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喪的雕像

作者:史多華

詹姆斯•普拉蒂耶(James Pradier)的斯特拉斯堡(Strasbourg)象徵雕像,位於巴黎的協和廣場(Place dela Concorde)。(Bastiaan/Wikimedia Commons)

  人氣: 338
【字號】    
   標籤: tags: , , ,

1838年,巴黎的協和廣場添新裝了!八個新的女性雕像被安置在協和廣場四周,每一個雕像象徵著一個法國的主要大城市。詹姆斯•普拉蒂耶(James Pradier)的作品也是其中之一,代表了法國東部大城斯特拉斯堡(Strasbourg),雕像頭頂的堡壘就是該城的特徵。然而,藝術家絕對想不到他作品將來的命運。

在三十多年後,也就是1871年,由於法國在普法戰爭中大敗,阿爾薩斯和洛林兩個省被迫割讓給德國,珍貴的國土被劃到邊界的那邊去了!戰敗的法國人在絕望、憤怒與恥辱中,決定表達出對失去國土的哀悼!於是,普拉蒂耶的斯特拉斯堡雕像就成了對失落土地的感情寄託。巴黎人用一層黑色薄紗覆蓋在雕像上,如服喪守孝一般,並以鮮花、布條伴隨著淚水堆放在雕像周圍,逐漸將雕像淹沒……他們誓言:總有一天,黑紗將被取下,恥辱將被洗刷,國土必將收復!

左拉作品《崩潰(La Débâcle)》書中插圖可以看到身披黑紗服喪的雕像。(史多華 提供 )
1918年10月17日,收復故土的法國人在斯特拉斯堡象徵雕像前舉行紀念儀式。(法國國家圖書館藏,gallica.bnf.fr)
1918年10月17日,收復故土的法國人在斯特拉斯堡象徵雕像前舉行紀念儀式。(法國國家圖書館藏,gallica.bnf.fr)

這個誓言,直到大約五十年後,經過再一次的戰爭(第一次世界大戰)才如願以償,取回了念茲在茲的珍貴故土,法國人終於可以一吐胸中怨氣了!為了慶賀這個歷史時刻,人們再度湧向斯特拉斯堡的象徵女神,向她致敬。

可以順道一提的是,這個斯特拉斯堡雕像並不是普拉蒂耶作品中唯一帶孝守喪的。由於雕刻家如此受群眾肯定和歡迎,早在他1852年過世時,人們為了紀念他,將他的一件雕刻名作《莎弗(Sapho,古希臘女詩人)》披上黑紗,以紀念她的創作者。

普拉蒂耶若地下有知,也應該頗感欣慰吧!@#

責任編輯:李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以一顆真摯的心,去關懷周遭的人、事、物,再度揮灑一支超然的筆,來紀錄梅山早年無窮時空的變幻。
  • 一位國企大廠的辦公室主任,通過畫畫放鬆心理,換腦休息的同時,國畫的虛實相生和避讓協調互助的畫面處理,使得他在工作中找到了解決問題和處理矛盾的「靈感」。
  • Chora Church 這座副教堂的牆壁裝飾,不再是「拜占庭建築」傳統的鑲嵌畫,而是當時正在興起的「濕壁畫」(fresco)。濕壁畫可以表現得比鑲嵌畫更為細膩,只是比較經不起時光的摧折。
  • 希臘人為了紀念Aegeus,把那一片海洋命名為「Aegean Sea」,也就是中文裡的「愛琴海」。而Aegeus投海的那處海岬,就是Cape Sounion。
  • 在希臘神話的男神之中,古典時期的希臘人對Apollo情有獨鍾,不但把不少能力歸於他,而且經常把他塑造成年輕美男子的最佳面貌和體格。
  • 看到Olympia這麼多藝術精品的殘骸,讓我不勝唏噓:一千六百年後的今天,人類對先人智慧與技藝結晶的肆意破壞,仍然時有所聞,只是主角易人而已。人性中的凶、愚成分,何時方休呢?
  • 現存的極少數作品,大都是從古代沉船的遺物中找到的。
  • 在那樣一個困難的時代,華萊士先生以優美造型的藝術設施,無私的提供了清泉,不僅為人們解了渴,更以藝術之美滋潤、撫慰了人心,真是功德無量啊!
  • 這四個總統像在羅什摩爾峰(Mount Rushmore)上,由岩石切割而成,用以獻給這些在美國歷史上貢獻卓著的總統。然而,把他們刻在山頭上總是個比較奇特的想法。到底是誰的主意呢?
  • 1501年,26歲的米開蘭基羅回到成為共和政體的佛羅倫斯,此時薩弗納羅拉已被處以火刑,索德里尼(Piero Soderini)於1502年繼任行政首長,呈現一番新氣象。由於羅馬的《聖母悼子像》廣受讚譽,米開朗基羅開始嶄露頭角,大量的工作合同蜂擁而至,其中最重要的,應屬新共和國政府委託的重要公共藝術工程,一是代表佛羅倫斯精神的《大衛》雕像(1501- 1503),其次是在維奇歐宮的議事大廳與達芬奇《安加里之戰》對壘的壁畫《卡西納之役》。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