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紀實文學:一個普通農民的傳奇經歷(1)

絕處逢生 失效的「絕命計劃」

作者:宋寶藍 編寫

(編按:這是一個真實的故事。因為中共至今依然迫害法輪功,為保護當事人的安全,本文就以他的化名「老馬」進行敘述。)

在東北黑龍江省雞東縣,靠近俄羅斯邊境的一個村莊裡,有一個普通的農民,如果把他扔到人堆裡,人們也看不出他有什麼特別。他和數億的農民一樣,生活在社會的底層,過著幾十年如一日的農耕生活。這個普通的農民,村裡人叫他「老馬」,知道他的人卻稱他為「神人」。而他又「神」在何處呢?這一切都要從頭說起。

老馬長年在鄉下過著勞苦、清貧的生活。長年累月積勞成疾,他到40歲時,生命陷入了似乎不可逆轉的絕境。他有時腰椎疼、頸椎疼,疼得他必須咬牙切齒才能挺過去。

但這還不是最嚴重的,他還患有工傷腦震盪後遺症和重度的胃潰瘍。腦震盪嚴重到什麼程度?就是他的腦袋隨時隨地都在不停地「震盪」,只要他稍微動一下身體,他的腦袋裡就像晃動著半桶水一樣,「嘩嘩」地蕩來蕩去的。

因此,他什麼活兒也幹不了!另一個折磨人的疾病胃潰瘍把他折騰得更慘,他吃什麼吐什麼,哪怕吃碗粥都吐得稀裡嘩啦,連膽汁都吐出來,胃裡一點東西也存不下。那時他骨瘦如柴,面如死灰。

老馬住靠近俄羅斯邊境的一個村莊裡。(公有領域)
老馬住靠近俄羅斯邊境的一個村莊裡。(公有領域)

「絕命計劃」

病魔死死地拖著他,纏著他,使他什麼也幹不了,唯有坐以待斃。他被病魔折磨得痛不欲生,在精神崩潰的邊緣,他開始實施自己的「絕命計劃」。為了死,他試過多種死法,跳過河、上過吊、也試過農藥,但都沒有死成。他心裡哀嘆:活著難,怎麼連死也這麼難!

他的「絕命計劃」中有這麼一項,就是在臨死前,要跟所有的親戚見上最後一面。於是,他挨個地去見他們。但奇怪的是,他每到一家坐也不是,站也不是。心裡總也不踏實,沒辦法,他又回到自己的家。

回到家,女兒給他煮了一碗小米粥,逼著他喝下去。人不吃東西,怎麼能活呢?可是他剛喝一點兒,馬上就又吐出來,最後把膽汁也都吐出來了。他心裡說,一個人連碗稀粥都喝不了,那跟死人有什麼區別?那不就是該死了嗎?面對眼前的絕路,他百思不得其解!

一天,他在家實在待著悶,就拖著軟癱癱的身子出了家門。不知不覺中,他走進了鄰居老劉的家。老馬一進劉家的正堂,一幅大法師父的法像映入他的眼中。病入膏肓的他想都沒想,脫口而出兩個字:「迷信!」

老劉剛走進大法修煉中,心態還挺好,聽老馬說迷信,他沒急,也沒惱。他只是抱著一念:進了我家的門,就是有緣人。他熱情地給老馬介紹法輪功。他說自己從來沒得過病,也不是為治病才煉功的,只是看了這本書《轉法輪》就想修煉。老劉的善念打動了固執的老馬。

老叟授奇聯

這時,老馬緩緩道來一樁奇事,這麼多年一直壓在心裡。那是50多年前,當年9歲的小馬在農家大院裡玩耍。不知什麼時候他一抬頭,忽然看到一位白鬍子老爺爺站在他的面前。但見老爺爺鶴髮童顏,紅撲撲的臉色襯著銀白色的鬍鬚格外的亮。

雖然小馬不認識老爺爺,也不知道他是怎麼來的,但二人就像多年的老朋友一樣,一見如故,不停地說著笑著玩著。老爺爺臨走前對小馬說:「我告訴你一副對聯,你可要記住哦!」

小馬靜靜地聽著,老爺爺說的上聯是: 「寄宿客家牢守寒窗空寂寞」;下聯是:「迷途遠避退還蓮逕返逍遙。」當時老爺爺也說了橫批,但小馬沒記住。老爺爺再三叮囑他一定要記住這副對聯。還沒上小學,也根本不識字的小馬,真的一下就記住了。

白鬍子老爺爺要老馬記住一副對聯,上聯是: 「寄宿客家牢守寒窗空寂寞」;下聯是:「迷途遠避退還蓮逕返逍遙。」(fotolia)
白鬍子老爺爺要老馬記住一副對聯,上聯是:「寄宿客家牢守寒窗空寂寞」;下聯是:「迷途遠避退還蓮逕返逍遙。」(fotolia)

老爺爺樂呵呵地又鄭重地叮囑他:「一定不能忘了,說啥也得記住。只要你能記住這句話,將來你就死不了!」小馬聽後心想:人要不死老活著那該多好啊。

老爺爺說完這句話,就在小馬的腦門上拍了一下,他下意識地閉了一下眼睛,他再一睜眼,發現老爺爺已經消失不見了。小馬以為老爺爺捉迷藏,就在院內院外轉著圈地找爺爺,但哪裡還能找到呢!小馬心裡還很難過,怎麼老爺爺不見了呢?

隨著歲月的流逝,孩提的很多事老馬都已經淡忘了,但唯有這副對聯,用他的話說,就像托起喜馬拉雅山的青藏高原一樣,奠定了他人生路上厚重的基石。在他生命陷入絕境時,這副對聯一直悄悄地跟著他、保護著他。

後來病魔輪番地折磨他、轟炸他,使他痛不欲生時,老馬心裡也依然記著老爺爺的叮囑,甚至對聯的每一個字都會出現在他的眼前。但是長期的病痛使他活得太遭罪了,漸漸地也麻木了,他不想苟延殘喘地生活,所以想要自己結束生命。

就在這時,他拖著軟癱癱的身體走入劉家的大門,偶然中聽說了法輪功。在生命的最後時刻,他把珍藏在心裡的對聯也告訴了老劉。劉氏夫婦一聽異口同聲地說,這不是師父點化你要入道得法嗎?!

奇書啟新生

老劉立刻把自己的大法書拿給老馬。當天晚上,老馬一連看了三遍《轉法輪》,連他自己都能聽到書本翻頁嘩嘩響的聲音。說來也奇怪,老馬看了一夜,到了次日早上他也不覺得犯睏。

更奇怪的是,他突然發現自己看了一晚上的書,怎麼沒感到自己身體疼痛呢?往常可不是這樣的。於是他想:不管了,我得修煉試試。

從此,老馬和「絕命計劃」徹底絕緣了,他終於盼來了老爺爺說的「退還蓮逕返逍遙」的含義,也迎來嶄新的人生。

隨著不斷地學法煉功,人們眼見著他那張黑瘦枯皺臉,變得光滑細嫩了。笑臉取代了昔日臉上的痛苦滄桑,他自己都感覺到一下子年輕了十幾歲。

腦袋裡那半桶水好像一下子蒸發了,頭也不再疼了,神志也清醒了;原來吃什麼都吐,現在吃什麼都香;原來手無縛雞之力,什麼也幹不了,現在渾身是勁兒。他幹完地裡的活兒,就編織土籃子,他的手工藝還很知名呢!因為巨大的身心變化,使他成為鄉裡的「名人」。

參考資料:《新紀元週刊》「神人」老馬 (上),正見網 《紀實文學: 一位中國農民的傳奇人生》

責任編輯:李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