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名為開放實為開搶的鄧小平理論 (上)

作者:古玉文

鮑彤評論說,鄧小平既不是什麼「改革開放的總設計師」,也沒有把三中全會開成「改革開放的大會」。(AFP)
人氣: 4721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8年03月01日訊】前言

「四人幫」被打倒後,中共暫時放下了屠刀,卻難掩一窮二白的執政危機。在鄧小平執牛耳期間,中共出籠了「鄧小平理論」,提出將黨的工作重心由以階級鬥爭為綱,轉移到以經濟建設為中心的路線上來,籍此逃避了前三十年中共殺人立威後的歷史大罪。

鄧小平理論」高舉「堅持社會主義道路」的大旗,卻又強調不問「姓社姓資」,在「允許一部分人先富起來的」前提下,又謊稱「最終實現共同富裕」,這個所謂「改革開放」理論曾被黨內「第一支筆」胡喬木描述為「開搶論」。幾十年來,它大張旗鼓地引誘著中國人,在被毛主義折騰怕了窮了之後,再次誤入共產主義邪靈設置的又一個毀人迷途。

誰是改革開放的「總設計師」?

在中共的話語系統中,鄧小平被戴上改革開放「總設計師」的桂冠,這一說法被人們普遍接受。但黨史研究者們發現,鄧小平僅是改革開放的「拍板師」,而非總設計師。

早於1978年,華國鋒在聽取了國務院副總理古牧赴歐考察匯報後,意圖將廣東寶安、珠海西地劃為出口加工基地、對外生產基地和旅遊區。他在一次國務院務虛會上強調一定要「思想再解放一點,膽子再大一點,方法再多一點,步子再快一點」。1978年10月11日李先念的一個手簽批閱件中引用了這句話,成為這句話的最早實物史料。

1979年6月,時任廣東省委書記的習仲勳在對廣東大逃港人員進行兩次調查後,向國務院上報《關於寶安、珠海兩縣外貿基地和市政規劃設想》的報告,這份報告實際是華國鋒改革構思的延伸。

鄧小平曾於1977年底、1984年、1992年三次去南方,但1979年並沒有去過深圳。歌曲《春天的故事》唱道「1979年,那是一個春天,有一位老人在中國南海邊畫了一個圈」,那個老人實際應該是習仲勳,而中共為了粉飾鄧小平,竟然張冠李戴了。

「據黨史專家何方考證,1978年12月中共十一屆三中全會的報告裡面,『改革』二字雖然出現兩次,卻不是後來理解的改革,『開放』二字一次未提。對於『改革』的全面論述,始於胡耀邦1983年1月30日的一份講話提綱。最早把『改革開放』連在一起的,同樣是胡耀邦。」【1】

哥倫比亞大學訪問學者、原中國社會科學院政治學所所長嚴家祺更傾向於趙紫陽是中共改革開放的「總設計師」。

趙紫陽在出任總理後幾個月,就在國務院內成立了『經濟法規研究中心』,草擬了上百個法律法規。胡耀邦和趙紫陽主持通過《關於城市經濟體制改革的決定》後幾個月,全國人大授權國務院在經濟體制改革和對外開放方面制定暫行規定或條例。正是在趙紫陽擔任總理的八年中,中國才走上了依法管理經濟、依法行政的道路。⋯⋯所有在國務院系統工作的人,包括朱鎔基、溫家寶、曾慶紅在內,都會對當時趙紫陽在經濟改革中的領導作用有深刻的印象。」【2】

貓論就是搶錢論

民間說貓有九命。貓,靜能安逸,動如脫兔,性靈敏而略狡黠。鄧小平是四川人,曾三落三起,與貓性有相仿之處。四川有句諺語:「不管黃貓黑貓,只要捉住老鼠就是好貓。」早在中共攫取政權前,每逢大戰役,鄧和同鄉劉伯承每每脫口而出的就是這句話,頗有點不擇手段的意味。

據說鄧喜貓,家中懸掛《雙貓圖》,為著名畫家「江南貓王」陳蓮濤精心畫作。畫中黑白兩貓一前一後,目光炯邃暗藏鬥意,步伐機警,畫中題詞即為:「不管白貓黑貓,能捉老鼠就是好貓。」

1962年7月,時任中央書記處書記的鄧就當時恢復農業生產、討論包產到戶時兩次提到過「不管黃貓黑貓,只要捉住老鼠就是好貓」,表示了他對中共制定經濟政策的實用主義傾向。毛澤東曾批判鄧是「唯生產力論」。透過鄧的貓論情結我們看到,中共將唯錢論和唯GDP論作為改革開放中社會發展主導性原則,就不感到奇怪了。

在殘酷的政治鬥爭上,毛澤東提出陰謀陽謀論打擊異己,維護中共統治,國力大傷後,鄧提出白貓黑貓論來發展經濟,發家致富的是紅、官二代,權貴家族,維護的同樣是中共統治。

有中共黨史學者指出「『老鼠』就是錢,貓論就是搶錢論。鄧小平要人們學貓,拼著命去抓『老鼠』,搶錢」,胡喬木總結鄧小平理論是二論,第一論是「開放論」,第二論是「開搶論」,「開搶」就是開始搶錢。

鄧小平1986年8月19日—21日在天津聽取匯報和進行視察的過程中說:「我的一貫主張是,讓一部分人、一部分地區先富起來,大原則是共同富裕。一部分地區發展快一點,帶動大部分地區,這是加速發展、達到共同富裕的捷徑。」【3】

這部分富起來的人是哪些人呢?

陳云:還是自家的孩子靠得住

顯而易見,先富起來這部分人不是普通老百姓,而是高幹子女、政府官員等權貴家族。

上個世紀70年代末,榮毅仁組建中信公司,經鄧小平運作,王震兒子王兵出任中信深圳公司副董事長,且保留軍籍,軍商不分來源於此。1983年3月,中信公司成立中國海洋直昇飛機專業公司(簡稱中海直),王兵任公司董事長兼總經理。官倒盛行的那個年代,皮包公司被老百姓形象地稱為「除了飛機大炮,樣樣都做」。而中海直是「飛機大炮,樣樣都做」,重頭戲是走私軍火。深圳有關部門也曾想遏制一下中海直的招搖勢頭,被王震罵得狗血噴頭。

由紅二代任主席的某殘疾人基金會籌備經費2600萬元,來源於當時民政部、衛生部撥付的財政款。1985年起依託「慈善機構」招牌,該紅二代成為以康華公司為龍頭的177個官倒機構的總掌門人,他的隊伍中國務院副部長級的官員有4人,廳、局級的官員有61人。橫跨政商兩邊的軍政僱用人員13000多名。

「1986年康華公司夥同香港招商局從韓國進口一批數千噸沒有進口證的冷軋薄板,然後串謀薄熙永(薄一波子)高價賣給中國汽車工業公司,再由中國汽車工業公司以更高價賣給長春汽車製造廠。⋯⋯但給韓國的中介商的回佣是50多萬美元。經過層層官倒,得益的是康華公司、薄熙永(薄一波子)、中國汽車工業公司。最後蝕虧的是國營長春汽車製造廠。」【4】

官倒激起的巨大民憤成為89六四學生運動的原因之一,鄧小平用「殺20萬換20年穩定」的中共邪靈思維製造了震驚中外的天安門屠城事件。上世紀90年代初,蘇聯及東歐共產主義政權如多米諾骨牌一般解體,嚇壞了中共。黨內二號人物陳雲提出「還是自家的孩子靠得住」,讓紅二代接班,自此,中共紅色家庭子女中,一人當官,一人經商的「一家兩制」成為權力世襲的公開法則。從1992年鄧小平南巡至今的二十多年中,權貴和資本的聯姻已經是中國經濟生長的主要模式之一。

德國之聲2012年4月28日曾報導,「太子黨大約2,900人,積累了總共2萬億人民幣(約合2,400億歐元)。他們尤其活躍於金融界、外貿領域和房地產業,作為公司老闆或大公司經理。在財富超過上億元的3,220人中,當時只有288人不是高官子女。」

曾有媒體稱,中共紅二、三代家屬中億萬富豪占八成。據彭博社報導,中共的「八老」(鄧小平、陳雲、彭真、薄一波、李先念、楊尚昆、王震、宋任窮)的後代們幾乎有一半都移民定居海外西方「資本主義國家」──共產主義賭咒發誓要打倒的目標。#(待續)

資料來源:
【1】張耀傑:《胡耀邦最早把「改革」和「開放」並提》,《羊城晚報》,2011年4月17日,B02版
【2】嚴家祺:《誰是「總設計師」:鄧小平還是趙紫陽?》,大紀元,環球好評,2005年2月9日
【3】《黨員名言100句》, 中國共產黨新聞網,2013年06月25日
【4】《鄧朴方是如何化公為私,成為「先富起來的一部分」中的最富有者?》,澳洲新聞網,2017年05月30日

責任編輯:都德緣

評論
2018-03-01 9:43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