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立陶宛密檔:著名蘇聯演員為克格勃線民

1991年8月20日,在莫斯科克格勃總部,示威者懸掛俄羅斯國旗。(ANATOLY SAPRONENKOV / AFP)

人氣: 1752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8年02月24日訊】(大紀元記者易如採訪報導)最新解密的克格勃檔案披露,前蘇聯多名著名的演藝界人士曾是克格勃線民。分析認為,這是對過去共產黨的一種清理,披露過去歷史的真相,也是轉型正義的一部分。

立陶宛日前公布的最後一批克格勃解密檔案顯示,蘇聯和立陶宛親睞的男演員巴尼奧尼斯,以及著名小提琴家和樂隊指揮索德茨基斯曾多年服務克格勃。

處理該解密檔案的立陶宛民眾抵抗和民族滅絕研究中心說,代號布羅諾斯的男演員巴尼奧尼斯1970年被克格勃招募,任務是負責收集居住在西方、特別是美國的立陶宛僑民情報,提供給克格勃以便跟蹤監視。

代號薩柳塔斯的樂隊指揮索德茨基斯是1962年被克格勃招募的,他的任務是說服在加拿大定居的父親停止反蘇活動,以及策反他父親能返回蘇聯立陶宛定居。索德茨基斯的父親曾是加拿大立陶宛移民中非常活躍的反蘇人士。

研究中心說,兩人已先後去世,生前都曾是蘇聯演員,並多次獲得蘇聯和獨立後的立陶宛政府頒發的勳章。巴尼奧尼斯因主演過幾十部電影在前蘇聯地區家喻戶曉。他在諜戰片「死亡季節」栩栩如生的表演,影響並促成普京走上為克格勃工作之路。

蘇共垮台時,克格勃銷毀了大量的檔案,目前留下來的檔案全被解密公開,總共大約有近1700人曾為克格勃服務。不過,在這所專門研究蘇共專制政權迫害機構工作的歷史學家納爾維達斯說,蘇聯祕密警察的觸角波及立陶宛社會的各個角落,他估計當時立陶宛的實際線民人數可能達到10萬人。

《北京之春》榮譽主編胡平對大紀元表示:「立陶宛有那麼多線人並不令人奇怪,因為監控本國民眾在共產極權社會是一個很普遍的現象。」

「早期相信共產黨那套意識形態的人覺得注意旁邊人的舉動、向組織反應問題等是一件很光榮的事情,所以把作為線人當作很光榮的任務;後來,越來越多人對共產黨的專制產生了反感,對告密、打小報告的線人認為是很惡劣、很丟人的,是在幹壞事情,所以願意這樣做的人就越少了。」胡平說。

共產社會全民監控 製造恐怖環境

據悉,當年東德祕密警察曾把1800萬人口中的600萬納入了祕密監視之列。學者約翰‧科勒在其《史塔西:東德祕密警察祕史》一書中認為,東德線人(非正式合作者)的總人數可能接近50萬,而另據一位匿名的前史塔西上校的估計,若將臨時線人也計算在內,則線人總數可能高達200萬人。

美國魏京生基金會執行主任黃慈平對大紀元說:「共產主義國家是以全民控制這樣一種極端的方式來對付這個社會,所以,它要需線民作為它一個極端控制的手段。」

東歐、蘇聯和中國都存在大量的線民。當局為什麼需要線民?黃慈平說:「共產主義制度是非常邪惡的,邪惡之一就是充分利用人的弱點,製造恐怖環境,讓你知道在整個社會處處都有人盯著你,讓你不敢亂說亂動。這種恐怖使得它更進一步的強化它的專制制度。」

利用人性弱點 被迫當線民

90年代立陶宛剛獨立時,兩名當地很出名的非常反蘇和反共的議員也被揭露出曾是克格勃的線民,當時釀成很大醜聞。立陶宛民眾抵抗和民族滅絕研究中心表示,那些充當線民的立陶宛人都不是自願主動上門提出為克格勃工作。演員巴尼奧尼斯生前接受媒體採訪時曾表示,他70年代訪問美國,同當地的立陶宛僑民接觸後返回蘇聯,他被迫向克格勃寫匯報材料。

黃慈平表示,她的一些中國朋友回國,中共國安部的人就找到他們談話,以「父母、兄弟姐妹還在這兒,你要替他們著想」威脅他,「在有的地方能不能夠高抬貴手,有的地方能不能夠給我們通風報信。」中共利用人的親情這個弱點,「我父母畢竟是生我養我的,為了這個就違背良心去做一些違反其他人的一些事情,這正是共產制度邪惡的一個特點之一吧。」

立陶宛解密檔案有何現實意義?

「立陶宛公布線民檔案很有意義,一個很大的好處就是警示後人: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為。所以也勸告在中國的這些可能會成為線人的人不要做這些事情,因為做了以後必然會被發現,那麼自己會有什麼樣的命運,名譽又會如何,我覺得都是大家應該考慮的。」黃慈平說。

胡平表示:「對立陶宛來說,是對過去的共產黨的一種清理,披露過去歷史的真相,也是轉型正義的一部分。」

他說,立陶宛公布這些檔案還告訴人們,不管克格勃怎樣控制,在歷史的大變革中,線人起的作用從來都是微不足道的,所以,共產黨不管有多大數量的線人,對這個制度最後的崩潰瓦解都不能起到任何的挽救作用。

責任編輯:李明宇

評論
2018-02-25 10:25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