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破柙記 (95)

作者:柳岸

老虎。(雅惠翻攝/大紀元)

  人氣: 86
【字號】    
   標籤: tags: , , ,

⎯⎯「虎兕出於柙,龜玉毀於櫝中。是誰之過歟? ……」《論語.季氏》

五十三  出柙

星期三下午二點多鐘,果然是「服務部」進貨的時間。雲英來到,看著運貨工與服務員們忙碌地卸貨、搬運,她眼盯著門口嘴卻唸叨著:「我那隻鍋……?」

「看我們忙成這樣,你也不知道心疼人!就惦記著你那鍋。」胡嫂埋怨道。

「我不是催……」雲英歉意地說:「只是說說……」

「好歹也得等我們上了賬、進了貨架、才能賣給你呀!」嘴上這樣說是為了強調自己工作辛苦,而職業習慣卻又使她手腳麻利地迅速上賬、開發票、不誤商機:「三十二塊五!」

雲英一手交錢一手接鍋。

「門外傳來叫賣聲:「紅心蘿蔔!……脆皮、紅心蘿蔔!」

這種蘿蔔是本地特產,紅瓤綠皮一兜水,微辣中透著一絲清甜。但雲英感興趣的卻不是蘿蔔而是這叫賣的人。

一個十來歲的孩子,頭戴護耳棉帽,身穿近似半大衣的棉襖,左手挎一柳條籃,雙手揣在一起在門口徘徊……

小王欣!

雲英真想撲到門外去,卻不得不強制自己冷靜下來。心想:倘若就在這門前與王欣直接「交易」,首先引來的是守衛的干涉,同時也容易引起服務員們對上星期六文陸到來的聯想。聯想變猜疑,組合到一起,在監管當局眼裡就能得出一個「陰謀」的結論。

一招的不慎就將導致整個計劃的流產。

倒不如直接把王欣引到東大門,就在守衛的眼皮底下「交易」反而「光明磊落」。

也真是如此,王欣的小臉剛在進貨門口露面就遭到司機的喝斥:「小孩,躲開!看不見正在卸貨?碰著你算你的還是算我們的?」

王欣無奈地閃開,嘴裡說:「這麼利害幹嘛?神氣的你!」隨之喊了一聲:「紅心蘿蔔唻!」似在求援。

雲英唯恐出意外,她對胡嫂匆匆道謝之後提起新鍋就走,走出門口似乎又覺得這種道謝不夠鄭重,於是回身大聲說:「謝謝你的幫忙,胡嫂!過兩天我請你到我家來吃滷麵!」

她直奔傳達室,敲著窗口:「有我家的信嗎?」從玻璃反光中看到王欣果然走來。

老傳達員照例地回答:「沒。」

「紅心蘿蔔!」王欣在她身後喊。

雲英彷彿心事重重地走回大柵欄門,故意過耳不聞。

「……紅心蘿蔔!」如果是有心人的話可以聽得出王欣的聲音夾雜著焦急。

魏雲英這才慢慢地回身:「賣蘿蔔的?……什麼蘿蔔?」她隔著鐵柵無精打采地問。

王欣興沖沖地跑近:「大姨您要蘿蔔?紅心的……」很有一付買賣人嘴甜的勁頭。

「真是紅心蘿蔔嗎?」雲英挑剔地問。

「當然!水莊特產,不信?嚐嚐!」說著把切好的一片遞過來並殷勤地說:「先嚐後買才知道好歹!」

雲英卻似乎嫌蘿蔔皮不乾淨,看了又看……

即使是一片蘿蔔也許就能暗藏玄機,守衛忍不住出面了,唯恐有所疏漏。

但,雲英終於把蘿蔔連皮吃下,嘴裡細嚼著,有保留的誇讚著:「倒像是……」

「怎麼『倒像』?就是!……道地水莊蘿蔔!」他一面反駁一面迎向守衛:「叔叔,您也嚐嚐?不買不要緊!……」說著也遞上一片。

守衛反覆看看又還給了王欣,大約是並不是預期所想。

「怎麼賣?是論斤,還是論個兒?」雲英問。

「我們從來都是論個兒,不論斤!」王欣道出「規矩」。這確也是可行辦法,十幾歲的孩子不太熟悉斤兩,要是論斤還不知有多少麻煩呢!

「多少錢一個?」雲英饒有興趣。

「一塊錢一隻。」真不便宜。

「嚄?!」雲英誇張地:「一塊錢一個蘿蔔?小孩賺大錢,你指著賣蘿蔔發財娶媳婦?」

「話不是這樣說,」王欣認真地反駁:「一分錢一分貨,我這是地道的水莊蘿蔔,咬一口脆生生,口辣心甜。」難為他有一套「生意經」。

雲英倒笑了:「看把你嘴巧的!」

守衛好像是對這分金掰兩的對話感到不耐,他轉身向傳達室走回去,卻忽地又轉身殺個「回馬槍」……

不但雲英一如常態,就連那小孩也似視若無睹。

「您到底買還是不買呀?」賣蘿蔔的倒著急起來了。

「好吧!」雲英似乎下了很大決心:「我不跟你講價錢,可是你得盡著我挑!」

「那可不行!」王欣很有「原則」:「我給您挑,一定不會讓您吃虧就是了!」

雲英嘆口氣:「越是小孩越難打交道。我要四隻!」

王欣遞出四隻蘿蔔,雲英掏出一張五元票。

守衛緊趕著又走回來。

雲英把錢放進王欣手中,把四隻蘿蔔接過來蹲身放在新鍋的包裝盒上,然後拿起一隻突然用力掰斷,把一半向守衛讓著說:「您不想嚐嚐?」不無諷刺。

守衛畢竟年輕,面對顯然是挑釁性的動作做不出恰當地反應,只是目瞪口呆地說:「不,別客氣!」

「地地道道的蘿蔔,沒假吧?」她一語雙關。

「當然!」王欣自豪地說,聽起來又像是在幫腔。

「找我一塊錢!」雲英對賣主說。

小王欣卻似貪多不厭:「我再給您一隻蘿蔔,就別找了?」

「順杆爬?美的你!不行!」她氣呼呼地說。

王欣很不情願地掏出一張一元票,卻不料被守衛一把攫過去:

「幹什麼!……搶?」賣蘿蔔的急了。

雲英卻似看熱鬧,反而訓斥王欣:「這孩子不識鬧,叔叔是例行公事,你當貪圖你這一塊錢嗎?」

守衛對票子左看又看、又對著太陽透著亮看也沒發現破綻,只好把錢還給雲英。

「怎麼樣,還滿意?」雲英毫不掩飾地挖苦。

王欣卻不滿地說:「吃飽了,沒事找事!」

雲英對這場「交易」顯然感到滿意,對小孩說:「再見吧,以後你再來,我還買你的!」說完抱起蘿蔔、提起鍋轉身走了。

這卻是雲英一個不小的疏忽,她沒想到守衛會對一個賣蘿蔔的小孩窮追不捨,倘使她在場讓王欣先走的話,這個麻煩還是可以避免的。

守衛看著離開的雲英心有未甘,把正收拾待走的王欣叫住:

「把她給你的五元票拿出來!」他命令。

「憑什麼?」王欣不服:「你嫌一塊錢少,想搶我這五塊?」

守衛把手指著自己袖章:「我這是公務,懂嗎?希罕你這五塊錢?」

「不!」王欣卻不肯就範。

守衛也發覺自己的態度太生硬,不但難以達成目的還可能引起其他麻煩,於是改強迫為利誘:「你把錢給我看了,你這一籃子蘿蔔我全包了!」

「真的?」到底是小孩,想的簡單,以為好生意不做白不做。

「不騙你!」

「好」!王欣把錢取出來,裡面只一張五元票,很好找。

守衛又是一陣審視,仍是反覆不得要領,他又翻遍蘿蔔筐,唯一引起意外的是筐底貼有紅底墨寫的一個「福」字。……

「給錢!」王欣伸出手。

守衛無奈把五元票還給對方,又甩出三張一元票,從筐裡拿了三隻蘿蔔,垂頭喪氣地走回傳達室。

「說話不算,屎橛子伴蒜!」王欣隔著玻璃窗用兒語罵著。

不得不承認,這位守衛在目前中國相沿成風的敷衍塞責、「沒有後門就沒有效率」的官方習氣中、還算是富有敬業精神的。他的任務是「監管」魏雲英,不許她越出院門一步,但他卻把這一任務能動地擴大到監視其一舉一動。他每天記載的「監管」紀錄,從魏雲英幾點幾分在窗口出現、何時晾曬衣服、院內小步、進「服務部」、和什麼人點頭、招呼……都一清二楚,或許比魏雲英自己的日記還詳細些⎯⎯當然如果她有日記的話。

就拿剛才買蘿蔔的一幕「戲」來說,如果按他的想像來進行的話,那足可以鋪襯成一部偵探小說:那孩子以間諜手法把密信置於蘿蔔之中、或密寫於鈔票之上、再不就是藏在筐籃裡……但是被忠貞、睿智的偵察員⎯⎯自己發覺。魏雲英「陰謀敗露」,偵察員「蓋世功勳」。可眼前這一切成為泡影,或許連賣蘿蔔的孩子也在竊竊私笑呢。

寓不見於常見,其實這齣「戲」的「戲眼」就在那已經進入魏雲英肚內的那塊蘿蔔的皮上……@#

 

 

 

責任編輯:魏春雨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配鑰匙、修鎖!」來了!果然來了!開始還以為是錯覺。
  • 這是張文陸!他在召喚,在探索同命人的行蹤。他們沒有怪罪自己,沒有忘掉!
  • 「凡是搞假證件的人必定有難以告人的目的。」張萬慶肯定地說:「他本姓李,河北邑縣人,是祁瞎子的外甥!」
  • 所有這一切都是因為一個名字,一個人們話到嘴邊留半句卻又心照不宣的名字⎯⎯戈進軍。他死了,活活的燒死了,人們嘴裡不說但是心裡高興,高興的程度甚至超過兩年前江青的自殺。
  • 她想起「文革」中,父親被關的時候,曾借傳遞《毛選(毛澤東選集)》的機會在文章的字裡行間中寫上一些字,巧妙地與媽媽互通消息……
  • 月蕙連續呼喊但又不敢高聲,想急救又不知怎樣下手,攔個過往汽車送醫院又怕暴露了他的身分……手足無措!
  • 那警察身上的火焰延燒了冬青樹叢。初冬、深秋的天氣樹木乾燥,警察全身都被火包圍,極力掙扎,但有氣無力了。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