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失信於眾 德國社民黨主席舒爾茨黯然殞落

社民黨主席舒爾茨接任黨主席一年,他日前宣布, 讓出主席之職。而他想當外交部長的計劃也未能實現,到頭來,舒爾茨落得雞飛蛋打。 (Carsten Koall/Getty Images)

人氣: 25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8年02月13日訊】(大紀元記者余平德國報導)在德國新政府的組閣過程中,社民黨主席舒爾茨是一個外界關注的焦點。這個政治人物的迅速崛起和直線跌落成為輿論一個熱門話題。

舒爾茨一年前接過社民黨主席的職務,去年秋天選舉當天晚上,他做為社民黨主席宣布,該黨不跟默克爾合作,立志當在野黨。而且他還堅定地表示,不會加入默克爾政府,不當默克爾手下的部長。

大選後,尤其是默克爾與自民黨、綠黨所進行的「牙買加」式組閣談判破局後,舒爾茨迫於形勢,不得已轉而與默克爾進行組閣談判。當大聯合協議終於談妥時,他宣布,將把黨主席的位子讓出來,他將出任外交部長。

出爾反爾 舒爾茨被指「自毀信譽」

他的決定令社民黨內部炸了鍋,基層黨員都還記得他說過的話:永遠不會做默克爾的部長。媒體也把他當時說過的話反覆拿出來做文章。

社民黨基層黨員認為,他不守承諾,自毀信譽,令人無法信服。這樣沒有信譽的人是否還能領導社民黨,或能否承擔德國外交部長的責任。

同時,現任外交部長加布里爾也強烈反彈,對昔日的好友舒爾茨很不滿意。加布里爾對媒體說,他在外交部的工作完全沒有得到應有的認可,他對社民黨內部對待同事的作法感到遺憾,而且他對某些人說話不算數、表裡不一感到失望。

據稱,一年前,加布里爾讓出黨主席的位子給舒爾茨的時候,他們有約定:加布里爾承接外交部長,舒爾茨接管黨主席。

加布里爾還搬出5歲小女兒的話說,不當外交部長也挺好,可以有更多時間和家人在一起,至少比天天面對「臉上有毛髮的男人」要好。

舒爾茨辯護說,外交部長的職位不屬於哪個人,更不是終身制,要看需要分配。他曾在歐洲議會擔任要職,有很廣的人脈,因此適合擔任外交部長。

但接下來的兩天,鋪天蓋地都是關於社民黨內部人員變動的討論。舒爾茨上星期五(9日)又宣布,放棄擔任外交部長的打算。因為關於人事職位的討論超過了關於大聯合政府實質內容的討論,這不是他想要的結果。他發表書面聲明說:「圍繞我個人的討論有損於投票的成功,因此我宣布放棄進入(與默克爾合作的大聯合)政府」。

於是就出現了這樣一個局面:黨主席的位子舒爾茨已經讓出來,請黨團主席納勒斯接替;外交部長他也不當了。到頭來,他什麼也不是了。

從100%跌下高台

舒爾茨原是歐洲議會議長,由於社民黨選情吃緊,他放棄歐洲陣地轉而參與德國內政。 2017年初,社民黨以100%的投票率推舉他為黨主席。

接下來的幾個月,他像一股旋風帶動社民黨的民調直線上升,他本人的支持率也與默克爾平齊。這便是媒體所說的「舒爾茨效應」。

但去年春天,最小的聯邦州和最大的聯邦州都進行了州政府選舉,持續了兩個多月的「舒爾茨效應」突然煙消雲散,社民黨又回到舒爾茨當主席之前的老樣子。

去年9月,德國舉行大選。結果原來的執政黨集體遭遇慘敗,幾乎都創下各自的歷史最低點:基民盟獲得26.8%的選票,基社盟6.2%,社民黨20.5%。

社民黨100%的主席帶領該黨創下歷史最低點,該黨支持率勉強維持在20.5%的水平,甚至有人質疑,社民黨還有資格以大眾黨派自居嗎?

而舒爾茨「絕不給默克爾當部長」的誓言最終把他自己給絆倒了。他選前說的話,輿論和社民黨黨員都牢記在心,情況發生變化,他主動去給默克爾當外交部長,這樣的轉變使他的信譽大大受損。他即便真的去了外交部,在民眾心中的形象也大打折扣。

在2月12日狂歡節玫瑰星期一遊行中,一個花車以「自作自受」為主題比喻舒爾茨殞落的始末。在德文中,舒爾茨的拼寫方法與「錯誤、責任」極為接近,因此有人比喻他這個結果是自作自受。

事與願違 社民黨持續討論人事變動

但是,舒爾茨表示放棄外交部長的職位以後,社民黨內部有關人事變動的爭論並沒有減弱。該黨依然無法將注意力集中到大聯合組閣談判的實質內容上。

同時,加布里爾對舒爾茨的攻擊也被媒體評論為「沒品味」,他是否還能繼續在外交部工作,也被打上問號。可以說,一個外交部長的職位毀了兩位政治家。

其中一個爭議點是,舒爾茨說讓誰當主席,誰就可以當嗎?不需要全黨開會集體決定嗎?

社民黨高層的意見也不一致,還有的說,如果讓基層黨員來決定,就全部由他們決定:黨主席人選、部長人選,包括外交部長。

責任編輯:周仁

評論
2018-02-14 1:03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