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rest Gump

小說:阿甘正傳(2)

作者:溫斯頓·葛魯姆

《阿甘正傳》(避風港文化出版 提供)

      人氣: 180
【字號】    
   標籤: tags: , ,

下一件發生的事,使我的生命產生了重大變化。

一天,我沿著街道,從瘋子學校往家裡走,有輛車在我身邊停下。那傢伙叫我過去,問了我的名字。我回答他後,他又問我讀哪間學校,他為何都沒見過我。當我告訴他瘋子學校的事時,他就問我,有沒有踢過美式足球。我搖搖頭。我猜我應該告訴他,我看過別的小孩踢美式足球,不過他們從來不讓我玩。但就像我說的,我不太會長篇大論,所以我只搖了搖頭。那是開學兩週後發生的事。

大約三天後,他們把我帶離瘋子學校。我媽媽在場,之前車裡的那個人和另外兩個看起來像打手的人也在現場——我猜他們應該是在預防我做蠢事。他們把我書桌裡的東西全拿出來,放進棕色紙袋,要我對瑪格麗特小姐道別——她突然哭起來,給了我一個大大的擁抱。我又向其他瘋子道別,他們流口水、抖來抖去,又用拳頭敲打書桌——然後我就走了。

媽媽和那男人坐在前座,我則坐在後座的打手之間,就像老電影中的警察帶你「進鎮」時一樣。只是我們沒進鎮,我們去了新建的高中。抵達後,他們就帶我去校長辦公室,媽媽、我和那男人走進房內,兩名手下則在大廳裡等。校長是個灰髮老頭,繫著有污漬的領帶,穿著過大的褲子,看起來也活像瘋子學校出來的人。我們都坐了下來,他開始解說些什麼,又問我話,我則點點頭;然而他們只是想要我來踢美式足球。我自己摸清楚那點的。

車裡的那傢伙原來是個美式足球教練,名叫費勒斯(Fellers)。那天我沒去上學,但費勒斯教練帶我去更衣室,其中一名手下幫我穿上美式足球衣、護具,還有一頂很不錯的塑膠頭盔,前面有個可以保護我的臉不被打爛的東西。只是,他們找不到我穿得下的鞋子,所以我得穿自己的休閒鞋,直到他們訂到球鞋。

費勒斯教練和手下們幫我穿上美式足球衣,又要我脫掉,接著重複穿上……大概練習了十幾二十次吧,直到我學會自己穿脫。有件事我老是做不好,就是穿運動內褲——因為我看不出穿那件內褲的好理由——這個嘛,他們試著跟我解釋,而後其中一個手下對另一個人說,我是個「蠢蛋」之類的,我猜他以為我不懂他的意思,但我懂,因為我會特別注意那類屁話。其實那種話傷不了我。嘿,我還被罵過更難聽的呢。不過我還是注意到那句話了。

過了一陣子,一群孩子跑進更衣室,拿出他們的美式足球裝穿上。接著我們都跑去外頭,費勒斯教練集合了所有人,叫我過去,在大家面前介紹我。他說了一大堆我沒認真聽的屁話,當時我嚇傻了,因為從來沒人當著一堆陌生人的面介紹我。但之後有幾個人過來跟我握手,說他們很歡迎我。之後,費勒斯教練吹了哨子,我嚇了一大跳,卻也讓其他人跳起來開始練習。

接下來發生了很多事,不過,總之,我開始踢球了。費勒斯教練和其中一個手下特別留意、幫助我,因為我不知道怎麼踢球。他們試圖解釋擋人的戰術,但我們試了幾次,每個人似乎都覺得厭煩,因為我記不得自己該做什麼。

接著,他們試圖教我防守,他們安排三個人擋在我面前,我得突破他們,抓住帶球的傢伙。第一個部分比較簡單,因為我只需要把那三個人的頭壓下去就好,但他們不太喜歡我抓住帶球的傢伙的方式。最後他們要我去撞一棵大橡樹,試了大概十五或二十次——我想,是要練習手感吧。但過了一會,當他們覺得我從橡樹上學到了點東西後,就讓我回去和那三個人與帶球的傢伙練習,後來又因為我在鑽過其他人後,沒有大力地跳到對方身上而生氣。

那天下午我受了不少次虐待。不過練習結束後,我去找費勒斯教練,告訴他我不想撲到帶球的傢伙身上,因為我怕傷到對方。教練說那人不會受傷,因為他穿著球衣,受到完善的保護。事實上,我並非那麼怕傷到他,我比較怕那人對我生氣,或是當我沒善待大家時,他們又會來追打我。總而言之,我花了好一陣子才抓到訣竅。

同時,我還得上學。在瘋子學校,我們沒什麼事可做,但這裡的人對正事的態度都嚴肅得多。他們想方設法安排了三堂課,只要坐在教室裡,做什麼都行;另外還有三堂課,有個女老師教我認字。課堂上只有我們兩人。她善良又漂亮,我不止一兩次對她胡思亂想。她的名字是韓德森小姐(Miss Henderson)。

我唯一喜歡的課是午餐時間,但我猜你不會稱那段時間是「上課」。念瘋子學校時,我媽媽會幫我做三明治,還有一片餅乾和水果——除了香蕉——我會把這些午餐帶去學校。可是這所學校有間食堂,裡頭有九、十種不同的食物,我很難決定要吃什麼。

我想一定有人偷打小報告,因為一週多後,費勒斯教練就來告訴我,儘管去吃所有想吃的食物,因為問題被「解決」了。老天爺!

猜猜誰和我一起上課?是珍妮·庫蘭!她在大廳裡碰到我,說她從一年級時就記得我是誰。她現在長大了,留有一頭秀麗黑髮,還有長腿與漂亮的臉蛋,以及其他迷人特徵……我不太敢提。

美式足球進展得不如費勒斯教練預期中順利。他看起來相當不滿,總在對人大吼。他也吼我。他們想辦法讓我待在一旁,只要阻止敵方抓住我方帶球的傢伙,但除非他們把球丟到球場中線,否則這策略無法成功。教練也不太滿意我擒抱的方法——我可是在橡樹邊練習了很多次。然而我無法用他們要求的方式衝撞帶球的人。不知怎地,我就是做不到。◇(未完,待續)

——節錄自《阿甘正傳》/避風港文化出版公司

責任編輯:李昀

點閱【阿甘正傳】系列文章。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陽臺很舒服,一如想像中高級遊輪的私人陽臺。陽臺圍欄是玻璃,所以坐在房間裡,幾乎可以想像自己和大海之間毫無阻隔。陽臺上有兩張椅子和一張小桌子,依照出航的季節,旅客晚上可以坐在外頭,欣賞午夜的太陽或北極光。
  • 《彼得潘》(愛米粒出版提供)
    但彼得就像其他男孩一樣不太在意外表;此時他正欣喜若狂地跳來跳去,完全無視於她的存在。唉!他忘了自己之所以能這麼開心,全都要歸功於溫蒂才對。他還以為是自己把影子黏回去的呢。
  • 我所拍攝的很多照片裡都有馬的身影,因為戈麥高地上的人們在最為日常的生活中,都不能允許馬的缺失。馬幾乎負擔著一切。
  • 早期的水手擁有一定的航海及造船技術,因而能夠找到啟程及歸返的海路。我們只能臆測這些技術的內容,至於他們踏上旅程的原因,所知則更為稀少。
  • 聖若翰對炒蛋很有一套。愛德華問他炒蛋的秘訣,聖若翰說他從來不一次炒,而是分幾個步驟。愛德華也跟寶拉說了這個訣竅,現在也堅持要教我。
  • 在這裡,人們過去和現在都有一種習慣,一種執著:耐心地把一些思想和形象壓進自己的頭腦,這給他們帶來難以描述的歡樂,也帶來更多的痛苦,我生活在這樣的人民中間,他們為了一包擠壓嚴實的「思想」甘願獻出生命。
  • 一雙雙腿憂愁地四處擺盪,來回擦撞荷妮;在這紛亂之中,唯有荷妮異常鎮靜。人們大都步行離家,他們的家當與老小,不是背在身上,就是放在推車裡。 父親與荷妮抵達廣場。他們衝上神父家門前的臺階,父親搖響門鈴,大門幾乎應聲開啟,神父高大的身影出現在門後。他招呼兩人進客廳,壁爐裡的火光打在他們身上,將他們化作牆板上的移動黑影。
  • 謠言流竄於巴黎的博物館中,散布的速度有如風中的圍巾,內容之精采也不下圍巾豔麗的色澤。館方正在考慮展示一顆特別的寶石,這件珍奇的珠寶比館中任何收藏都值錢。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