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兵第十五卷──弩

《天工開物》「扁擔弩」殺傷力最強

作者:宋應星 譯者:呈祥

天工開物。(公有領域)

    人氣: 373
【字號】    
   標籤: tags: , ,

【編按】《天工開物》初刊於1637年(明崇禎十年)。是中國古代一部綜合性的科學技術著作,作者是明朝科學家宋應星。書中記述的許多生產技術,一直沿用到近代。先後有日、英、德、法、俄等譯本。全書分為上中下三篇十八卷,並附有一百二十三幅插圖,描繪了一百三十多項生產技術和工具的名稱、形狀、工序。特分節刊登,以饗讀者。

佳兵第十五卷──弩 守衛營區的重要兵器

弩是守衛營區的重要兵器,衝鋒陷陣不好用。直的部分稱為「身」,橫的部分稱為「翼」。弩上扣住發射弦的部分稱做「機」,砍木頭來做弩身,長度大約兩尺多,弩身的前端,橫著栓上弩翼,拴著弩翼的孔洞離弩的上表面刻劃深度一分(如果稍微厚一點,放弦的時候箭就會射不精準),孔洞離弩的下表面就不看要差幾分。弩的上表面還要刻劃淺淺的直溝槽一條,用來盛放弩箭。弩翼用一根軟木來做的弩稱作「扁擔弩」,這種弩殺傷力最強。有的弩的弩翼在一根軟木下面加竹片來堆疊承接(這些竹片一片比一片短),這種弩稱作「三撐弩」,有的會五撐,最多七撐。弩身後端截刻缺口來扣住弩弦,缺口的旁邊釘上活動板機,板機上推就可以發射弩弦。架上弦的時候,只看人力大小,只靠一個人就可以用腳踏著強弩架上弦的勇士,「漢書」中有位名叫「蹶張材官」都尉官就是這樣的勇士。弦發射出弩箭,飛行之快沒得比。

《武經總要》中,以腳上箭的強弩-跳蹬弩。(公有領域)

弩的弦用苧麻繩為主要材質,再用鵝的翎羽纏繞,再塗上黃蠟。弩弦架在弩翼上時是緊的,放下時仍然是鬆的,所以鵝的翎羽可以將頭尾都夾在麻繩內。弩箭的箭羽是用箬竹的葉做的。把箭的尾部剖析開一點,將箬竹葉夾在當中而且纏緊就做好了。射猛獸用的藥箭,則是用草烏這一種草藥,熬成濃膠,蘸塗在弩箭的頭上,這種箭一旦射到出血,則性命就會結束,人或動物都是如此。弓箭威力強的,能飛兩百多步,但弩箭威力最強的,只有五十步就停了,再遠一點就連屈阜生產的細緻絲織品也穿不過了。但是弩箭飛行的快速確是弓箭的十倍,而且射入物體的深度也多一倍。

我國朝廷軍方武器中造有「神臂弩」和「克敵弩」,都是同時發射兩箭或三箭的弩。還有一種叫「諸葛弩」,弩上刻直的溝槽,可以裝十支箭,弩翼是拿最柔韌的木頭做的。另外安裝木製的機關,隨著手扣板機就可以將箭上弦,發射出去一支箭之後,溝槽中又會掉下一支箭,然後又扣木板機將箭上弦而發射,這種機關雖然工整精巧,然而它的威力很綿弱,只能射到二十多步而已。這是民間家庭用來防盜竊的工具,不是軍隊國家的武器。山區人民用來射猛獸的,稱為「窩弩」,安裝在出沒的地方,板機旁牽引線路,等野獸通過,帶動發射,每射一發所得只是一隻野獸而已。

原文

天工開物佳兵第十五卷──弩

天工開物。(公有領域)
天工開物。(公有領域)

凡弩為守營兵器,不利行陣。直者名身,衡者名翼,弩牙發弦者名機。斲木為身,約長二尺許,身之首橫拴度翼。其空缺度翼處,去面刻定一分,(稍厚則弦發不應節。)去背則不論分數。面上微刻直槽一條以盛箭。其翼以柔木一條(焉)為者名扁擔弩,力最雄。或一木之下,加以竹片疊承(其竹一片短一片),名三撐弩,或五撐、七撐而止。身下截刻鍥銜弦,其銜傍活釘牙機,上剔發弦。上弦之時,唯力是視。一人以腳踏強弩而弦者,《漢書》名曰「蹶張材官」。弦送矢行,其疾無與比數。

凡弩弦以苧麻為質,纏繞以鵝翎,塗以黃蠟。其弦上翼則謹(緊),放下仍鬆,故鵝翎可扱首尾於繩內。弩箭羽以箬葉為之。析破箭本,銜於其中而纏約之。其射猛獸藥箭,則用草烏一味,熬成濃膠,蘸染矢刃。見血一縷,則命即絕,人畜同之。凡弓箭強者,二百餘步,弩箭最強者,五十步而止,即過咫尺,不能穿魯縞矣。然其行疾則十倍於弓,而入物之深亦倍之。

國朝軍器造神臂弩、克敵弩,皆併發二矢、三矢者。又有諸葛弩,其上刻直槽,相承函十矢,其翼取最柔木為之。另安機木,隨手扳弦而上,發去一矢,槽中又落一矢,則又扳木上弦而發。機巧雖工,然其力棉(綿)甚,所及二十餘步而已。此民家妨(防)竊工具,非軍國器。其山人射猛獸者,名曰窩弩,安頓交跡之衢,機傍引線,俟獸過,帶發而射之。一發所獲,一獸而已。@#

點閱【天工開物】相關系列文章。

責任編輯:王愉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凡瑪瑙,非石非玉。中國產處頗多,種類以十餘計。得者多為簪度、鉤(音扣)結之類,或為碁子,最大者為屏風及桌面。
  • 凡玉入中國,貴重用者盡出于闐(漢時西國名,後代或名別失八里,或統服赤斤蒙古,定名未詳)蔥嶺。所謂藍田,即蔥嶺出玉別地名,而後世誤以為西安之藍田也。其嶺水發源名阿耨山,至蔥嶺分界兩河:一曰白玉河,一曰綠玉河。
  • 凡寶石皆出井中。西番諸域最盛,中國惟出雲南金齒衛與麗江兩處。凡寶石,自大至小,皆有石床包其外,如玉之有璞。金銀必積土其上,韞結乃成。而寶則不然,從井底直透上空,取日精月華之氣而就,故生質有光明。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