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章天亮:如何找回中國歷史上的黃金時代

——在《笑談風雲》第三部《隋唐盛世》DVD首發會上的演講

(作者博客截圖)

人氣: 1201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8年02月02日訊】(2017年10月8日,新唐人電視台在法拉盛舉辦了《笑談風雲》第三部《隋唐盛世》DVD首發會。主講人章天亮博士出席並演講,以下內容根據現場錄影整理。)

章博士:謝謝主持人,謝謝我們的製片人賈女士,也非常感謝大家今天下午在百忙之中來參加這次活動。

我們今天定的題目是怎樣找回中國歷史上的黃金時代,也就是回到隋唐。當然時代已經不一樣了,不可能像古人一樣騎著馬、讀著古人的這些書籍,然後跟古人一樣住在茅草房裡,這已經不可能了,但是有很多東西我們還是可以做到的。

我們先說一下大唐盛世。唐代從西元618年李淵起兵以來,建立唐朝到西元907年一共是289年的時間,這289年的時間可以分為兩部分,第一部分是從西元618年唐朝開始建立,到西元755年的安史之亂的爆發,這段時間是中國歷史上的一個盛世。第二部分從西元755年安史之亂爆發開始,到763年的時候安史之亂勉強平定了,但隨後大唐陷入了事實上的分裂。

唐朝後期這150年充滿了藩鎮的專權,藩鎮之間的戰爭,藩鎮和中央政府之間的戰爭,還有宦官專權、外廷黨爭、少數民族對中國的侵略,所以大唐後期的150年加上五代十國的53年時間,其實是一個亂世,百姓的生活非常痛苦。特別在西元874年,黃巢造反開始,中國歷史上陷入了一個大黑暗的時期。

在中國大陸的歷史教學中,把黃巢造反稱為黃巢起義。其實黃巢建立的是一個流寇政權,60萬士兵在全國到處流竄,每到一個地方就吃光他們的糧食,搶光他們的錢,殺光他們的人,造成赤地千里,白骨蔽野,荒無人煙。中國歷史上經過很多這樣的苦難,西晉永嘉之亂之後中國也是經過了200多年的大分裂,也是充斥了這樣的苦難。從安史之亂到趙匡胤統一中國之前,也充斥了這樣的苦難。

我們沒有把那些歷史作為重點來講。通常這些非常混亂、痛苦的年代我們都是一下子帶過去的,因為我們講歷史的時候我們主要想講一些能夠讓我們今天的人能夠學到的,能夠獲得正能量的東西,所以我們盛世講得多。

一、節目計劃

這部節目從東周列國開始,計劃中一共是五部,第一部東周列國,第二部秦皇漢武,第三部隋唐盛世,基本上這三部把《資治通鑒》的內容都涵蓋了,那麼第四部是《兩宋繁華》。兩宋也是一個中國文化蓬勃興起的時期,宋和遼、金、元其實是並存的。在忽必烈滅亡南宋以前,當時的蒙古鐵騎橫掃歐亞大陸,這是一個並行的事件。所以我們講兩宋,其實是從安史之亂結束開始講起,一直講到厓山海戰,南宋的滅亡,這是第四部。那麼第五部是講明代的歷史。明代的歷史從元朝末年元順帝的時候開始講起,最後講到清兵入關,明朝的結束。

整個《笑談風雲》系列之所以想講五部,是因為到明史之後,中國就沒有正史了。後邊的事件就不想以講課的形式。如果談到後面的歷史,可能以更輕鬆和隨便一點的方式來講。但是我想這五部做完,基本上涵蓋了中國的二十四史。那麼其中重要的事件,和我們真正學到的東西,我該講的也就差不多了,這個是簡單給大家介紹一下關於這個節目的一些打算。

二、大唐和美國有哪些相同之處

今天講的題目是怎樣能夠在中國重現一個盛世,我就想在這裡比較一下唐朝和現在最富強的國家,也就是美國。雖然歷史時代不同、東西方文化不同,這其中還是有很多方面很類似。

比如說,兩個王朝都是疆域遼闊,大唐當時這個疆域東到大海,西到伊朗高原,縱橫一萬五千里。那當然美國也是一個很大的國家,跟中國現在基本上是差不多的,九百四十多萬平方公里。兩個國家都有很強大的武功,盛唐的武功非常強大,美國的軍事是世界第一的,美國每年的軍費開支到川普當選又漲了6百億美元,所以現在是6,200億美元一年的開支,大概佔全世界的30%—40%之間。所以美國軍事很強大,這點跟大唐也比較像。

那麼還有一個非常像的地方,就是美國和大唐一樣,有一種海納百川的氣度。我們今天這麼多人能夠來到美國,因為美國是一個移民國家,當時大唐也是一個移民國家。我們看到貞觀四年唐太宗去滅突厥之後,很多突厥人來歸降。唐太宗把很多突厥將領任命為唐朝的將領。當時中央政府有一半是突厥人。很多平定安史之亂的名將,都是少數民族,比如像李光弼,我們這跟郭子儀並稱的將軍,是契丹人。像封常清像之前的高仙芝也是少數民族,所以大唐用人不拘一格。當時不管來自高麗、吐蕃、越南,日本或者是其他別的少數民族的部落,都到大唐去留學,就像現在很多族裔到美國來留學一樣,這個是大唐和美國比較相像的地方。

大唐這個盛世可以說完全是唐太宗一個人開創出來的。我們說到盛世時,其實我們不僅僅是在看他的文學成就,或者說武功成就。大漢的文治武功也是不輸于大唐的,甚至元朝武功可能還要超過大唐,清朝的康乾時期也超過了大唐,所以我們說從單純文治和武功來看的話,大唐並不是在各個方面都是最突出的。就以大唐本身來說,最富裕的年代也不是唐太宗時代,而是唐玄宗時期的開元盛世;大唐版圖最大時期也不是唐太宗時期,是唐高宗時期。

但是為什麼我們把貞觀之治看得這麼重,推得這麼高呢?認為貞觀之治這麼了不起呢?就是他有很多讓我們現在可以學習的東西,像高宗、玄宗的為人,包括他們對國家的治理,都遠不如太宗皇帝,所以太宗可以說是澤及六代,也就是太宗、高宗、武則天、中宗、睿宗、玄宗,六代都是受了唐太宗貞觀之治的恩惠。

我們在講到貞觀之治的時候提到幾個特點,比如說唐太宗怎麼求賢納諫,怎麼撰修經史,怎麼注重權力制衡,他怎麼注重吏治,怎麼注重武功強大,去奢省費、節儉愛民等等,我們講了很多很多唐太宗的德治,今天我想提到一點就是唐太宗他建立的政府或者說他建立政府的理念。這個理念和美國是很相像的。什麼地方像呢?小政府。

唐太宗在登基之後,就大力裁減政府的官員,把中央政府的官員裁到只剩下643個人,這是在資治通鑒上寫的很明確,有零有整,一共是643個人。在地方也大力的削減地方的官吏,那麼地方官吏砍掉70%。一般人聽到這個資訊會想到唐太宗這個政府很有效率,那麼老百姓的生活就好過點。

但是從這個裡面,我們看到另外一個東西——什麼樣的政府可以小?什麼樣的年代可以有小政府呢?這個我就想到了美國的國父約翰‧亞當斯。他在制定美國《憲法》的時候,曾經講過一句話,他說我們的憲法是為什麼人設計的呢,他說為了有道德和信神的人(moral and religious people)。他接著說,如果美國人不是有道德和宗教信仰的人,我們這個憲法就不適用。這就是美國國父們的觀點。他們認為對一個政府來說,對一個民族來說,最重要的是有好人。所以貞觀之治的話,之所以能夠開創這樣一個盛世,能夠有這樣一個小的政府也是因為人好。

史書描述貞觀盛世的時候都有這麼一段話,說當時貞觀四年的時候,終歲判死刑者29人,就是整個一年判死刑的人只有29人。當時全國人口多少呢?一千兩百萬,在一千兩百萬中只有29個人被判死刑。古人被判死刑比現在要嚴格多了,你比如要偷一點點東西就要被判死刑。然後都說當時貞觀時候一斗米只要三錢或四錢,便宜的不得了,然後東至大海,南至五嶺以南(兩廣越南一帶),所有走在路上的人,不需要帶糧食,走到哪裡隨便敲開一家門,人家就給你吃的,「取給於道路焉」,而且「牛馬遍野,外戶不閉」。社會治安非常好。

這說明什麼問題?說明貞觀之治不僅僅是經濟繁榮的問題,是因為當時人的道德非常的高尚。法國有個思想家托克維爾,寫了一本書叫《論美國的民主》,其中他講了這句話,他說美國之所以偉大,是因為美國有好人,如果美國人不好的時候,美國也就不偉大了。

我給大家講這些東西就是把唐朝跟美國做一些對比,是想說明一個問題,如果我們真的想回到一個天朝盛世,那麼每個人的道德是非常重要的。

為什麼有小政府?是因為每個人可以自己管理自己,這個英文叫self-governing。我們可以想像,如果一個人道德敗壞,比如說他做過很多很多壞事情,然後又不能養活自己,這個時候誰來管理這樣的人呢?那只能是政府來管。這樣沒有道德的人越來越多的話,政府必然會增加警官、增加編制、增加它的福利機構,增加一些戒毒所之類的,這樣政府的規模也就不斷的擴大了。

唐朝這個盛世是一個小政府,因為人們有道德。那麼唐朝怎麼能夠維繫人的道德,達到這樣的盛世呢?其實在現代社會,我們也可以看到,如果想維繫人的道德的話,有些東西是不能忽略的。我今天實際也想借助這個機會,談一談做這個節目的另外的一個想法。

三、是非善惡

維繫人的道德,首先就要清楚什麼叫做道德?也就是說是非善惡的標準在哪裡?在我這樣一個信神的人來看,我非常相信是非善惡掌握在神的手中。

不同的民族,不光是中國,所有的民族都流傳著同樣的神話,有一天神還會再回來。這個像西方的《聖經啟示錄》講,有一天神會來審判人,佛教中講彌勒佛有一天會回來,當時埃及的法老們把他們自己埋在金字塔中做成木乃伊,他們是希望有一天神會回來將他們喚醒;瑪雅有13顆水晶骨頭,他們說將這些頭骨聚齊的時候,神就會回來。不同的民族,很多的民族都流傳著同一個同樣的傳說,就是有一天神會回來。

神回來幹什麼呢?就是要評判人。根據什麼標準來判定?根據的不是我的標準,不是你的標準,也不是某一個政府的標準,而是用神自己的標準。神的標準定在哪裡?定在神講的話中,比如說西方的聖經,東方的佛經等神所講過的話裡面。所以是非善惡是從神那裡來,也就是說其實人沒有權力去改變它。當你真的去改變它的時候,最後審判的時候,你說這事沒有錯啊,政府同意啊,神說這種事是我不同意的事情,你不能做,所以這就是一個我想講的第一個問題。

四、影響道德的幾個途徑

如果我們保持一個好的道德的話,必須要有一個不變的信仰。而大唐是儒釋道三道鼎盛的時代,它的繁榮和人們虔誠的宗教信念是分不開的。當時很多的藝術都是在表現這個東西,像吳道子畫了一個「地獄變相圖」,就是他畫十八層地獄中對不同犯罪怎麼處理,很多人看了就不敢幹壞事了。現代人要不信神的話,即使看到這個作品,也只是覺得它是一個藝術品,甚至有可能去嘲笑它。這就是我想講的第一個問題,一個好的道德標準是從信仰中來的。

第二個問題,道德標準受什麼影響最大?有幾個方面的影響是非常大的。第一個方面就是家庭,人第一次懂得的愛,就是從家庭中學到的,從父母那裡懂得了愛,再知道怎樣去孝順父母,怎麼樣去友愛兄弟。一個人生長在一個正常的家庭中,他的人格形成就會比較完整,他可能會比較善良,可能做事情會比較有原則,所以這個在東方和西方是一模一樣的。就是在美國也同樣強調family values,就是人從家庭中獲得是非觀念。

第二個階段,就是人從藝術中懂得了是非善惡。過去很多中國人是不認字的。四書五經,他從來沒有讀過,但他的道德很好。為什麼呢?因為他從各種各樣的小說、故事、戲劇中,或者是爺爺、奶奶講的故事中,他都能得到道德的教化,所以藝術對人的影響是極大的,是非常非常大的!這是第二個方面。

第三個方面是我今天重點講的東西,就是教育。我們現在提到教育,討論為什麼要上大學,為什麼要去名校,和去名校學什麼。有人說,我學經濟、會計、電影,或者學做管理和諮詢,將來就能夠賺很多錢。這其實已經偏離了教育的初衷。

教育最開始設置,不是為了傳授技能,那不是大學,那是職業學校。你就是不上大學,你去找一個職業學校去學怎麼修水管,你一樣可以養活自己,而且你可以生活的很好;去找一個學校學機械師修車,你一年也能掙十萬美元,你也可以生活的很好。

五、教育是為了培養至善的品德

為什麼要上大學?其實最開始的教育,是為了把人培養成一個完全的人,英文叫well rounded people。你實際上要成為各方面都完整的人,從你的道德到你的智力,再到你怎樣去應對社會,都是完整的,這是教育的初衷。

在人類歷史上出現過幾個非常偉大的教育家,比如說孔子被稱為大成至聖先師,他教給人的東西是什麼呢?記載在《論語》中,教人做一個有道德的人。耶穌在馬太福音中告訴那些聽他講道的人說,你們可以叫我老師,也就是說耶穌也是一個老師,他教導人的那些話記載在《聖經》裡。蘇格拉底說,教育是為了點燃人心裡的火焰,是為了讓人能夠達到至善的品德,也就是說通過教育的話能夠完善人的道德,這個和中國的儒家多麼相像?!「大學之道,在明明德,在親民,在至於至善」。就是能夠讓人達到至善的品德,這個東西方都是一樣的。釋迦牟尼他也被稱為老師。他有一個名號,我現在說釋迦摩尼佛,說管他叫世尊,管他叫如來,他有十個名號,其中一個名號叫做天人之師,也就是說他是天上和人間的共同的老師。

如果我們回溯最偉大的教育家,大覺者,聖人,他們就是最了不起的老師。他們培養的第一代學生時所用的教育方法是值得我們好好思考的。

所以在過去,在辦教育的時候,包括在歐洲中世紀時期,辦大學最一開始都是在神學院。學生們學神學、醫學、文學或者是天文學等等。這些學科都是非常強調人道德方面的培養。現代的教育已經衰敗了,現代美國大學人文的教育非常衰敗。

就大學系統而言,歐洲有兩個系統,一個是像德國那樣,大學其實是技術學校那種系統;還有一種,就是英式教育。英式教育實際上他比較注重人文教育。美國基本上是把這兩種教育方式放在一起,但是現在越來越輕視人文。

六、東西方人文精神的破壞

剛才Helen談到一個問題,世界其實很多事情都是有安排的。這個事激發了我一個想法,我就是順便說一下這個問題。

其實人類社會很多事情的發生,在東西方你看在地理上間隔著沙漠、海洋、高山之類的,把幾大文明分隔開。但其實人類社會發生變化的時候,如果你要看一看歷史,東西方大的歷史變化基本上都是同時發生的。

我在講第二部《秦皇漢武》的最後一集《統一大業》的時候,曾經說過,當中國的秦皇漢武在致力於中國統一的時候,其它國家也在統一。秦始皇統一中國是西元前221年,就在10幾年前是古印度的統一,然後幾乎同時在歐亞非交接的地方則是古羅馬的統一;中國出生老子、孔子的時候、印度出生了釋迦摩尼,在希臘出生了蘇格拉底;中國永嘉之亂,胡人入侵的時候,中國的文化受到了很大的傷害,這時候羅馬也被蠻族入侵,西羅馬帝國滅亡。

我舉這幾個例子是說,東西方歷史影響最大的大事,幾乎都是同時發生。剛才我談教育,當中國發生文化大革命的時候,西方美國也發生了文化大革命,只不過他形式是不一樣的。

中國發生文化大革命是在1966年,「5.16通知」後紅衛兵開始瘋狂的破四舊,去砸那些廟宇,焚毀經典,而在西方發生了一模一樣的事情,只不過他不全是暴力的形式,就是在60年代歐美的學生運動。當時美國的各個大學裡面,包括在歐洲都是左派即共產黨思想在大學校園中橫行。歐美大學從此逐漸拋棄了對人文經典的學習。中國是砸廟燒書,西方這種左派運動也在做同樣的事,只不過形式不一樣。

在我這個信神的人看來,整個地球是一盤棋,這邊發生什麼,那邊發生什麼,它形式可能不一樣,但是它產生的效果是非常非常相像的。當時學生運動有個領袖人物叫Bill Ayers,在美國搞共產主義那一套的學生運動,這個人是奧巴馬的精神導師。所以我們說防微杜漸,那時候的左派運動已經在我們不知不覺中一步步地改變了我們的社會了。

所以我才談到教育的問題,因為教育決定著人類未來。關於教育有個統計資料,當一個人受了大學教育離開學校的時候,只有15%的人還相信有絕對的善和惡。我剛才說過,絕對的善和惡是神定的,而不是人定的。但在受了大學教育後,85%的人認為善惡是相對的。

他們有一個好聽的詞叫tolerate—容忍。它這個「容忍」不是指當別人侵犯我的利益的時候,我可以寬容退讓,而是要容忍邪惡的存在!他們不讓人把邪惡叫做邪惡,說它只是跟我們不同而已,我們應該容忍他們。但是他們從來不容忍正義!在一個大學中發出正義的聲音,我們說要保守我們最傳統的價值觀。你這樣說,它會把你往出趕的!

這就是為什麼我們看到當保守派人士去加州伯克利大學演講傳統價值的時候,被那些左派瘋狂的騷擾,甚至毆打。左派們可以容忍LGBT,可以容忍很多很多現在看來背離神教導的東西,但他們不能容忍在大學中有人去講傳統價值!所以整個教育精神的衰落帶來了整個社會風氣的敗壞,這個是一定的。

我們在做《笑談風雲》的時候,有人跟我說「你說書說的真好」,我很不喜歡這種說法。因為我不是在說書,我是在講史。也有人跟我建議,講古代歷史,你應該穿上長袍馬褂。我說我絕不穿長袍馬褂!因為這不是一個娛樂節目,這是一個教育節目,這是一個教育類節目,所以我要以課堂講課的方式來講。

我講的內容沒有任何演義的成分。我講的每件事、甚至每句話,我都要在信史中找到出處我才講,如果找不到的話,我就寧可不講。很多故事也是很感人的,但如果它是出現在小說中、戲劇中,或者野史中的,那我就不講。

剛才談到教育對人的品格形成的重要性,也就是說我和我們整個製作團隊是希望通過《笑談風雲》這個節目,為這個社會能重新找回人文的精神盡一點力。當我們人文精神都找回來的時候,我們就找回了我們傳統的價值。當我們找回傳統的價值的時候,我們就在找回我們的傳統文化和道德觀念。我覺得這是對一個社會最有利的,是我作為一個微不足道的人,能夠對社會盡一份貢獻的地方。

所以回到今天我們講這個題目,當老師的總是喜歡再總結一下,今天講怎麼樣重新回到盛世。要是回到盛世的話,就必須做一個有道德的人;而道德不是人定的,不是政府定的,而是神定的。那我們這套節目的話,作為一套教育類的節目,就是想通過這樣的一個角度去尋找從前的智慧,和重建中國的人文精神,這就是我今天想講的內容。謝謝!#

──轉自作者博客

責任編輯:趙元

評論
2018-02-02 4:00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