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馬三家倖存者:認識的10法輪功學員被迫害死

尹麗萍認識的十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圖為2016年4月14日,尹麗萍在美國國會作證,她手中的照片是瀋陽的法輪學員王傑。(李莎/大紀元)
人氣: 1541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8年02月06日訊】我叫尹麗萍,來自中國遼寧。

在中國,因為信仰,我七次被抓捕,六次被迫害得奄奄一息抬回家,三次被勞教,三次被關押在馬三家,經歷了九個月的奴隸般的奴工迫害。因為不放棄信仰,我被祕密轉押六個勞教所、一個地下監獄醫院和一所黑監獄。

在被關押期間,我經歷了晝夜被洗腦、體罰、手背被指甲掐,腕下被針扎、關禁閉室被超音倍聲音迫害,野蠻窒息性灌食、電棍電擊、被禁止見家人,被注射不明藥物導致我一度喪失記憶、眼睛暫短失明,被野蠻灌食時把病人嚇壞、心臟病人嚇得緊急搶救。

九個月的超負荷奴工讓我累到吐血,胳膊被鐵條劃得鮮血直流,我的手指扎花扎得血肉模糊都看不到指紋。

因拒絕穿勞教服裝,我被一群男女警察和男犯人扒光衣服,任由男犯人觀看。

我的腰骨被警察郭勇打錯位,導致我下肢習慣性癱瘓、大小便失禁。頭髮被警察剪得亂七八糟的同時,造謠說我練功練的得了精神病。

在這十八年的迫害中,我認識的十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鄒桂榮離開我家不到十天被迫害致死;瀋陽的王傑死在了我的懷裡;我家鄉的兩位法輪功學員崔振環、李春蘭被馬三家勞教所迫害得精神失常……

2001年3月中旬,外媒記者進入馬三家。在距離外國記者離開後只有一個月的4月19日,我就被馬三家祕密轉押到了一所黑監獄,被群體性迫害的同時還被錄了像。

2001年的9月中旬,我到北京狀告多家教養院對我的犯罪行為。北京警察把我移交給當地公安局,公安局把我押送到我狀告的勞教所。一星期後,被迫害得奄奄一息抬回家。

2002年10月8日,法輪功學員李偉勛的哥哥李偉繼,為了營救我和其他法輪功學員出國辦理護照的過程中,被鐵嶺公安局抓捕,李偉繼的胳膊被打折、判刑八年。王傑、蔡紹傑被判刑七年,我被判三年勞教再次送到馬三家。七個月後,我被馬三家迫害得奄奄一息抬回家。

我還活著,我想控告迫害我的勞教所和警察,可是我們當地沒有律師敢為我辯護。

2014年4月20日,黑龍江全省抓捕了八十多位法輪功學員,江天勇、唐吉田、張俊傑、王成四位中國律師勇敢地站了出來關注法輪功案件,我看到了希望。

沒有想到,在這些律師高度關注這起群體綁架案件的過程中,這四位律師的肋骨被警察打折24根(唐吉田10根、江天勇8根、王成3根、張俊傑3根)。

同年7月9日,我的電報群裡就傳來了王宇律師被抓捕的消息。當天晚上,全國範圍大抓捕律師和維權人士。我兩天兩夜沒有睡覺,見證這一切的發生。我僅有的一點希望破滅了。

因為全國遭受迫害的法輪功學員都在起訴江澤民,警察就全國範圍內抓捕律師、抓捕訴江的法輪功學員。

我家鄉的法輪功學員李忠淵因起訴江澤民被判刑七年半,還有兩位因起訴江澤民被分別判刑三年和三年半。

法輪功學員在中國被迫害了十八年,至今沒有結束。而這場迫害延伸到了海外。

僅2014年至2016年,先後有23位法輪功學員在泰國被抓捕,關押在移民拘留中心和移民監獄,在國際社會的緊急關注和營救下他們才倖免被遣返。

2017年10月1日,逃亡到印尼的中國勞教所奴工產品的證人孫毅離奇死在了印尼。

2017年10月26日,逃亡到俄羅斯的法輪功學員李丹在申請庇護的過程中被抓捕。2018年1月13日被遣返回中國。

更多殘酷的迫害還在發生著,我希望全世界更多的人們關注這場殘酷的迫害。#

責任編輯:肖琳

評論
2018-02-06 8:19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