悉心照顧丈夫、女兒,自己還開了一個門市,生意做得紅火。

由於中共對法輪功的瘋狂迫害,導致胡霞的親人反目,家庭破碎。胡霞一個人過著清苦的生活。然而,崇州市羊馬鎮政府、派出所、社區、新津洗腦班仍不放過她,不但多次到她的住處騷擾、威脅,還對她錄影,而且還將其前夫叫來,威脅、毆打她。

綜合外媒報導,週四(2月8日)上午,川普出席在華府希爾頓酒店舉行的第66屆「國家祈禱早餐會」(National Prayer Breakfast)併發表演說。他告訴出席這場年度盛會的貴賓,美國因信仰及祈禱而更強大。

他說,「我們的建國者在獨立宣言中提到創世主(Creator)四次,在我們的錢幣上寫著『我們信仰神』。我們將手放在左胸上,效忠宣誓時說,『神之下的國度』。」

「我們的權利不是來自任何人,而是來自我們的創世主。無論如何,地球上的任何勢力都不能把這些權利奪走。這就是為什麼在華盛頓紀念碑上面銘刻著『讚美上帝』,這些話同樣銘刻在我們人民的心中。」

「一個幽靈,共產主義的幽靈,在歐洲遊蕩。」《共產黨宣言》以「幽靈」做開場白,絕非馬克思一時的心血來潮。這個幽靈是在另外空間中由「恨」和宇宙低層各種敗物構成的邪靈。它原本是一條蛇,到了表層空間的體現形式則是一條紅龍。它與仇視正神、正義的撒旦為伍。這個邪靈的目的就是要毀滅人類,在神歸來挽救眾生的最後關頭,讓人不信神,讓人的道德敗壞到已經聽不懂神的教誨而最終被淘汰,元神被永遠銷毀。

人們也許認為共產主義就像其它各種各樣的主義一樣,是一種人間的什麼思潮,或者說是一種失敗了的嘗試。非也!共產主義不是思潮,也不是嘗試,它不是人自己搞出來的什麼東西。共產主義是魔鬼教義,是邪靈強加給人的、專門以禍害人間,毀滅人類為目的而來的。(摘自《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中國篇》第二章 紅魔陰謀毀滅人類(上))

抉擇神路還是地獄之路的時刻到了!

責任編輯:任慧夫

評論
2018-02-13 12:12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