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千百度:修煉大法後她自覺成了最幸福的人

修煉法輪大法那種生命深處的喜悅和充實感,是無以言表的。(明慧網)

人氣: 235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8年02月27日訊】這是一個貴州法輪功學員的現身說法,講述了她修煉法輪大法後所經歷的巨大變化。

從吃不了到吃得了

修煉前,她雖沒得過什麼不治之症,但從記事起,風濕性關節炎、神經衰弱、凍瘡、腸炎、胃炎、腰椎間盤突出、婦科病等小病就沒間斷過,幾乎從小就不知道沒病的滋味是什麼。一遇到天氣變化,她就關節發冷發疼、熱水袋要用到夏天;秋天還沒過就手、腳、耳朵長滿了凍瘡,用什麼方法也治不好,不僅晚上奇癢難忍,還因此被同學恥笑;多坐一會兒腰就疼,還得拿墊子墊著。因為天生的腸胃疾病,她吃東西不消化,長期便祕,吃完就肚子疼,睡覺又會胃疼,每天清晨都會被胃疼醒,然後用床腳抵住胃止疼。

儘管她中藥西藥吃了不少,偏方也試過,都不見好,最終只能看著好吃的不能吃,吃下去的東西又變成負擔排不出來,經常四、五天不會上廁所,肚子裡總像有塊石頭硬硬的。吃東西對別人來說是一種享受,對她來說就是續命而已。好多的美食於她都只能是看看,就連最清淡最普通的食物吃下去都成了負擔。最痛苦的是排便,肚子脹得難受,可就是不能排便,吃什麼水果藥物也沒用,每次上廁所都要蹲半小時以上,腳都麻了還是排不出來。有時候她就想:我是不是中毒了?導致肚子裡面有什麼怪物,才讓我要遭這種罪。因為最基本的新陳代謝都不能完成,所以她每天都不開心,脾氣也不好。

有幸的是,她走入了法輪大法的修煉,雖然修煉的動機並不是為了治病,但大法和師尊還是為她調理了身體。也是因為修煉了,她才知道了原來人的身體沒有病是那麼的舒服。現在她身體上那些原有的毛病都沒有了,就連最頑固的腸胃炎都完全好了,不再每天被胃疼醒、不再看到好吃的不敢吃了、不再吃了東西不消化了、不再因便祕而苦惱、不再每天抱著個肚子無精打采了。現在的她是想吃什麼吃什麼,不用忌口也不用限量,消化系統也恢復了正常,每天清晨準時排便,既不費時也不費勁。而且,現在她吃東西時能體味到食物的美好,不像之前,簡直就是被迫進食。

大法和師尊不僅賜給了她一個無病一身輕的健康體魄,還讓她真正感受到了「吃得了」的幸福

從睡不著到睡得著

修煉之前,還有一件事讓她也很痛苦,那就是神經衰弱導致的失眠。每天都是睡著之後就開始做夢,沒法進入深睡眠狀態。也不能被吵,有點聲響就會醒,醒來就無法入睡了。嚴重時,上床之後怎麼都睡不著,翻來覆去直至天亮,儘管身體疲勞到極點了,動也動不了,但意識卻十分清醒,甚至是亢奮,一點睡意沒有,越想睡越緊張越睡不著。最痛苦的一次,這種狀態持續了一個月,天天晚上都失眠,吃了安眠藥都沒用,折磨得她精神幾近崩潰。

都說睡眠不好的人易怒、暴躁,她就是那種典型。年紀輕輕的就被失眠折磨得沒有一點朝氣,甚至還有了厭世的心態。不理解的人以為她有什麼心事,其實並沒有,就是單純的睡不著。想著睡覺本是人的最基本的權利,而她卻沒有,越發覺得自己可憐與不幸了。

同樣令人稱奇和值得欣喜的是,雖然伴隨她多年的失眠「頑疾」用喝牛奶、聽輕音樂、製造芳香感、用睡眠枕頭、吃安眠藥等諸多辦法都沒治好,但修煉後,不知不覺中她卻發覺自己能睡著了,而且還睡得很好,不愛做夢也不怕吵了。以前她是比較「認床」的,一換床換環境就必定失眠,現在是坐在沙發上都能睡著。

對於一個正常睡眠都被剝奪了幾十年的人來說,安睡之後精神飽滿的起來看日出,真是一種說不出的幸福

從想不開到想得開

與大多數同齡人一樣,她從小嬌生慣養,養成了以自我為中心的性格。在家時有父母寵著,可到社會中就不會被人時時遷就了,況且人生不如意之事十之八九。就是因為這種過於自我的性格,讓她遇到挫折了想不開,心特別窄。

修煉後,她不僅找到了人生的真正目標,不再為情所困,而且自覺對照真、善、忍的要求,努力改變原來的個性,從小氣變得大器,從遇到點不平就想不開,到學會為別人著想,受到不公正待遇時還會找自己的問題。

丈夫是個不修煉的人,脾氣不好,思維方式跟原來的她差不多,遇到矛盾時就愛拿她出氣,稍不如他的心意就對她又打又罵,要是原來,那個「想不開」的她哪能受這門子氣呀,早就和他幹起來了,還指不定是誰欺負誰呢。但是她現在是修煉人了,師尊說了修煉人要有「大忍之心」,得做到「打不還手,罵不還口」[1],所以她不但不和他一般見識,而且還努力在矛盾中向內找自己有什麼不足,有哪些執著心沒放下。通常是當她找到了自己的問題、歸正了自我之後,丈夫的態度就變了,矛盾也緩和了,最後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對於名利得失,修煉後她也能做到想得開、不計較了。以前的她,在做事認真負責的同時,也十分看重別人的認可,當看到比自己不負責的人被評為「優秀」時,心裡總是憤憤不平的。現在的她,主動承擔工作,到評先選優時還主動讓給別人。有一次,領導一定要推薦她,說是為表示對她工作的認可,誰知報上去之後卻又被否定了。領導怕她想不開還專門安慰她一番。她說沒事,我能理解決策者的苦衷,在領導的位置也有他的顧慮,我是修煉人要為人著想,是不會有怨氣的。最後領導給她的評價是「大器」。

現在的她一點都不羡慕那些功成名就的人,因為她清楚功名是帶不走的身外之物,而且在追求這些的過程中或許還會失去健康、情誼、純真等寶貴的東西;她也不奢求富貴,因為再富貴的生活也敵不過開心快樂的活著,而因修煉獲得的健康與快樂是千金都買不來的。

回顧修煉前後的巨大變化,她發自內心的感慨:「師尊不僅將我的身心都給以淨化,吃得了,睡得著,想得開,還讓我知道為什麼活著和該怎麼活著了。那種生命深處的喜悅和充實感,是無以言表的。」#

注:

[1] 李洪志師父著作:《悉尼法會講法》

責任編輯:南風

評論
2018-02-27 11:5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