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夫爭一妻 縣官巧判案

作者:殷鑫整理

知否知否?夫妻情義生死兩相依!(容乃加/大紀元)

    人氣: 2351
【字號】    
   標籤: tags: , , ,

清朝時合肥曾發生三個男人爭奪一個妻子的訟案。看縣官怎樣找到「真愛」丈夫,斷了案、解了人事。

有個合肥人他有個拜把的武官朋友。正好兩人的妻子都懷孕了,於是他們就指腹為婚,訂下了誓言:「如果兩家都生男孩,就讓他們結拜兄弟;如果都生女孩,就結拜姊妹;如果生一男一女,那麼就讓他們長大了配成夫妻。」

兩人的妻子都順利分娩了,果然武官家裡生了個男孩,那個合肥人生了個女孩,他們兩家就這麼訂了親。兩個孩子漸漸長大,常常玩在一起,青梅竹馬,十分親密。

幾年後,那個武官解職了,就帶著家眷回了老家。豈知,一去十幾年,毫無音訊。

後來,那個合肥人死了,女兒也到了十八歲,是該出嫁的年紀了。她母親看看武官那邊也沒消息,心裡著急。總不能讓年輕的女兒老等下去吧,就自作主張又給女兒找了親家。對方是個商人,送來了豐厚的聘禮。

訂親後,商人出遠門做一趟生意,結果一去之後,竟也音訊全無。她母親盼著盼著又擔心起來,生怕女兒結不成婚,就又將女兒許配給當地人張三。

清代時合肥發生了三個男人爭奪一個妻子的訟案。(大紀元圖片庫)

無巧不成案!正當張三張羅著要娶親的時侯,商人回鄉了。商人央了媒人到女家去商量娶親的日子。姑娘的母親嚇了一大跳,頓時手足無措,不知該怎麼對付才好。

正在急得團團轉的時候,門口走進一個年輕人,一身嶄新的穿戴,喜氣洋洋,身後還有幾個僕人,正抬進了大宗聘禮。原來他是失聯多年的武官的兒子!這當下也來迎親了。

哎喲喲,三個和姑娘訂過婚約的人都來了,這怎麼了得?姑娘的母親一急,昏了過去。等到醒過來,就只知道低著頭哭,再也想不出個好辦法來。

三個男方的媒人東奔西跑,四處找人評理,說得唇焦口燥。三方各據一詞,爭執不下,誰也不肯讓步。沒辦法,只好告到縣衙門。

妙計升堂

縣官姓孫,他的名字後人已經記不得了。據說他為人剛直,辦案公正,連李鴻章也怕他三分哩。

孫知縣收下三家的狀紙,沒法判斷。又把姑娘的母親傳上堂來,讓她把事情的前因後果仔仔細細說了一遍,一聽,也都情有可原,一時之間說不出個子丑寅卯來,就只好吩咐退堂。

孫知縣回到後堂,整天長吁短嘆,冥思苦想,最後終於被他想出了一個好辦法。

第二天,孫知縣又升堂,並把那個姑娘傳來,讓她當堂跪下。又把三個告狀的男人也傳來,讓他們並排跪在姑娘的後邊,然後開始審問。

孫知縣先是一聲斷喝,要姑娘抬起頭來,一看姑娘的相貌,孫知縣就大笑起來:「哈哈哈,果然長得漂亮!怪不得他們三個人都拚了命來搶你哩。」

這一說,姑娘臉上泛起一陣紅,心中卻氣壞了,心想,哪裡有這樣審案子的?她就把頭低下,再也不肯抬起來了。

孫知縣接著說:「姑娘,你才一個人,自然不能嫁三個丈夫;他們三個人,也不會答應你同時嫁三個人的;不過,你的母親貪財,卻偏偏收下了他們三家送來的聘禮,我又有什麼辦法呢?幫誰都不好。好吧,今天他們三個人都在堂上,你就自己當場挑一個吧,挑中了誰就跟誰結婚!」

花落誰家?(fotolia)

姑娘聽在耳中,覺得知縣的話說得不真不假。說起來,姑娘都沒見過這三個要娶親的人,要說有點感情,自然是青梅竹馬的武官的兒子,不過一晃十多年了,也不知他現在是個什麼模樣?現在縣官老爺要自己挑一個,難道真的可以由著性子挑嗎?將來傳揚出去,別人家指著背脊點點戳戳地議論,她怎麼吃得消!怎受得了呢?

姑娘從來沒見過這種場面,羞死人了!她一直低著頭哭泣。任憑孫知縣再三追問,姑娘總是不開腔。

這時孫知縣又刺了她一句:「難道這三個人都不稱你的心麼?」

姑娘還是不回答。孫知縣再問一遍。姑娘仍舊不說,心裡卻已經又羞又氣,再也忍受不了啦。

孫知縣又問:「那麼,你自己說吧。你想怎麼辦?」
姑娘衝口說了:「我不如死了好!」
孫知縣不覺笑出聲來:「嗬嗬,死?如果死真的能解決爭訟,倒也是一件好事,怕只怕你沒有這個志氣,不敢死吧。」

姑娘答:「誰說我不敢死?我就是要死!最好馬上就讓我死!」
孫知縣說:「好!這才像個烈女。我早已為你準備好毒酒了。」
於是,吩咐差役,馬上把毒酒取來,讓姑娘喝下去。

姑娘羞憤之下,毫不猶豫,一仰頭就把毒酒喝了下去。姑娘的母親在堂下看著,頓時大哭起來,一面高喊喝不得;一面想奔上去奪下酒杯,卻被兩旁衙役死死拖住,無法動彈。

喝下毒酒的姑娘,不一會兒就昏倒在地上,就看她不由地掙扎了兩三下,頓時不動了。差役上前一檢驗,當堂報告:「已經斷氣了。」

這時,孫知縣對張三說:「你已經定下吉期,一切籌備就緒,就要娶親,可惜現在這姑娘死了,你就把屍體領了去,好好地給她殯葬了吧。將來你還是可以續娶一個妻子。」

張三連連搖頭,說:「大老爺,我要娶的是個活人,誰還要娶死人呀?既然她早就許聘給別人了,我就算自認晦氣,把她讓給別人了吧。」

孫知縣又問商人:「既然如此,你領了去吧。」
商人嚇壞了,連連叩頭,結結巴巴地說:「大,大老爺……我,我要個死人來做……做什麼呀?我,我也讓了吧。就……就給最早定親的那一家吧。」

孫知縣嘆了口氣,只好再問武官的兒子。
武官的兒子這時早已淚如雨下,就一邊叩頭一邊說道:「雖然我不能和她白頭到老。不過當年指腹為婚,是老人們的遺願,我和她也有過一段青梅竹馬的情誼。就讓我盡一盡丈夫的情義,把她的屍體領回去吧。」

孫知縣一聽,高興呵!捋捋鬍鬚連連稱好。一面又對商人和張三說:「看見了吧,人家是什麼品行!你們二人,在她活著的時候,拚命地要爭要奪;在她死了以後,又推得一乾二淨,你們還有一點點夫妻恩愛的道義麼?既然如此,今天就當堂畫押,罰你們每人拿出十千文錢來,幫她辦理喪事,從此以後,再也不准反悔!」

商人和當地人心甘情願地各拿出十千文錢來,畫了押,急忙走了。

武官的兒子哭紅著眼睛把姑娘的屍體領了回去。誰知道,姑娘剛到武官兒子的住處,就甦醒過來了。原來,孫知縣給她喝的,根本不是什麼毒酒,而是一種蒙汗藥。

孫縣官巧妙地把案子斷了,合肥老百姓個個佩服,都誇獎他是個好官。#

資料來源:(清)吳趼人《我佛山人筆記》
@*

責任編輯:古容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今年兩會期間甘肅省高法院長提交了增設「離婚緩衝期」的建議,稱可減少衝動下離婚的人數。有學者認為這治標不治本,當今大陸沒有了對婚姻的尊重、對家庭的責任,緩衝只能是暫時的。
  • 兩個好人為什麼沒有好的婚姻?我的母親是個非常好的人,自小,我就看到她努力地維持一個家。她總是在清晨五時起床,煮一鍋熱騰騰的稀飯給父親吃,因為父親胃不好,早餐只能吃稀飯。然後,還要煮一鍋乾飯給孩子吃,因為孩子正在發育,需要吃乾飯,上學一天才不會餓。
  • 妳的每一次妥協、每一回讓步,他一定看得到,也一定銘記於心。妳以為是輸了,其實是贏了,不僅贏了面子,大氣大度,也贏了裡子,成全彼此!而那些堅持己見、不肯認輸的人,表面看似壯舉,但結果只有兩種,一種是婚事告吹、離婚告終;另一種是對方被迫改造,但妳們的生活充滿憂愁和爭吵。
  • 每個人對婚姻都有一定的憧憬和想像,希望能和對方創造1+1>2的美好生活,但真正的幸福不是依靠另一半使自己圓滿,而是先放下自我,接受彼此的不合和不完美,讓各自削去一半、退後一步的你們,成為0.5+0.5=1的完美,這才是最幸福和諧的婚姻關係。
  • 拜天地的目的是把天地作為自己的證婚人,發誓向對方的終身負責,讓天地神明作證,監督自己的行為,如有違背,將受到神明的懲罰。
  • 5月2日至5月11日,美國女攝影師娜西婭.李(Nathea Lee)在北費城賽德威克(Sedgwick)畫廊舉辦個人攝影展--「迫害的見證人」(「Witness to Persecution」)。展出的十多幅照片,來自李女士近年在紐約、華盛頓和費城所拍攝的法輪功學員講真相的活動。這位業餘攝影師從中選出了最精彩的照片,自己打印、裝框,並成功的聯繫了畫廊以舉辦攝影展。
  • 半屏山的由來竟源於三個仙人的一段愛情故事?左營舊城在興建時,為何將龜山圍在裡面,蛇山置於外圍?早年愛河畔有個芋姆婆,她如何管理一群男性工人,成就動人的富豪傳奇?這些精采的故事與答案,都收錄在高市府文化局出版的《在夢境的入口──高雄民間故事集》,12月15日、16日並將帶領市民深入探訪民間故事場景,從文學的角度重新認識高雄。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