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微信:心眼壞了叫知足常樂 眼睛瞎了叫歲月靜好

作者:當年的紅拂

河南鄭州城管曝出城管強行抽走梯子、導致工人墜亡的惡性事件。(視頻截圖)

人氣: 5344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8年02月02日訊】有個略微生僻的成語叫上樑抽梯,和人人皆知的落井下石同義。別人上了房梁,你把梯子抽走了,別人落井裡了,你扔下一塊大石頭,這都是缺德八百輩子的事,是存心想置人家於死地。

這缺德八百輩子的事,偏偏就有人幹了。有人抽走了梯子,年輕的工人歐湘斌活生生從三樓墜下摔死了,死在了中國人的大年前,死在了回家過年的期待中。這缺德八輩子的抽梯人不出意外,是此間繁華都市的守護(瘟)神-城管

對這個悲劇事件,新浪新聞的評論標題是「城管抽梯、工人墜亡,責任不在手,在心」,網易新聞的評論標題是「城管抽梯、工人墜亡,執法缺失人性化溫度」,而新京報的評論就比較直接,比較對我的胃口,三個字:沒人性。不過,我依舊認為對這夥王八羔子的禽獸之舉最恰當的形容詞是缺德八百輩子。

然而,不管良心被狗吃了也好,人性化溫度缺失狗性化燥熱上升也好,人性絕沒狗性堅強也好,缺德八百輩子也好,千萬種咒駡也換不回年輕的歐湘斌一條命,也撫平不了人家妻兒老小哀傷的心。

一盞鮮活躍動的生命之燈就這麼滅了,滅得如此隨機,正如余華所說:「最初我們來到這個世界,是因為不得不來,最終我們離開這個世界,是因為不得不走。」

生命的悲哀是普遍性的,這普遍性就體現在不得不來和不得不走,我們來到世間,生和死其實不由自主,生由造物,死由死神。但超越普遍性悲哀之上的是,在人間翻雲覆雨,扮演造物和死神的往往是人。

米蘭‧昆德拉說:「當生活中別處時,那是夢,是藝術,是詩,而當別處一旦變為此處,崇高感隨即變為生活的另一面-殘酷。」中國人生活沒有別處,只有此處,此處的殘酷無處不在,殘酷就殘酷在一切不由自主,也不遵循自然規律,由上天造物作主。

原先有人自命天子替天行道,在中國人的世界生殺予奪,後來輪到一群缺德八百輩子的溝馬教徒在此間像瘟疫般肆虐,這幫王八羔子的信念就是人定勝天,閻王讓你三更死,他們偏要叫你一更亡。

余華說:「作為一個詞語,『活著』在我們中國的語言裡充滿了力量,它的力量不是來自於喊叫,也不是來自於進攻,而是忍受,去忍受生命賦予我們的責任,去忍受現實給予我們的幸福和苦難、無聊和平庸。」看《活著》時,這番話看得我忍不住哭了,又忍不住笑了。這中國人的生活,要真幸福,還需要用上「忍受」這個詞語?活著就活著吧,還充滿了力量,一條蠕蟲也能活著,沒見它有啥力量。

福貴一輩子,充其量也就兩個字:活著。田沒了地沒了家財萬貫沒了,他活著;爹娘沒了老婆沒了兒女沒了,他活著;生命中熟識的不舒適的人、熟諳的不熟諳的事物,一個個一樁樁都沒了,他還活著。除了活著,他還有啥?幸福?真幸福,就像我朝第一TV採訪的那位大爺一樣幸福。力量?真有力量,他愛的人,愛他的人,都保護不了。

生死不由自主,也順應不了自然,任由翻雲覆雨手操弄,活著,能賴多久賴多久,就是此間的常態。活著,活著的人是內部掏空的,或者說是內部被木頭填滿的。活著的人不會喊叫,不會進攻,不會悲傷,不會憤怒,只會默默忍受,忍受權瘟肆虐,忍受那雙翻雲覆雨手。所謂幸福,在此間,多半只是被虐成習,忍受已慣,忍受出了歲月靜好,知足常樂。

「我們這一代人,……曾面朝黃土背靠皇天,受過勞苦,挨過饑餓……國有不平,我們基本生活無憂,世有不公,我們依然逍遙自由……雖經磨難,卻能劫後餘生,我們聊聊微信,健康生活每一天,我們搞網購,新奇物品送身邊……知足吧,知足就常樂,知足吧,知足就幸福,知足吧,知足就能活好每一天……」。

寫出這篇「聲情並茂」文字的人,上過山下過鄉,忍過饑挨過餓,還有一樁他們不知是有意還是無意忘了提:鬥過人批過孔。他們這代人,沒被餓死整死的都活著。活著的這些人,能忍能活的勁頭,絕不輸於福貴,而且比福貴還牛的一點是,還有勁頭在曠日持久的人生葬禮上跳廣場舞。

如此能活,能忍,誰能奇怪這批人活著,忍受著,忍受出了幸福?同樣是忍受,換成知足常樂這類「佛光閃閃」的佛系名詞兒,瞬間苦海生光,歲月靜好,於是國有不平,他們生活無憂就行,世有不公,他們也能逍遙自由。言下之意,神馬窮死的、餓死的、鬥死的、冤死的、整死的,神馬「城管抽梯、工人墜亡」、神馬「快遞男孩」、「冰花男孩」、「六歲當家女孩」、「病床直播女孩」都是浮雲,關我屁事,我只管自己活著無憂逍遙,哪怕身邊洪水滔天。

雲南有個廳級離休幹部王老師,主演過紅色大片《五朵金花》,從前要論這知足常樂的佛系修養,恐怕不輸上面的貼主。孰料天有不測風雲,人有旦夕禍福,這位佛系老人家有一天醒來突然發現自個兒佛系不了了,強拆這種一點也不佛系的事兒,竟然輪到了自己頭上。這叫佛系老人家咋還能知足常樂?這身不由自主,死不由自主,知足常樂也不由自主,還是得上網發帖向社會求助,還艾特了多名大V小V。對這位老人家的遭遇,不但平常熱衷抱打不平強出頭的大V小V不抬眼皮,網友的評論也是清一色的無情拆台:王老師以前替被強拆的弱勢群體發過聲嗎?如果從來沒有,那您家的房子被拆關我們屁事啊。

聽聞此般尬事,千萬別說啥人心不古,不關懷老人家的疾苦,還是想像一下楊子扮演的白玉堂一字一頓地說道「善惡終有報,天道好輪迴,不信抬頭看,蒼天繞過誰」。誰讓爾等「國有不平,我們生活無憂就行,世有不公,我們也能逍遙自由」了?生活無憂,是因為這不平暫時沒砸破你頭,逍遙自由,是這不公暫時繞著你走,等這不公不平真砸你頭上了,還能知足常樂不,還能歲月靜好不?還能繼續念你的佛系社會煮意真經不?

我就不再寫一篇《別問喪鐘為誰而鳴》,拿海明威的「所有人是一個整體,別人的不幸就是你的不幸,所以別問喪鐘為誰而鳴,它就是為誰而鳴。社會是一條大船,所有人都在同一艘船上,當船上有一個人遭遇不幸,這個人就可能是全船的威脅,所以永遠別對別人的苦難無動於衷,一個人的不幸就是全體人的不幸」來碎碎念了。日子久了,再有耐心如我,也會發現這些真金白銀的非佛系做人道理,就是再念叨千遍萬遍,也攻不入油鹽不進的佛系社會煮意大腦。除非,天上掉下來一群城管哥哥,拆了的知足常樂,抽了的歲月靜好,那便不想醒悟也得醒悟了。

套用一下某位王姓名筆的毒辣雞湯「你所謂的歲月靜好,只是眼睛瞎了」,你所謂的知足常樂,只是你心眼壞了。唯有心眼大大的壞了,才能口口聲聲念誦「國有不平,我們基本生活無憂;世有不公,我們依舊逍遙自由」這麼不要臉的佛系社會煮意雞湯。你明知國有不平,世有不公,還只顧自個兒生活無憂,逍遙自由,這不是心眼壞了還能是啥?

年輕的時候這幫人跟著東方不敗幻想趕英超美,年紀一大把了他們還一邊念著知足常樂一邊跟著喊美帝亡我之心不死。美帝亡你之心不死個頭啊,美帝前總統卡特先生以92歲的高齡之身,依舊在做公益做慈善,關懷眾生,人家本著榮耀上帝的虔心拯救你還來不及呢!你亡,是遲早的事,亡就亡在你上上下下,心眼早就壞了,從來沒把人當過人,活著全特麼靠忍。蝦米忍小魚,小魚忍大魚,大魚忍鯊魚。國有不平,世有不公,歷經磨難,有種倒是喊叫啊,進攻啊?不,不敢喊叫,不敢進攻,還要去蔑視那些喊叫的人,仇視那些進攻的人,視一切文明之士為敵,唯恐擾了他們做穩了奴隸的清夢。

年輕的歐湘斌死了,但願他去往了一個更好的世界。在他留在身後的這個世界,年輕的媽媽還在為救女兒而當街賣人奶,貧窮的孩子們還在頭頂冰花去上學,孤弱的留守兒童們還在被侵犯,無奈的小販們還在被追打,大批的房屋還在被強拆。在這樣的世界,有一種心眼壞了叫知足常樂,有一種眼睛瞎了叫歲月靜好。(刪除文中的不雅文字)

--轉自微信號

責任編輯:南風

評論
2018-02-02 12:17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