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章為群:亞媽話

人氣: 1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2018年02月14日訊】母親沒有讀過書,也不會寫字,雖然外公是個教館先生。可是,她卻是我牙牙學語、讀書認字的啟蒙老師。父親是祖籍順德,母親則是在南海出生,父親是在廣州迎娶過門的。亞媽管我叫父親做亞爸(ba4、粵語)。父親告訴我們,家鄉有許多家庭把雙親喚作亞叔亞嬸。我想,我母語該是粵語或者廣東話吧。

我七歲開學時在澳門讀一年級,從來沒有進過幼稚園。入學前母親教我認字,認的是兩部紅皮書,《三字經》和《千字文》,上起首幾十個字。「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習相遠…」及「天地玄黃,宇宙洪荒,日月盈昃…」。

到我升讀三年級,開始背〈九因歌〉學心算和打算盤的時候,經已可以由亞媽口授,寫家書給為一家人奔波港澳兩地的亞爸了。信裡面每句話開頭總是「亞媽話… 」;那時候打下的數學基礎,也一生受用不盡。
我在18歲考進香港中文大學讀書的同時,就一家公教大專成人夜中學指導中文和中史,當班主任計算學生從測驗考試科目成績到總成績,老是最快的一位。

對古文和詩詞產生興趣,得感謝在香港小學畢業那年教我們的一位老師。她在我們參加過升中小學會考後,離暑假還有兩月的課堂,跟我們分享《教條示龍場諸生》的〈立志〉、〈勤學〉、〈改過〉與〈責善〉;唐詩〈琵琶行〉及〈長恨歌〉,還有兩唐二主的詞。在大學兩間成員學院分別錄取我修讀中國語言文學系,以及工商管理系通知,前往參加口試的時候。我違背了父親的指示,直走進中國語言文學的大門,就此結下了不解之緣。

還得感恩的是老天爺賜給我一位英文老師。他是父親把我從澳門帶到香港升讀小學四年級的一年。那是家全日制小學,上下午間學生可以回家吃飯。在澳門讀小學時只有中數兩科,如今卻加了科英文。四年級用的課本是《Brigther Gramma》,第一課的課文是「A man, A pen, This is a man …」。我可二十六個字母也未曾見過啊。

敬業樂業的英文老師,為了幫我早日把英文學好,午間給我補課。當時我不知道感恩,祇是對 A man恨之入骨!

責任編輯:岳怡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