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橫河:梵蒂岡和賓士為何向中共叩頭?

圖為梵蒂岡(Getty Images)

人氣: 1515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8年02月14日訊】(按語:本文是美國時事評論員橫河在希望之聲廣播電台訪談。以下為節目實錄。)

橫河:我是橫河,大家好!

主持人:這個星期SpaceX的獵鷹重型火箭成功發射,如同平地驚雷,炸得整地球村目瞪口呆,一個私企竟然做到地球上任何一個國家以國之力都沒有做到的事,大家在震驚仰慕之餘紛紛討論,為什麼馬斯克可以一意孤行的追求自己的目標?是什麼力量使他最終達成自己的夢想?為什麼他當初從南美輾轉到加拿大最終落戶到美國,而沒有任何一個創意天才選擇在中國落戶呢?

這些問題談起來都比較大。我們今天不從正面討論馬斯克為什麼成功,而是想關注一下另外兩件沒有引起這麼大注意的事情,一件是梵蒂岡最近和中共就主教任命達成協議;另外一件是賓士公司因為一則廣告向中共道歉。這兩件表面上看似毫無相關的事情會幫助我們瞭解為什麼中國出不了馬斯克。

好,橫河先生,梵蒂岡和中共政府商談主教任命的這個問題是屬於宗教的範圍,一般的聽眾不太會關心,我們想請您先簡單的介紹一下這件事情,可以嗎?

橫河:好的。這個消息最早是1月24日傳出來的,梵蒂岡跟北京我們知道一直沒有建立正式的外交關係,它的主要爭議就包括主教任命,因為大家知道中共一直是叫做「三自教會」,「三自教會」就是跟梵蒂岡跟國外沒有任何聯繫,就自己辦。

不久前,教宗準備承認中共任命的七個主教,這七個主教當中其中有兩位是位置已經占著了,教廷任命的兩個主教,所以為這個,梵蒂岡專程派代表到中國去,就和北京當局配合要求那兩位被梵蒂岡任命的主教把位置讓出來,讓給中共任命的愛國主教。

這兩位北京任命的主教都有非常引起爭議的背景,其中有一位深圳的主教長期擔任人大代表,還曾經被教廷處以絕罰,就是被趕出過教會,因為犯了教會的規矩,這是一方面。

另外一方面,大家知道在梵蒂岡有一個叫做宗座社會科學院,這個科學院的院長索隆多主教最近接受媒體採訪,在採訪過程當中,他大肆吹捧中共的宗教政策。他是去年8月份訪問北京。這個索隆多主教是來自阿根廷,跟教宗是私人朋友,而且在理念上非常接近,有人說他們兩個究竟是誰在影響誰?

他最近接受梵蒂岡內部通訊雜誌採訪的時候,他說了一句也是驚天動地的話,嚇死人,說「現在,教會社會教義的最佳執行者是中國人」,然後他就舉了一些例子,就講「中國的核心原則就是工作、工作、工作」,讚揚中國「沒有貧民區、沒有毒品、沒有吸毒,卻有積極正面的民族意識」。索隆多的說法就被一位紐約的華人天主教教會人士批評,說是跟納粹思維如出一轍。這是這個事情的一個簡單過程。

主持人:這個索隆多他去中國訪問,為什麼他看到的中國和我們看到的中國都不一樣呢?對他這個說法,大家是怎麼反應的?

橫河:實際上有人專門研究過他這個說法裡面講「中國的核心原則就是工作、工作、工作」,他這個工作,人家專門研究過,講的實際上就是中國人講的labor(勞動),就是在納粹的集中營裡面,上面標記寫的就是「勞動使你自由」,它這個勞動實際上是一種奴役性的勞動。在中國也有叫做勞教所,就是「勞動改造」,認為跟納粹的集中營的性質是一樣的。所以很多人認為他實際上是一種非常嚴重的種族歧視,認為中國人只配做這種類型的勞動,他的勞動是這個類型的,就是這個性質的,所以為什麼人家說跟納粹思維如出一轍。

主持人:各方面,其它各國,我們不談中國,其它各國的反應怎麼樣呢?

橫河:首先被要求讓位的主教他是拒絕了,就是汕頭教區的一個主教是被梵蒂岡2006年就任命了,去年10月份人家就要求他辭職,但他拒絕服從。消息人士說,他寧可「背上不從聖命的十字架」,也不願意接受這樣的要求。我想畢竟他信的是上帝,不是信教宗。

而梵蒂岡的舉動在中國大陸的影響,在大陸的天主教教會當中,都引起了相當的擔心和不安,甚至爭議,包括地下教會和官方教會,當然反對的主要是地下教會,但是其實在官方教會也有不同的聲音,因為它畢竟違反了天主教的基本原則,天主教和其它的宗教不一樣的是,它有一個全世界的中心,就是在梵蒂岡,其它宗教都沒有。

台灣也是比較擔心,因為梵蒂岡是少數和台灣還保持外交關係的國家,台灣有一部分擔心是在外交層面上,當然也有宗教信仰方面的擔心。在香港,退休主教陳日君他是直接了當的就批評教宗的做法,他專門寫了一封信給教宗,這封信後來發表出來了。德國有一個叫做受威脅民族協會,這個協會認為這件事情非常不尋常,在2月4日這個協會發表一個聲明,特別提到了2月1日剛剛開始實行的中國的一個新的宗教事務條例,它就說對信仰自由做出新的限制,說梵蒂岡應該三思與北京靠近所做的讓步,它認為梵蒂岡要求地下教會主教讓位引發的爭議非常不尋常。

主持人:我們現在網上有收到一個問題,問題是這麼問的,請問橫河先生,目前西方國家、西方世界起來反共的趨勢越來越明顯,包括美國、加拿大、澳大利亞和紐西蘭等,都在去除中共的滲透,為什麼梵蒂岡會出現這樣的情況?

橫河:這個事情是這樣的,不僅是梵蒂岡還有很多其它的國家,我想最早的時候中共滲透最嚴重的,它對梵蒂岡其實從來就沒有把它當回事,所以它也不在乎,但是現在它認為它的實力已經強大了,而且它把西方大部分國家,它認為已經擺的差不多了,所以它現在對梵蒂岡有興趣了。其實這個興趣並不是梵蒂岡突然對中共有興趣了,這個主動權是在中共,是中共突然對梵蒂岡有興趣了,是這樣的。但是西方國家那個興趣已經走到頭了,現在開始就意識到中共對西方的威脅了,梵蒂岡本身沒有這個威脅,因為絕大部分國家是從經濟上感受到的;而梵蒂岡沒有經濟這個問題。

主持人:美國總統川普在這個星期的國家早餐祈禱會上他發表演講,他把去年一整年的美國崛起歸為信仰的力量,說祈禱的力量使美國更強大。相比之下,為什麼教宗應該是服務上帝的這個人,他為什麼不能像川普那樣對神有信心,反而要向世俗的政權去低頭?

橫河:這就是別人批評說教會和北京政府打交道這種交易是和魔鬼的交易,我覺得這種批評是非常實際的,也很符合教會的行動。北京的宗教迫害包括對地下天主教會和其它教會的成員的迫害,它是舉世皆知的,我倒不認為教宗或者梵蒂岡不瞭解這個情況。在中共統治的歷史上,不知道有多少曾經效忠教廷的天主教教徒被迫害致死,就在今天還在繼續迫害。每年美國政府會發表全球的宗教自由報告,還有很多很大的全球性的人權團體也都會發表報告,中國教徒也會傳出聲音,梵蒂岡跟中國的教徒不是完全沒有連系,它是有連系的,所以教廷不可能不知道,有人批評說教廷太天真了,這實際上是過於誇獎他們了,他們絕對不是天真。

我覺得,很多人也認為,去年教廷的研究院舉辦了一個移植的會議,其中就邀請了黃潔夫參加,我認為邀請黃潔夫參加就是精心策劃的。黃潔夫涉嫌在中國移植器官當中參與了、而且參加指揮了活摘器官的事情。教廷既然邀請他,就證明知道他在中國移植界的地位,當然也就不會不知道黃潔夫在活摘器官當中所起的作用,或者說爭議,或者是指控,這種情況他會邀請他,所以這是一種算計。就說他在中共最敏感、最忌諱的活摘問題上為中共背書,以換取,期待著換取中共的某種讓步。我覺得梵蒂岡是一直在爭取和中共(交易),只是說現在中共可能是用某種言詞來表示中共可能會做讓步,就讓梵蒂岡馬上去做出更大的讓步,可能是這樣的情況。

主持人:說到這種算計,當初西方國家,整個西方國家陣營它對中共做了讓步,讓中共參加了WTO,期望用這樣溫和的方法把中共引向民主,結果證明此路不通。這次教廷做了這麼多的讓步,他能不能真的就達成他心目中的目標?就像他說的能夠更好的為中國的教徒服務。您覺得中國這次會對他讓步嗎?

橫河:我們看歷史上所有和中共進行的談判,在實質上,對方談判方都是無條件投降,幾乎沒有例外的,我們舉幾個簡單的例子。在內戰後,國共內戰後期,傅作義和中共達成了一個協定。大家知道在中共的教科書裡面,我們以前學的說是「和平起義」,但實際上它正式的說法是有一個叫做《關於和平解決北平問題的協議》,它名義上是個協定,協定裡面還有22條,其實就是個無條件投降。後來甚至綏遠的投降部隊就被派到朝鮮戰場,所以很多人認為朝鮮戰場大量的傷亡,本來就是中共企圖消滅國軍投降部隊的計畫的一部分。什麼協定不協定,就是無條件投降!

西藏「十七條協議」也是如此,你看它都是一簽就是十幾條,協議總是在書面上講得像模像樣的,但是一旦簽定以後,它的解釋權全部都是在中共手裡,因為中共有實力,另外一方是沒有發言權的,所以西藏「十七條協議」也是一個無條件投降書。當然「十七條協議」就西藏來說是不得已啦,就是當時他實在沒有實力跟中共打,就是投降書。

香港移交,談判的過程極其艱苦,但事實上中共根本就沒有把談判結果當回事。大家記得去年我們做過一個節目,就講外交部發言人在記者會上說,「《中英聯合聲明》作為一個歷史檔,不再具有任何現實意義」。「一國兩制」50年不變是你自己講的,實際上中共從一開始就在事實上想廢除50年不變的這個協議,所以在2003年剛剛移交6年以後,23條就開始立法,只是因為香港人的抗爭超出了意外,而這個移交事實上也是在國際監督之下的,所以中共才,這是唯一的一個例外,就是沒有能夠馬上得逞。

剛才妳講的加入WTO也是,它只要進去了,它開始進去之前就說了,只要進去了,實行不實行是另外一回事,其實當時就有這個計畫。

目前的梵蒂岡情況也是如此,他不僅同意了中共指定的主教,他還幫助對真主教施加壓力。實際上對於這些真的主教,就是教廷任命的主教,他如果只需要對付中共的話,其實很簡單的,就是歷史上的信仰者,為他的信仰獻身而已,就是為他的神、為他的主、為他的宗教信仰獻身,甚至犧牲自己的生命在所不惜。但是如果他還要面對教廷的壓力的話,它的性質就不一樣了,因為就面臨著一個叛教的嫌疑。所以那個主教為什麼說他寧願「背上不從聖命的十字架」。這個十字架,中共是不能把它背上去的,給他強加的;只有教宗才能給他強加。這就是說教廷和中共談判就出賣了中國的真正的天主教徒。

教廷能得到什麼呢?什麼也得不到。因為梵蒂岡一旦跟中共建交了,它就和中國大陸的天主教徒分開了,原來是名分上分開、實際上還有連系,現在連實際上也分開了。因為所有的接觸就必須用中共作為中間人來進行。中共作中間人是什麼意思呢?《宗教事務條例》第73條有一個對宗教教職人員的懲罰,其中第二個就是受境外勢力支配,擅自接受境外宗教團體或者機構委任教職,以及其它違背宗教獨立自主自辦原則的要受到懲罰的。也就是說接受教廷任命就要被懲罰,很清楚的。

一旦和中共建立外交關係了,或者支持中共派的主教了,他就在信仰這一點上也不能保護中國的信徒了,就中國的信徒將要受到雙重迫害,來自中共的迫害和來自教廷的迫害。教廷也就承認了中共的三自教會,也就是中共的主教任命權,這本來就是最主要的爭議,現在等於是放棄了,也就是說教廷這樣做就是全面的無條件投降。教廷還能得到什麼呢?什麼也沒有了。

主持人:那這個是不是就說明中共的統戰能力非常的強?

橫河:對,中共統戰是針對所有的人和所有的組織的,這在世界上任何一個國家,包括以前前蘇聯和整個社會主義陣營都沒有的,是中共特有的。這裡的問題就是為什麼這次是梵蒂岡?剛才已經回答一部分了。

現在從宗教角度來看另外一部分。天主教是一個非常特別的宗教,它有一個全世界最高的宗教機構,就是有教廷和教宗,這個好處是,中共最擅於的是各個擊破,但是對於天主教,相對來說,它有一個全球性的中心,所以和中共以及和中共類似的共產極權政權打交道的話,它有一個強有力的對抗能力和作用。比如說波蘭的團結工會在抗議共產黨的活動當中,教會就起到了很大的作用,就是當時的天主教會支持波蘭的團結工會。

但是它的缺點也在這裡,就是教廷也是人組成的,教宗也是人。中共的統戰活動就集中在一個非常小的目標上,尤其是這一屆教宗,他和宗座社會科學院的院長,他們在意識形態上都傾向於社會主義和共產主義思潮,所以更容易被中共統戰,也更容易認同中共的做法,這就是剛才(講的)部分原因,就是索隆多主教為什麼會這麼欣賞中共。

相比較而言,基督教新教沒有一個全世界的統一教會,這樣中共就比較難以做這麼廣泛的統戰工作。至於獨立的信仰,中共就更不可能進行統戰了。它是跟它的宗教的形式有一定的關係。

主持人:我們再來談另外一件事情,就是賓士公司的廣告引來中共的強烈抗議,最終是賓士公司低頭道歉了事。這個廣告到底出了什麼問題呢?

橫河:這個起因是賓士公司在Instagram上做了一個廣告,這廣告是一輛賓士車,配圖是一段話,叫「從各個角度看問題,你會變得更加開明」。全文是英文,底下有一個標記是誰的話,說明是達賴喇嘛的話,也是英文。

人民網就以最激烈的言詞做出一個回應,做了一個評論,這個評論是這麼一段話:「如果某國企業為希特勒唱讚歌,把希特勒的『名言』廣為傳播,抑或奉德國分裂勢力的言詞為圭臬,德國人會作何感想?」。德國之聲就用這樣的話來回答它:「將達賴喇嘛和希特勒相提並論有多麼的荒唐,實在無需贅言」。

實際上人民網的這個評論有三個比較,前兩個是和希特勒比較,這個比較確實是非常荒唐,因為你把兩件事物、兩個人做比較的話,它要有可比性。事實上在國際上通用的可比性也有兩個比較,比較什麼呢?第一個,二十世紀兩大對人類危害最大的思潮,一個是法西斯主義、一個是共產主義,這個是和希特勒比較的,拿共產主義跟法西斯主義做比較。

還有一個比較是指殺人,三個殺人最多的:希特勒、史達林、毛澤東,誰殺的人最多?這是另外一個比較。這才是真正的比較,它有可比性,一個是為害最大的思潮,一個是殺人殺得最多的是誰,這是比較,恰恰是拿中共和德國法西斯做的比較,拿中共的黨魁和希特勒做的比較。所以人民網用這樣的語言,它絕對不是為了講理,因為這個沒有理可講,只有一個什麼作用呢?就煽動仇恨的作用。

但它說的第三個我覺得倒是值得分析一下,它說如果有奉德國分裂勢力的言詞為圭臬,德國人會作何感想?首先,達賴喇嘛並沒有分裂勢力的言詞,達賴喇嘛的分裂勢力是中共給他加上去的,因為他的言詞後期都是願意在中國框架下爭取自治,保留西藏民族文化,他並沒有要求獨立。所以中共給他說的什麼,儘管他不說他還是要獨立,這就是硬給人家,就是欲加之罪何患無辭。

另外,從他講的這句話,被賓士引用的這句話,它跟分裂毫無關係,除了人民網,誰能從這句話裡面讀出分裂的意思來?如果說德國真的有個分裂勢力,說了這麼一句話,又被人引用做廣告的話,我相信沒有一個德國人會做任何感想的,人家根本就不在乎!中共喉舌能夠從這種話的字裡行間來去讀出陰謀、讀出分裂、讀出危險的資訊,這種能力倒是絕對是世界第一的,因為別人絕對不會這樣做。

主持人:這裡我想插一個問題,中共的審查嚴格是出了名的,特別是達賴喇嘛這件事情是它的一個敏感點,賓士這麼大一個公司它做廣告之前沒有策劃嗎?難道沒有考慮到這方面的因素嗎?

橫河:這個就很難說了,這不太容易,我覺得這有兩個可能性,一個就是廣告策劃和公司制定大方向的是兩回事情,而廣告策劃人很可能是,因為這個廣告不是在中國做的,是在世界上做的英文廣告,所以它根本就沒有想到中共會關注到這個廣告,因為在世界上打廣告的話,用達賴喇嘛的話肯定是吸引觀眾的,因為這個不是說每一個人都被中共洗腦了,或者都對中共的陰謀論,或者壓力這麼有感受的,你不跟中共直接打交道,這個廣告團隊肯定沒有跟中共直接打過交道,(廣告裡)也沒有中文。

我覺得還挺有意思的是,中共它一定要用中國人民的名義,這很有意思,因為這個廣告我剛才講了,它是在Instagram上做的,是英文的,而這個Instagram在中國是禁的,不翻牆你看不見,翻牆了又有多少人能在海量的資訊和鋪天蓋地的廣告裡面注意到這一個廣告?而且翻牆出來的人多數是看中文的,注意到英文廣告的在翻牆的人當中也占極少數,而能翻牆的人在中國線民當中又是極少數,所以我非常懷疑中國人民怎麼可能對自己一個永遠也看不到的東西會憤怒呢?也就是說是有人別有用心的把這個資訊拿到中國大陸去讓炒作的,炒作的人當中、看的人當中,絕大部分人永遠也看不到這個廣告,所以是我覺得是環時、還有人民網之類的在炒作這件事情。

其實作為一般監控的話也很難發現這種廣告,除非你是設置的特定的在全世界搜索來找這種廣告,所以我在懷疑中共在全球範圍之內監視敏感資訊,而不僅僅在中國大陸這麼做。

從另外一個角度來看這件事情的荒唐,中國人民其實絕大部分人不開賓士車,也不會去買賓士車,所以有一個人就說了,他說你別再撩我,我不開賓士車、我也不買賓士車、我也不看賓士廣告。所以絕大部分中國人是不會為這件事情憤怒的。

去年賓士在中國賣出60萬輛,也就是它是占中國人口的大概二千分之一吧,二三千分之一,不知道這些賓士車主當中有多少人會願意為此去抵制賓士車?如果你抵制了賓士車,你還能買什麼呢?日本車、韓國車都被抵制過了,然後再去抵制德國車嗎?

奇怪的是什麼呢?奇怪的就是在中國大陸去煽動別人的、仇恨外國的大多數都是權貴階層,就說自己和自己的家人已經有海量的資產在海外了,部分家人已經在海外了,定居在海外,所謂西方敵對勢力的那些國家。如果他們真的這麼普世價值的話,就應該把家人都留在中國嘛,顯然他們知道什麼是好的,從他們家人的移民和財產的走向就知道;而自己留在中國的話,顯然是把維護中共的利益的所謂愛國作為一門一本萬利的生意來做的。

主持人:我們網上又有一位聽眾提來問題,說從這兩件事情上可不可以說明中共的勢力還很強大?甚至在短期內仍然不能夠去撼動它?您能不能抽一分鐘的時間回答一下這個問題?

橫河:賓士到現在兩次道歉,據說第一次不夠誠懇不能接受。作為企業不敢得罪市場,而中國市場是被中共控制的,得罪了中共就等於丟了市場,這正好說明中國不是一個市場經濟,所以其它國家不承認中國的市場經濟地位,我覺得是有理由的。

企業做生意本應該處在雙方平等的地位,但西方國家公司在進入中國的時候,它就往往接受了中共的條件,做出某種政治上的讓步,就是它有時候會得到特殊待遇。作為公司很難抗拒一個政府,所以美國國會已經意識到要通過立法來幫助美國的公司。

對外輸出中共的意識形態,而且強迫別人接受就是銳實力。銳實力是強迫別人接受,它是以經濟實力做後盾的,但是它不表示中共強大,恰恰表示它內心虛弱,需要用這些東西為自己強心,是一種沒有自信心的表現。而一旦對外強勢以後,隨著中共的經濟實力的下降,它的統治危機的加強,這種利用對外強硬來加強對國內鎮壓會更嚴重,中共越虛弱它越需要敵人。所以這一系列的表現只表示它虛弱,世界上強大的國家沒有一個在乎這種事情的,所以人家說中共「玻璃心」,它就是虛弱!

--原載希望之聲

責任編輯:高義

評論
2018-02-14 12:41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