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雲影傳媒採訪張扣扣家人 信息量很大

人氣: 23503
【字號】    
   標籤: tags: ,

大年三十中午案發後,嫌犯張扣扣及其父親都消失在人們的視野裡。經南鄭公安查明,其父親並未參與作案,是被嚇跑的,人已在大年初二回到家中。

張扣扣家裡還有父親張福如和姐姐張麗波。姐姐嫁到鄰村,一家人在河北做生意多年沒回來。

據家人介紹,張扣扣1983年生,2001年入伍,2003年退伍,一直在外打工,一般是在廠裡上班。先到廣州待四年,在一個電子廠當保安。過年他很少回家。去年他去了杭州,單位效益差,他於去年5月初出國到阿根廷打工,7月回家,至除夕案發,這半年裡沒有工作。

張扣扣的退伍資料顯示,他初中文化,2001-2003年在新疆某武警部隊服役,任迫擊炮炮手,連續兩年被評為優秀士兵,當過副班長。個人先後被團樹立為訓練標兵、專業技術能手,組織能力強。

村民郭自清說除夕命案

當年張扣扣這娃還小,母親被打死了,如果處理公平了,他滿意了,就沒這事了。王家老三把人打死,當時也是未成年人,判了刑,到西安去勞改,出來後,去上了個化工學校,畢業後一年,在西安上了門。

王家老三有兩個娃了,說媳婦把他給攆了,他回來了一二十天,在他爸這待著的。往年他都不回來。王家老二住在大河坎,想回來把他爹媽接去過年。老大開車回來的,準備給他爺把紙燒了,再接上爹媽走。

扣扣這個娃作案了,他心裡咋想的,誰也不知道。王家兄弟去燒了紙回來,還沒到家,路上就把人殺掉的。再接著去屋裡殺王老漢,把他弄到院壩裡殺了的。

扣扣這娃今年三十幾了,當了兵的,就爺倆,也沒個媳婦。其實這娃是個好娃,回來在屋裡,也不跟誰吵架,也不惹禍,見人挺客氣的。年年出去打工,去年七八月份回來的。

對話張扣扣家人——

姐姐:早知道就陪著他過年

雲影傳媒:你幾年沒回來了?

張麗波:我七年沒回來了,我說今年回家跟我弟弟、爸爸好好過一個年。我臘月十九回來的,二十就到我爸爸家,住到臘月二十七才回去。感覺胸部疼痛,臘月二十八我去醫院做個檢查。到了三十過年了,說我弟弟殺人了。

我要是知道他會做這事,我今年過年就不走,我就住在這,他不可能殺人把姐姐、姐夫牽連了。

雲影傳媒:這些年弟弟在哪裡工作?

張麗波:在外打工。去年他去了趟杭州,經濟低迷,他們公司接不到單子,掙不到錢,5月8日他去了阿根廷,在阿根廷呆了三個月,也沒掙到錢,回來了。

假如有個娘在,他不會走上這條路

雲影傳媒:弟弟是初中畢業?

張麗波:對。那時候我媽也死了,我們家經濟比較困難,我弟弟學習成績還可以,要是家庭條件好一點,我弟弟還能上學。

雲影傳媒:他有沒有談過對象?

張麗波:沒有。在農村說媳婦必須有房子,我們家蓋房蓋得也晚,也窮。最後我爸起早貪黑的,蓋了一層,想給孩子娶個媳婦吧,也沒人給介紹。我也沒個娘,沒人操心。

後來房子又蓋了一層,還是娶不到媳婦。

說媳婦這事吧,就靠親戚朋友給你幫忙,親戚得力的話絕對能給你辦成。這麼多年,我也沒在家。我還在想,我這麼多年沒回來,我弟弟肯定結了婚了。

我走的時候家裡的房子是一層。後來我弟弟打電話說我們二層樓都蓋起來了。蓋房子的目的是想給弟弟找個媳婦。最後房子蓋起來還是找不到。

屋裡的裝修可漂亮了,什麼都是最好的。35歲的人了,你想,好好的房子蓋著成了光棍。越想越仇恨,所以自己走向了死亡的邊緣。

假如有娘操個心,娶了媳婦,有兒有女的,他能走上今天這條路啊?他願意把自己的兒女扔下去殺人嗎?要是當年的案子處理好了,能有今天這個下場吧?兩敗俱傷。

鄰裡發生口角致人死亡

雲影傳媒:當年母親出事時,你在現場嗎?

張麗波:在。那時我還小,走到王家的時候,王家老二追著罵著,我媽不願意,吵了起來,最後他家老二把我媽的頭髮抓起來就晃。

雲影傳媒:是為什麼事情吵架?

張麗波:唉,反正農村這些人說話也說不明白。我要是走到你跟前,嘴裡滴滴嘟嘟的罵你,你說本身關係又不好,你再罵他肯定就還嘴,對吧?最後就抓住我媽的頭髮摁在地上。

我爸爸就出來了。他們一家人都出來,趕著我們,最後他爸說啥?「把她往死裡打,打死我抵命!」說著,王家老三哐的一下,打死了。我媽倒在地上了,嘴裡、鼻子流血,沒氣了。

為什麼今天我弟弟能走上這條路?為母親報仇。

雲影傳媒:當年弟弟在家嗎?他看到了嗎?

張麗波:看到了,我弟弟12歲,親眼看到別人把娘一棒子打死了。當時我弟就抱著我媽哭喊:媽媽媽!媽,我要給你報仇。媽,我要給你報仇。一個12歲的孩子都知道仇和恨了。

王家老大當年是兩河鄉鄉長,上下買通,讓村民出庭作證,說是我媽不對。難道我媽把天下人都得罪完了嗎?我個個都跟你有仇。誰做證給誰錢。我爸爸他窮,他連狀紙都寫不起。

雲影傳媒:開庭你和弟弟都去了嗎?

張麗波:都去了。那時候我16歲。我記得王家老三判了七年。他坐了三年零六個月。

那時候我弟弟也小,他也說不上一句話。就是隨著年齡的增長,仇恨在心中越積越多,積了22年。

我媽已經死十幾年了,我回來聽我爸說,王家老頭說:「噢,老子把你女人打死了,你也沒把老子*咬一口。」我爸聽了這話,眼淚嘩嘩嘩往下流,最後把我弟弟氣得咬牙切齒把他瞪了兩眼,也沒吭氣。

雲影傳媒:弟弟有沒對你說過他的想法?

張麗波:反正在我眼裡,我覺得我弟弟看人的眼神充滿了仇恨。

雲影傳媒:弟弟的性格怎麼樣?

張麗波:內向,不怎麼說話。

雲影傳媒:你打算什麼時候去河北?

張麗波:等我把這個事處理完。錢重要,自己的親情也重要。如果這事出來結果的話,我就把我爸帶走,帶到河北去,不把他留在這裡。

張父在村後山裡躲了兩天

雲影傳媒:叔,年三十你到哪去了?大家都找你。

張福如:年三十我和兄弟們上後山給老人燒紙。後來我們老四的兒子給老四打了個電話,說家裡出事了,我趕緊背上背簍往山下走。看到有個人跑得飛快來接我,說我扣扣出事了,把王家人整了。我說我先不回,我掉頭走了,因為我害怕他們打我,我快68歲了,一個人,女兒出嫁了,兒子被追捕,所以我躲避了一下。

雲影傳媒:在哪躲著?

張福如:在後頭山上躲著。

雲影傳媒:山上很冷啊。

張福如:冷嘛。

雲影傳媒:有武警搜山,你看到了嗎?

張福如:我在後山上蹲著,聽到警報車響,我知道是搜山了,第一個是搜我,第二個是搜我兒子。所以我等到初一下午七點多,趕緊從山上回來,立馬去我們村部投案。當時公安都在那裡。我沒有作案,我只是害怕挨打。

白天我怕他們看到打我,天黑沒人看見了下山。公安來了,我知道不會挨打了,所以我下來投案。他們就把我拉到縣公安局去了,交代清楚問題,初二,女兒女婿就接我回來了。

張扣扣年三十在家幹什麼?

雲影傳媒:扣扣大年三十在家幹什麼?

張福如:他在家裡洗衣服。我的兄弟們來叫我和他們一起去後山給爺爺太太燒紙,他說,爸爸,你走吧。然後我就走了。去後山還有幾里路,我去可能要幾個小時。

雲影傳媒:他為什麼沒有上山去燒紙?

張福如:一般他都不去的。有好多年他都沒回來。

雲影傳媒:你出門前有沒有覺得扣扣反常?

張福如:我看沒什麼反常的。

雲影傳媒:他對你好不好?

張福如:好,兒女都對我很好。

雲影傳媒:怎麼個好法?

張福如:回來,洗衣裳,買菜,做飯。

雲影傳媒:兒子在家跟你吵架吧?

張福如:一般不吵架。

雲影傳媒:他賺了錢會給你嗎?

張福如:有時候給。第一次修房,他給了一萬多塊錢。

閒了半年,張扣扣打算今年外出打工

雲影傳媒:扣扣是去年七月回家的嗎?

張福如:對。馬上就收穀子,他說爸爸我不出去了,你一個人,我在家幫忙收稻穀。我說那也好。

雲影傳媒:這幾個月他都幹些什麼呢?

張福如:我在當地建築工地幹活,他在家裡閒著。

雲影傳媒:他在家閒著,為什麼不出去幹活呀?

張福如:我們這裡,沒有成家的孩子去工地當小工,人家笑話,沒年輕人去,都是我們老的去干。

雲影傳媒:他要花錢怎麼辦呢?

張福如:我給。他出了一次國把錢用光了。

雲影傳媒:他有沒有跟你講過,年後有什麼打算?

張福如:聽他說過,今年還出去打工。

我兒子當兵是和我們村支書的孩子一起去的,一起退伍回來的。支書的孩子在派出所工作,我的兒子沒工作,這些年他一直在外面打工。

雲影傳媒:他的作案工具是刀還是槍?

張福如:我沒有看見,因為我先走,如果看見我一定擋住他。

公安說我兒子買了個玩具手槍,裝在兜兜裡,買了一把刀在摩托車後備箱裡裝著,問我看到了沒有?我根本沒看到嘛。

雲影傳媒:兒子為什麼要殺人?你覺得原因在哪裡?

張福如:1996年八月,晚上兩個孩子和他媽到村後水渠洗衣裳、洗腳。我在家餵豬沒去。回來時,被堵在他們門上打。我娃回來說,爸爸,爸爸,把媽打死了!我說屁話,又沒爭又沒吵,把你媽打死了。我娃說,那你出去看嘛。

我出來,看到王家兄弟倆把她摁在地上。我吆喝了一聲,他們才把人放開。我對媳婦說,跟我回。因為我們兩個兒女在念書呢,不能跟人打,把念書給耽擱了。我就把我媳婦的手拉著回家了。

王家老頭就高聲張揚:「給我往死裡打,打死了我抵命,打死了我去坐監獄。」然後他老三就拿了個木棒撲過來,朝我媳婦頭上打了一棒,把腦殼打開花,人就掉到地上,當場就死了。

網上不實傳言

雲影傳媒:網上流傳著是因為地基發生爭執,才動手打人。

張福如:不是因為地基的問題。地基離我們還遠。

雲影傳媒:今天有一個稿子說,兒子相親了十幾次,女方都看不上他,嫌他家窮,是這樣嗎?

張麗波:純粹是誤導,我可以這麼跟你說,我可以對天發誓,從來沒有一個人給我弟弟說過一個媳婦。如果不相信可以到村上來調查。那麼帥個小伙,那麼大棟樓房蓋著。

雲影傳媒:判決書上提到了媽媽被打以後,晚上七點多出的事,死亡的時間是晚上十點多,間隔幾個小時。為什麼沒有去醫院搶救?

張麗波:當時打的時候,滿頭是血,頭骨裂縫了,沒幾分鐘就死了,根本來不及搶救。

張福如:這時間不對,我今天又看了判決書,這是胡寫的。

(轉載百度貼吧)

評論
2018-02-21 6:28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