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寧夏銀川監獄裡的「生活」(3)春雨潤物

(大紀元資料室)

人氣: 3758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8年02月28日訊】(接上文)

在長期的共同生活中,法輪功學員的言行,銀川監獄裡的其他犯人看得清清楚楚。

史緣,在寧夏的幾所監獄被關了2千多個日夜,也見證了許多警察和犯人的善與惡。

牢霸被犯人暴打

銀川監獄裡一個犯人叫錢萬喜,寧夏大學畢業,曾當教師,因強姦一位6歲小女孩被判刑大概6年,在獄中充當專門迫害法輪功的「610」辦公室的幫凶頭目。

無論台上發言誹謗法輪功,還是台下迫害大法弟子,他總能想出獄警們想不出的壞點子,起到連獄警都起不到的壞作用。

也因此,犯人甲總想著要為法輪功學員出口氣。

一次,甲對法輪功學員史緣說:「一個連6歲小孩都能強姦的畜牲,你看他走路都想著害人,我幾次都想打他,就是減刑判決還沒下來。你看著,我的減刑判決早上下來,過不了晚上,我就打他。」

兩個多月後的一天晚上,銀川監獄宣布減刑名單,其中就有甲。第二天在走廊裡,憋了幾個月的甲,什麼都沒說,上前就把錢萬喜給打了一頓。

錢萬喜沒敢還手,也沒敢吭聲,悄悄溜了。

本來,甲做好了承受超過他打錢萬喜多少倍暴打的準備,也做好了坐禁閉的準備,因為在一般人看來,打這樣的人簡直是膽大包天,更何況是為了法輪功。

結果,錢萬喜也沒敢匯報,犯人甲奇蹟般的平安無事。

這件事在犯人中震動很大,其他一些「610」幫凶們也收斂了許多。

特別的關照

在河東監區磚場,史緣遭到酷刑和勞役的雙重折磨。

犯人受獄警指使,每天奴工之餘的中午、晚上對精疲力竭的法輪功學員實行電擊,幾個犯人摁一個「頂牆」、「扎繩子」、毒打、電擊、弓腰、強迫寫保證書放棄信仰、吊刑、「談話教育」、強迫觀看誣蔑法輪功的電視錄像、罰站、開批鬥大會、剝奪家人的探視權。

各種酷刑是逐步升級的:先是晚上「頂牆」;接著是中午晚上一天兩次「頂牆」;再就是「扎繩子」,還有「三緊繩」;最殘酷的就是吊銬,包括「窯頂吊銬」。(編注:「頂牆」、「扎繩子」、「三緊繩」均為酷刑,請參見文1所述)

即使這樣,獄方也未能達到轉化目的,於是將史緣關進了禁閉室嚴管,施行更加殘酷的折磨。

嚴管區曾發生一起將犯人活活整死的事件,又稱「1028」事件。

2011年10月下旬,嚴管監區的犯人在獄警指使下,將「不服管教」的刑事犯范耀森關在禁閉室上了「老虎椅」,又用繩子將范耀森全身捆綁後和「老虎椅」固定到一起,嘴上都給勒著繩子。一天一夜後,10月28日,范耀森慘死在「老虎椅」上。

在這裡,一天兩頓飯,一頓半個饅頭、半杯水。「由於天氣異常寒冷,我飢寒交迫。」 史緣說。

史不忘向一位監視他的犯人講述法輪功真相。「後來,他經常找機會給我塞一塊饅頭、倒一杯開水,看我喝完,就急忙把杯子拿走,怕別人看見。」

史緣曾幾次被關禁閉,每次都得到他的關照。「看到我煉功,他不吭聲,也不打報告。」

「一位姓馬的監視犯人看到我凍得打哆嗦,就去找了一位跟他關係好的獄警說情,破例為我加了件衣服。他也多次偷偷給我搞弄點吃的,還幫我與其他法輪功學員傳遞信息。」

「包夾我的犯人中有一位姓齊,幫我搞來了收音機,每晚我能聽到自由亞洲、美國之音等電台。他還幫我與其他法輪功學員傳遞經書(法輪功書籍)。有一次被人發現,關了禁閉;被放出後,他談笑自如,毫無怨言。」

其他一部分法輪功學員也開始衝破障礙煉功了,監獄十分恐慌,採取了關禁閉等折磨手段,法輪功學員照樣堅持煉功。

後來包夾犯人也不干擾煉功了,只做如實記錄:某某幾點幾分站著煉功,幾點幾分坐著煉功。

浴火重生

「經歷了銀川等監獄的各種迫害後,我再見別人凶惡基本不害怕,有時還生出慈悲心,為他們可憐。」 史緣說。

「他們打我,我正視他們,不卑不亢;他們罵我,對我說粗話、髒話、下流話,一次,十次,一百次,我以寬容對待,對他們語氣和善,禮貌客氣,十次,百次,一千次。」

「久而久之,大多數人對我很客氣,少數凶惡的人也轉變了態度。我不失時機地講法輪功真相。我平常話不多,講起真相來無所畏懼,對獄警、對犯人,我能根據他的接受能力智慧地講。隨著我一個個向大家講真相,越來越多的人對大法生出了敬意。」

犯人學煉法輪功 獄警看《轉法輪》

不僅僅史緣,其他法輪功學員的言行也讓犯人心生敬意。

王德生,原寧夏法輪大法義務輔導站站長,一次在銀川監獄的監區幹活時撿到了500元現金,立即交給了犯人頭。這筆錢最終還給了丟錢的犯人,那位犯人感動得不知說什麼好。

在監獄裡那種物資極度匱乏的環境中,法輪功學員依然拾金不昧,令很多犯人稱奇。

一些犯人在感到神奇之餘,也開始修煉法輪功,按照「真、善、忍」標準做好人。

短時間內,這些人和以往判若兩人:髒活累活搶著幹,對待其他犯人態度和善了、不說髒話了,還常做好人好事。

監區獄警看到他們的變化後,就問:「你們以前可不是這樣啊,現在變了個人,究竟是什麼原因?」

他們告訴獄警,是法輪大法改變了他們。

這個獄警覺得不可思議,說也要看法輪功創始人所著、指導修煉的《轉法輪》一書。看完《轉法輪》後,他覺得這本書講得真好,還打算組織監區的犯人一起都學《轉法輪》。

監獄領導得知消息,嚇得趕快來阻攔。

不放棄修煉的犯人

犯人葉曉軍修煉法輪功後,身心巨變,知道消息的服刑人員有十多個也開始悄悄修煉。

後來獄警知道了,既害怕又惱火,將葉曉軍先後三次關禁閉迫害兩個多月,扣了減刑分。但他仍不放棄修煉。

2008年,銀川監獄將葉曉軍轉到石嘴山監獄。銀川監獄在轉移檔案過程中故意將他的減刑分抹掉,謊稱資料丟失了。這樣他前後總計三百多分的減刑分「被丟失」,三次減刑機會被無辜剝奪,不得不在監獄中又多呆了三四年。

換監

因在銀川監獄公開煉功,史緣被送到銀北的監獄。

還沒走進銀北的監區,他們首先開會,說法輪功要來他們監區,把史緣說得比恐怖分子還可怕。

「所有人不許跟我說話,但是可以罵我;不許跟我打交道,但是可以監視我的一切活動。報告有功者獎,違者罰。」

一到這個人群中,史緣就像鑽進了馬蜂窩,一舉一動,甚至一個眼神都會招來一場侮辱、一頓辱罵。

「(他們)煽足了仇恨,要讓你在恐怖中、被仇恨中、飽受虐待的絕望中向他們妥協。」

但是,在這裡,史緣繼續堅持煉功。

「開始也是關禁閉,讓犯人打我,當我真正繼續堅持煉下去的時候,也就沒人干擾了。」

這種迫害是反反覆覆的。「過了一段時間,一個獄警讓犯人頭兒看見我煉功就打我,那個犯人頭兒沒聽他的。」

又過了一段時間,一個獄警安排另一個犯人頭兒看著,「他干擾了我幾次,也就不管了。」

「我問他原因,他說:『大家跟你都很好,我打了你,別人會抱怨我。』」

幾年裡,獄警換了多少個,值班犯人換了多少個,史緣的監室也換了多少次,但是「我的煉功一直堅持到出獄。(他們)看到我煉功認為很正常,也有人悄悄跟我學」。

伙食風波

監獄由於一直剋扣伙食,犯人怨氣很大。有一次,監獄破天荒地把犯人召集起來,讓大家選出一位大家信得過的人,授權給他,讓他監督伙房,核算並管理伙食。

這一消息讓大家很激動,認為改善伙食有希望了。主要是選誰,先是三五個、七八個開小會,最後一致表決:讓法輪功史緣來代表他們管理伙食。

獄警一聽馬上變臉了:不行,煉法輪功的不能選,再選。

這一回大家都不幹了,很多人馬上就質問:「你不是讓我們選信得過的人嗎?就法輪功我們信得過;再選了誰,自己吃好就不管別人了。」

他的失眠症好了

一個犯人開始對史緣態度很差,後來變好了。

「他告訴我,他有失眠症,十幾年了沒法治,很苦惱。」

「我告訴他,誠心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九個字。」

「第二天一大早,他高興地找我說,因為念了這九個字,晚上睡得很香,十幾年來第一次沒有失眠,太神奇了。」

「一個月後他又高興地說,因為常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睡得好了,這一個月他的體重增加了十幾斤。」

史緣把常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九個字告訴了監獄裡的大多數人,反饋很好:有的說戒掉了菸,有的說病好了。

他也把法輪功創始人所著的《洪吟》中的詩句教給一些犯人,過了幾天再問時,他們還背得很熟。

春雨潤萬物

春雨滋潤萬物,陽光照亮心靈。十九年來,大陸法輪功學員在中共瘋狂的迫害中走過艱難的路,即使是在獄中,也留下了輝煌。

史緣說,是「真、善、忍」的力量讓他挺了過來,「感謝師尊傳給我『真、善、忍』大法,使我每個細胞直至更微觀粒子都充滿了超常能量,所以我沒有倒下。」

「我不僅沒有倒下,還要改變別人,因為我帶有大法的能量場,這個場能糾正一切不正確狀態,使別人受益。」(未完待續)#

(資料來源:明慧網)

文字整理:葉楓,責任編輯:高靜

評論
2018-03-07 4:26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