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澳媒:為了隱私安全 你應該刪除微信

通過微信,中共審查和監控的黑手伸到全世界。(大紀元資料室)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8年02月24日訊】(大紀元記者天睿澳洲悉尼編譯報導)《澳洲金融評論報》近日撰文稱,在澳洲各界深度關注中共在澳洲進行間諜活動的時候,人們卻忽略了微信這個大漏洞。想要保護隱私,要麼刪除微信,要麼備兩個手機,因為裝微信的手機可能沒什麼隱私可言。

市值6,400億澳元的騰訊公司在中國擁有8億多用戶,任何想與中國人來往或做生意的人都離不開這個手機軟件。特別是WhatsApp和Facebook Messenger在中國大陸被禁,這更加劇了人們對微信的依賴。雖然微信的安全缺陷已有詳實的報告記錄在案,但在中共滲透並監視澳洲各界的討論中,卻很大程度上忽視了微信的角色。

微信加密系統得分墊底

大赦國際在2016年的報告中對11家用戶眾多的全球通訊技術公司進行了評估,總分100分,得分越少,表明加密性越差。中國的騰訊公司因對通訊隱私採取的措施最少及最不透明而得零分墊底。大赦國際表示,騰訊這類公司未對其即時通訊服務採取基本的隱私保護措施,這令用戶的人權處於危險之中。雖然沒有公司在隱私方面無懈可擊,但是Facebook Messenger和WhatsApp獲得73分,位列榜首。

大赦國際注意到,微信沒有提供終端至終端加密服務,這意味著第三方可以通過「後門」入侵微信通信系統,而且騰訊也沒有公布有關政府要求其上交信息的透明報告。

大赦國際的報告稱,鑒於中共對網絡的嚴格管控,任何保護隱私的措施在中國大陸的「法律和政治環境下」都是很難實行的。騰訊受到了「審查監視」的雙重管控,但這不只限於那些居住在中國大陸的用戶。

澳洲戰略政策研究所(ASPI)網絡安全分析師瑞恩(Fergus Ryan)對《澳洲金融評論報》說:「中共已經有效地將對網絡的監視擴展到了其邊境之外。(微信的母公司)騰訊將一直會滿足中共對信息的需求。」

正如瑞恩所見,騰訊和臉書這樣的公司有著重要的區別。雖然,美國政府也會時不時的要求技術公司提供信息,但是所有這些要求都是公開的。

「中國大陸沒有像(美國)那樣的司法監督,(中國公司所處環境)和美國技術公司以及世界上(其它公司都不一樣)」,曾經在中國工作過的瑞恩說,這意味著,人們需要完全意識到,微信上的通訊是沒有什麼隱私可言的。

微信私聊內容受中共監控

《金融時報》駐華記者楊圓(Yuan Yang,音譯 )近日在推特發文稱,當她在中國續簽記者簽證時,接待她的警察在對話時無意中提起了她在微信上向別人私信的活動信息內容。楊圓在推特上說:「他是沒意識到這是通過監視我的私聊記錄獲得的信息,而不是公開留言吧?」

但騰訊公司否認允許間諜軟件進入其系統,並表示,微信已經獲得美國數據隱私管理公司TRUSTe的認證,騰訊只會在「法律強制要求」的情況下,向執法機構上交數據。值得一提的是, TRUSTe公司因為欺騙消費者而被聯邦交易委員會制裁。

堪培拉大學網絡安全中心分析師菲爾(Nigel Phair)說,在中國,騰訊一直被要求上交數據給當局。菲爾還補充說,對微信上的通訊來說,更大的問題不只是缺乏隱私保護,還有用戶的元數據怎麼被分享給中共當局的。「比起你發送的任何信息,元數據更能揭示出你的習慣。」他說。

他還表示,微信還有可能被用來當作「後門」來入侵用戶的手機。

雖然騰訊否認他們侵犯了用戶的隱私,但最近真實發生的案例卻證明事實遠非如此。去年9月,一名張姓北京男子因為在微信聊天群裡開了一個有關IS恐怖組織的笑話而被判監禁9個月。

雖然其它國家也曾發生人們在網上拿恐怖主義開玩笑而入獄的案例,但問題是這位張先生並不是在一個公開的網絡上發布消息,而是通過私聊群組發送的信息。而且張先生在私聊時發送的信息還成為證據被法庭用來定罪。

澳洲戰略政策研究所網絡安全分析師瑞恩表示,中共利用微信蒐集信息的案例屢見不鮮。「騰訊和阿里巴巴蒐集了海量信息滿足他們自己的商業用途,這也正是中共所需要的。」

這一切讓許多澳洲人陷入了一個兩難的境地,與中國交往過程中所付出的代價真的值得嗎?尤其是澳洲現在的商業、媒體、學術和政府人員在初次到訪中國時,往往被要求先下載微信,以便雙方保持聯繫,這更讓人進退兩難。

此外,微信正在朝澳洲的支付系統進軍,以方便中國遊客來澳度假旅遊時也能享受便利的支付方式。但這也讓人擔憂這些在澳洲蒐集的數據稍後會怎樣被中共利用。

從個人角度講,下載微信所帶來未知後果,例如可能無可避免地招致別人入侵你的手機,也讓人十分擔憂。

作為專家的瑞恩說:「一個解決辦法就是準備兩個手機,提防著(裝微信的手機)有潛在泄露隱私的風險。」#

責任編輯:若塵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