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兵第十五卷──弧矢

《天工開物》造弓箭必須的天然恩物

作者:宋應星 譯者:呈祥

天工開物。(公有領域)

      人氣: 217
【字號】    
   標籤: tags: , , ,

【編按】《天工開物》初刊於1637年(明崇禎十年)。是中國古代一部綜合性的科學技術著作,作者是明朝科學家宋應星。書中記述的許多生產技術,一直沿用到近代。先後有日、英、德、法、俄等譯本。全書分為上中下三篇十八卷,並附有一百二十三幅插圖,描繪了一百三十多項生產技術和工具的名稱、形狀、工序。特分節刊登,以饗讀者。

佳兵第十五卷──弧矢

製造弓箭

製造弓箭,要用竹子跟牛角做為中間主幹的材質(東北方民族有些沒有竹子,就用柔軟的木頭來做),用桑樹的木頭當兩頭。弦鬆弛的時候,會形成竹子在內部,牛角在外部保護,弦拉緊的時候,會形成牛角向內部而竹子在外部。竹子是一整條的,但牛角是兩段相接。兩頭的桑樹木頭末端都會刻有缺口,用來接住弓弦。桑樹木頭本身則貫穿插著竹子末端,竹子的一面會削光來貼牛角。造弓時,會先削竹子一片(竹子適宜在秋冬砍伐,因為春夏砍的容易腐朽蛀掉),中間腰部要小一點,兩邊要稍微大一點,長度大約兩尺左右。一面黏膠,一面靠上牛角,用黏膠鋪上牛筋來固定。兩段牛角在中間互相咬合相接(北方民族有些沒有長的牛角,就會以羊角分四段相接束緊。廣東一帶的弓,也會用透明的黃牛角,不會只有用水牛角),再用牛筋與黏膠固定,外面再以樺樹皮膠黏固定,這動作叫「暖靶」。

樺樹是在關外生產,遼陽華北地區在遵化一帶出產較多,西方邊境在臨洮郡出產較多,福建、廣東、浙江等地也有這樹種。樺樹皮用來保護東西時,手握起來感覺像軟的海綿,所以是製造弓必定會用的,即使是刀的握柄和槍的桿子也會需要用它。最薄的樹皮就可用來當作刀劍的套子。

每隻牛的脊椎骨頭裡面都會一長方條的筋,重量大約三十兩。殺牛之後取出牛筋來曬乾,再泡在水中,分析拆破成像苧麻絲一樣的纖維。遊牧民族沒有蠶絲,弓弦部分都是用這類牛筋纖維糾纏合成的。中華民族則用牛筋鋪上保護弓的主幹,也會用來做彈棉花的弓弦。

至於黏膠,則是用魚膀胱跟雜腸等來做,大多在安徽的寧國縣熬煎製作。東海的石首魚,浙江人用來曬魚乾,取魚的膀胱做黏膠,比銅鐵還要牢固。北方民族用海魚的膀胱煎熬成堅固的黏膠,跟中華民族沒差別,只是種類不一樣而已。以上提到的這幾種天然物品,如果缺一項就做不成好弓,所以弓不是偶然完成的。

弓坯子剛做好之後,放在屋內橫樑上,地面不要斷離火的烘培。時間短就放十天,時間長就放兩個月,等到膠液呈現乾掉透明後,再取下來磨到光亮,重新加上牛筋與塗上膠漆,那麼這樣做出來的弓就很好了。賣弓的店家,如果不能等到足夠時間就拿出來賣,那麼改天會有拆解的毛病,原因就是如此。

至於弓弦,拿吃桑樹柘葉的蠶絲來做,那麼弦絲會更堅固有韌性。每條弦用蠶絲細線二十幾根當作支架,然後用絲線橫向纏繞束緊,纏絲的時候分三段,每纏七寸左右就空下一兩分不纏,所以弓弦在沒有張開在弓上時就可以摺疊成三段而收起來。以往北方民族的弓弦,都是以牛筋為材質,所以夏天有幾個月會下雨或有霧水,怕弓弦會鬆脫,就不會互相動武侵犯。現在用蠶絲做弓弦的狀況已經廣泛使用了,有的會用黃蠟來塗在弦上,有的不塗也沒有壞處。弓的兩端綁緊的地方,有的會切些最厚的牛皮,或者削像小棋子大小那樣的軟木,用膠黏釘在牛角的兩端,這兩塊叫做墊弦,作用就類似二胡琴上調弦的柱子,放箭後弓弦彈回時彈力很大,有了墊弦就可以抵銷力道,沒有的話就會損傷弓弦。

造弓要看人的臂力大小來分弓的輕重,上等臂力的人能拉一百二十斤,超過這個臂力就稱為虎力,這樣的人也不多。中等臂力的人能拉八九十斤,下等臂力只能拉六十斤。這些弓拉滿弦時,都能射中目標,但在戰場上,能夠射穿敵人胸膛或鎧甲的,當然是臂力大的射手。而力氣小卻能射穿楊樹葉或貫穿虱子的,則是以巧取勝了。測試弓力的方法是,用腳將弦踏在地上,將秤鉤搭掛著弓的腰部,弓弦拉滿的時候,推移秤錘看所壓到的度數,就知道弓力多少了。弓一開始製造用料的份量,上等臂力的弓,角和竹片削好的時候,大約重七兩,牛筋與黏膠、膠漆與纏繞的絲大約重八錢,大概是這樣;中等臂力減少十分之一、二;下等臂力減少十分之二、三。

弓做好要保存時,最怕發霉潮濕 (易發霉的氣候從南方開始然後才是北方,五嶺以南是在穀雨這個節氣,長江以南是在小滿這個節氣,長江北方是在六月,河北山東一帶是七月。而以江蘇淮安與揚州一帶霉氣特別旺盛),將軍士官們的家有的會設置烘廚或烘箱,每天用炭火放在下面(春秋季有霧或下雨都是如此,不是只有會發霉的氣候),小兵沒有烘廚,就把弓放在灶突起的上面,稍微沒有照顧好,就立刻會有朽壞拆解的問題 (近幾年會命令南方各省造好弓再解送到北方,紛紛被拒絕,是因為他們不知道離開了火就會壞掉的道理,也沒有人往上報告其中的原因)。

箭桿子的材質中國南方是用竹子,北方是用薄柳木,北方民族用樺木,各地不同。桿的長度兩尺,箭頭長一寸,這是大致的規格。做竹箭時削好竹三或四條,用膠黏合,再用刀將表面削成細圓柱就完成了。再用漆絲纏緊兩頭,這叫「三不齊」箭桿。浙江和廣東南部有天然的箭竹,不需要剖開黏合。柳木與樺木來做箭桿,就取圓的直的枝條來做,稍微刮削就可以了。竹製的箭桿本身就是直的,不需要矯正搓揉。木製的箭桿則會在燥熱時彎曲,削下來製造的時候會用幾寸長的木頭,刻一條溝槽,名稱叫「箭端」。將木製箭桿一寸寸嵌在槽內拖劃過去,桿身就會變直。即使桿身頭尾不均,也會因為經過端正而會變得均勻。

箭的根本處會刻個稱作「弦口」的凹處,用來跨在弦上,箭的最前端會安裝箭頭,是用鐵冶煉做成的。(描述地方物品的商書禹貢篇中提到的砮石,是地方特有物產,不適合通用)北方民族將箭頭製成像桃葉鎗那樣尖尖的,廣東南部黎族人的箭頭做得像平面鐵鏟,中原地區的箭頭就像三稜錐的形狀。箭飛行的時候會響,是因為用一寸那麼短的木頭在箭桿中間挖孔洞,箭飛行時風吹孔洞就會鳴叫,這就是「莊子」書中提到的「嚆矢」。

箭飛行得正不正與快慢的訣竅,原因都在箭末端的羽毛上。箭的末端接近銜口的地方,剪了鳥翅或鳥尾長硬的羽毛三條直貼著,長度三寸,以三足鼎立的方式用膠黏好,這叫「箭羽」(這個膠也怕潮濕,所以勤勞的將士們,箭也時常會用火烘烤)。製作箭的羽毛以鳩鵰這樣大型猛禽的翅膀上的羽毛最好(鵰長得像鷹一樣大,尾巴長翅膀短),角鷹翅膀上的羽毛次之,鴟鷂鷹的羽毛再次之。南方造箭的人,不只沒有希望得到鳩鵰翅膀上的羽毛,就連角鷹或鴟鷂鷹的羽毛也是難得,材料吃急需要充數的時候,就用雁或鵝的翎羽來造箭羽。鳩鵰翎羽當做箭羽的箭,飛得比鷹鷂翎羽當做箭羽的箭快十多步且端正,還能抵抗風吹。北方民族的箭羽大多來自鳩鵰翎羽這樣的材料。鷹鷂翎羽如果精細工法製做箭羽的話,也跟鳩鵰箭羽效果差不多了。至於像鵝或雁這些材質做箭羽的箭,在放箭的時候,放手射到的地方不能射到心裡想射到的地方,而且遇到風時很多就會被吹歪。南方的箭比不上北方的箭,原因就在這裡。

原文

天工開物佳兵第十五卷──弧矢

天工開物。(公有領域)
天工開物。(公有領域)
天工開物。(公有領域)

凡造弓,以竹與牛角為正中幹質,(東北夷無竹,以柔木為之。)桑枝木為兩梢。弛則竹為內體,角護其外;張則角向內而竹居外。竹一條而角兩接,桑弰則其末刻鍥,以受弦彄,其本則貫插接筍於竹丫,而光削一面以貼角。凡造弓先削竹一片,(竹宜秋冬伐,春夏則朽蛀。)中腰微亞小,兩頭差大,約長二尺許。一面黏膠靠角,一面鋪置牛筋與膠而固之。牛角當中牙接,(北虜無修長牛角,則以羊角四接而束之。廣弓則黃牛明角亦用,不獨水牛也。)固以筋膠。膠外固以樺皮,名曰煖靶。

凡樺木關外產遼陽,北土繁生遵化,西陲繁生臨洮郡,閩、廣、浙亦皆有之。其皮護物,手握如軟綿,故弓靶所必用。即刀柄與槍桿,亦需用之。其最薄者,則為刀劍鞘室也。

凡牛脊樑每隻生筋一方條,約重三十兩。殺取曬乾,復浸水中,析破如苧麻絲。胡虜無蠶絲,弓弦處皆糾合此物為之。中華則以之鋪護弓幹,與為棉花彈弓弦也。

凡膠乃魚脬雜腸所為,煎治多屬寧國郡,其東海石首魚,浙中以造白鯗者,取其脬為膠,堅固過於金鐵。北虜取海魚脬煎成,堅固與中華無異,種性則別也。天生數物,缺一而良弓不成,非偶然也。

凡造弓初成坯後,安置室中梁閣上,地面勿離火意。促者旬日,多者兩月,透乾其津液,然後取下磨光,重加筋膠與漆,則其弓良甚。貨弓之家,不能俟日足者,則他日解釋之患因之。

凡弓弦取食柘葉蠶繭,其絲更堅韌。每條用絲線二十餘根作骨,然後用線橫纏緊約。纏絲分三停,隔七寸許則空一二分不纏,故弦不張弓時,可折疊三曲而收之。往者北虜弓弦,盡以牛筋為質,故夏月兩(雨)霧,妨其解脫,不相侵犯。今則絲弦亦廣有之。塗弦或用黃蠟,或不用亦無害也。凡弓兩弰繫彄處,或切最厚牛皮,或削柔木如小棋子,釘黏角端,名曰墊弦,義同琴軫。放弦歸返時,雄力向內,得此而抗止,不然則受損也。

凡造弓,視人力強弱為輕重,上力挽一百二十斤,過此則為虎力,亦不數出。中力減十之二三,下力及其半。彀滿之時,皆能中的。但戰陣之上,洞胸徹札,功必歸於挽強者。而下力倘能穿楊貫虱,則以巧勝也。凡試弓力,以足踏弦就地,稱鈎搭掛弓腰,弦滿之時,推移稱錘所壓,則知多少。其初造料分兩,則上力挽強者,角與竹片削就時,約重七兩。筋與膠、漆與纏約絲繩,約重八錢。此其大略。中力減十之一二,下力減十之二三也。

凡成弓,藏時最嫌霉濕。(霉氣先南後北,嶺南穀雨時,江南小滿,江北六月,燕、齊七月。然淮、揚霉氣獨盛。)將士家或置烘廚、烘箱,日以炭火置其下。(春秋霧雨皆然,不但霉氣。)小卒無烘廚,則安頓灶突之上。稍怠不勤,立受朽解之患也。(近歲命南方諸省造弓解北,紛紛駁回,不知離火即壞之故,亦無人陳說本章者。)

凡箭笴,中國南方竹質,北方萑柳質,北虜樺質,隨方不一。竿長二尺,簇長一寸,其大端也。凡竹箭削竹四條或三條,以膠黏合,過刀光削而圓成之。漆絲纏約兩頭,名曰「三不齊」箭桿。浙與廣南有生成箭竹,不破合者。柳與樺桿,則取彼圓直枝條而為之,微費刮削而成也。凡竹箭其體自直,不用矯揉。木桿則燥時必曲,削造時以數寸之木,刻槽一條,名曰箭端。將木桿逐寸戛拖而過,其身乃直。即首尾輕重,亦由過端而均停也。

凡箭,其本刻銜口以駕弦,其末受鏃。凡鏃冶鐵為之。(《禹貢》砮石乃方物,不適用。)北虜製如桃葉槍尖,廣南黎人矢鏃如平面鐵鏟,中國則三棱錐象也。響箭則以寸木空中錐眼為竅,矢過招風而飛鳴,即《莊子》所謂嚆矢也。

凡箭行端斜與疾慢,竅妙皆係本端翎羽之上。箭本近銜處,剪翎直貼三條,其長三寸,鼎足安頓,黏以膠,名曰箭羽。(此膠亦忌霉濕,故將卒勤者,箭亦時以火烘。)羽以雕膀為上,(雕似鷹而大,尾長翅短。)角鷹次之,鴟鷂又次之。南方造箭者,雕無望焉,即鷹、鷂亦難得之貨,急用塞數,即以雁翎,甚至鵝翎亦為之矣。凡雕翎箭行疾過鷹、鷂翎,十餘步而端正,能抗風吹。北虜羽箭多出此料。鷹、鷂翎作法精工,亦恍惚焉。若鵝、雁之質,則釋放之時,手不應心,而遇風斜竄者多矣。南箭不及北,由此分也。@#

點閱【天工開物】相關系列文章。

責任編輯:王愉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凡瑪瑙,非石非玉。中國產處頗多,種類以十餘計。得者多為簪度、鉤(音扣)結之類,或為碁子,最大者為屏風及桌面。
  • 凡玉入中國,貴重用者盡出于闐(漢時西國名,後代或名別失八里,或統服赤斤蒙古,定名未詳)蔥嶺。所謂藍田,即蔥嶺出玉別地名,而後世誤以為西安之藍田也。其嶺水發源名阿耨山,至蔥嶺分界兩河:一曰白玉河,一曰綠玉河。
  • 凡寶石皆出井中。西番諸域最盛,中國惟出雲南金齒衛與麗江兩處。凡寶石,自大至小,皆有石床包其外,如玉之有璞。金銀必積土其上,韞結乃成。而寶則不然,從井底直透上空,取日精月華之氣而就,故生質有光明。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