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落人間的文字:凝聚的整體

文/王金丁

端午節的傳統「賽龍舟」。(宋祥龍/大紀元)

      人氣: 227
【字號】    
   標籤: tags: , ,

裁判伸直了手臂把槍口指向天空,這時,海水似乎也停止了呼吸,槍聲還沒有劃破藍天,我們的龍舟已像箭一樣射了出去,同一瞬間,神鼓阿飛擂下了第一聲戰鼓。

船頭,潑辣的浪花翻騰著白色陽光,阿飛古銅色的雙臂韻律地揮動鼓槌,操控著十八支船槳的速度,伙伴們在隆隆的鼓聲中,身體與手中的槳已連成一體,兩邊船舷不斷激起一長串水牆,我踞守船尾握著槳,在水瀑中,用眼睛餘光掃去,船身正貼著水面快速向前衝刺。

向前躬身划槳時,往映著陽光的水面看去,心裡暗暗讚歎這驚險而美麗的畫面,我們已甩脫船隊幾乎五個船身距離,阿飛額上的紅布巾,正浪花似地在空中飄蕩。

在阿飛的鼓聲激勵中,船身衝破層層海浪,已飆過了一半的賽程,小陳趁機轉過頭來向我拋了個飛舞的媚眼,忽然一個意念飛過腦際,提醒我不能掉以輕心,剎那間,一個波浪已捲過船身,我向小陳回了個告誡的眼色。

這時,友船的鼓聲一波波擂了過來,船首色彩鮮豔的木龍頭慢慢逼進我的視線,碼頭上圍觀的人群裡,已激起一陣驚呼的熱浪,更加騷動我們的軍心,這時,教練嚴厲的臉色又浮上腦際:「你們只要握了槳,就把得失心放掉。」

得失心?誰都曉得教練心裡想的是什麼。

最後的龍爭虎鬥,大家心裡有數,這是一場艱苦的戰爭。該死的是,小陳在臨上船前在碼頭滑了一跤,小腿上還炫耀著一塊瘀青,他自己狠狠地啐了一口:「苦了。」當時只有我聽到。

神鼓阿飛已經挺直腰桿,把鼓點緩了下來,穩住了大家的心情。想起教練在訓練時雖然凶悍,說的句句在理:「上了船就要忘掉自己,忘掉敵人,忘掉時間空間,要一心不亂,聽到的只有鼓聲,想到的只有力量。」

浪花迅猛的捲起白色陽光不斷地從頭上灑下,我閉上眼睛,握緊船槳,隨著阿飛的鼓點揮動手臂,眼前浪花揉著陽光韻律地穿過,時間跟著慢了下來,剎那間,已感覺不到船身前進的速度,只嚐到嘴裡鹹鹹的海水的味道。

這時,耳朵裡只有鼓聲及心跳聲,嘴裡又湧現海水的鹹味,我狠狠地吞了下去,這次海浪是從頭頂灌下來的,我感覺船身似乎被拋上了浪頭。

船身穩下來時,碼頭響起連串的驚呼聲,然後,阿飛的鼓聲停了,船速跟著慢了下來,我睜開眼睛,黃色的冠軍標旗,正握在隊長手裡。

是什麼時候了,浪花回歸了大海,白色的陽光裡有了淡淡橘黃,龍舟賽後,碼頭跟汪洋連成了一色,碼頭上的熱鬧的人群已經靜了下來,船隊息鼓休兵,一艘艘悠悠地漂浮海上。

海浪平靜了下來,從阿飛壯碩的古銅色的雙臂,似乎還能聽到鼓聲的韻律,我握著潮濕的船槳,想起那天教練訓勉時最後說的一句話:「你們二十二個人是一個整體。」

「教練,我們全隊只有二十一個人。」

「那條船不算整體的一員嗎?」@*#

責任編輯:林芳宇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這棵高大的槐樹下面,碎瓷片排成的「箭」符吸住了我的眼光,順著箭頭望去,指向前面的山谷,瓷片上還有坊號的淡藍色雲朵釉彩,看得出來,這些瓷片就是咱「如意坊」廢棄的碎片,定是父親特意留下的記號…
  • 一生為臺灣創作樂曲的郭芝苑(1921-2013)說:「我最光榮的,就是能創造出屬於臺灣人的民族音樂。」
  • 姐姐倔強的個性造成現在離我們那麼遠,想到這,就想起小時候唱的那首《離家幾百里》的美國民謠,姐姐真的嫁到遙遠的美國,應了母親說的,筷子丈量的距離。
  • 1949那年,臺灣音樂家呂泉生為李白的千古名詩〈將進酒〉譜曲後,那句「與爾同銷萬古愁」就不斷迴盪在胸臆間,盼著馬蹄聲從遠古歸來,呂泉生也要銷解心中的鬱卒。
  • 渡輪慢慢接近基隆港時,鄉愁跟著浮上心頭,望著迎面緩緩而來的海岸,想起大稻埕街上賣楓片糕的阿婆,陣陣海風中,似乎聞到了香甜的楓片糕味道。
  • 一九三三年裡,一個春天的深夜,月亮高高掛在窗格子上,他坐在一張四方桌前,窗邊花瓶裡的夜來花香,繚繞滿室,小兒子端來溫熱了的紅露酒,掀起杯蓋,酒氣飄了出來,他的靈感也飄了出來。
  • 那天,經過媽祖廟旁的打鐵店時,鍛鐵噴出的火花中,《燒肉粽》唱到了街道上,只是歌聲已變成師徒手上兩根大鐵鎚打造的節奏了。
  • 看著虹吸壺裡的水滾了,從冒泡的圓肚玻璃壺裡望過去,他用緩慢的語氣說:「我們都打拚了一輩子,也該休息了。」「是該休息了。」阿飛點著頭。他繼續說:「我已經找好了寺院,我們去山上靜一靜,一起去禪修。」
  • 二胡的一聲長嘆,從天地間破空而來,阿炳(華彥鈞)的《二泉映月》蒼涼的弦音,百年前迴盪在城鄉長街小巷間,如今已飄進了中原的江河大地。
  • 師父把一塊尺把長的木頭交給我時,看著我的就是這種眼神:「想刻什麼就刻什麼,怎麼刻可以問問師兄們,也可以來問我。」後來我才瞭解,師父盼著徒弟們快快進步,什麼都要給你,師父說:「要自己去領悟,那才是真正自己的。」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