吹響吧!上低音號(2)

這部作品,讓管樂社裡某種不起眼的樂器開始備受關注,社團裡的學生們開始詢問「上低音號」,甚至,有同學為了它而加入管樂社…
作者:武田綾乃

4月15日,雙溪龍國民型華文學校進行了種樹活動,希望能為學生們提供更好的學習環境。 (Steven/大紀元)

    人氣: 100
【字號】    
   標籤: tags: , , ,

接續前文

久美子和她就讀同一所國中,而且同樣加入了管樂社。如果是成績優秀、教師間風評也很好的她,的確足以擔當新生代表的重責大任。問題是,像麗奈這麼聰明的人肯定可以考上更理想的高中,為什麼她會選擇這所學校?她總不可能跟自己一樣,是用制服來決定要念的高中。

正當久美子側著頭百思不解時,麗奈冷不防地突然轉向這邊,黑曜石般的雙眸直勾勾地盯著她。她該不會是在看自己吧?

兩人的視線確實交會了。雖然只是一瞬間的事,對久美子而言,感覺卻是一段好長的時間。

麗奈鬆開嘴角,彷彿什麼事也沒發生過地將視線轉向正前方。她的唇瓣微張,傾瀉出流暢的台詞。新生代表。這個響亮的稱號在腦海中來了又去,久美子又輕輕地嘆了一口氣。

「喂!妳叫什麼名字?」

久美子走進一年三班的教室,才剛坐下來就有人向她搭話。她往旁邊一看,有個短髮的少女對著她微笑。薄薄的唇瓣間隱約可見潔白的牙齒。從晒成古銅色的肌膚不難猜測她以前參過運動社團,是自己至今不太想扯上關係的人種。久美子為了掩飾慌張,無可無不可地微微一笑。

「我叫黃前久美子。」

「久美子嗎?我是加藤葉月。看是要叫加藤還是葉月,隨妳高興就好。」

葉月說道,從桌上探出身體。久美子心想這女生真是裝熟啊,但還是重新轉身面向她。

「對了,久美子是哪個國中畢業的?不是東中吧?」

「我是北中的。」

「北中?好特別啊!」

葉月大吃一驚地張大了眼睛。

「不曉得為什麼,北宇治都是東中的人。我也是東中的,感覺就像是來到有很多熟人的高中。」

「那不是有很多朋友嗎。好好噢,真羨慕妳。」

「不不不,一點也不好。也再沒有比讓人知道國中的自己更慘的事了。就算想在高中重新來過,肯定也會被他們當成笑話來說。」

「沒有這種事啦。」

「就是有這種事,所以我才忍住不染頭髮的。」

「其實我想染成紅色的。」葉月說著,手指繞著自己的頭髮。那已經不只是在高中重新來過了吧……久美子心想,但是沒有說出口。

「話說回來,我從剛才就很好奇,妳為什麼講標準語?」

「嗯,我以前在東京住過,大概是因為這樣吧?」

「是噢,都沒有受到關西腔的影響嗎?」

「家人也都講標準語,所以才沒怎麼受到影響吧。啊,但是身邊的朋友都說反而被我的標準語影響了。」

「嗯哼,我也得小心別被妳影響了。」

葉月依舊用手撐著下巴,不當一回事地說。她的右邊臉頰往上一勾,浮現出充滿笑意的表情。久美子張嘴,想說些什麼,不巧老師剛好走進教室。老師看來已經五十好幾,環視教室一遍,清了清喉嚨。

「坐下。」

寧靜但充滿氣魄的聲音,使得亂成一團的教室瞬間歸於寂靜。直到剛才還吵吵鬧鬧的學生,全都照著點名表分配的座位回到自己的位置。

「哇!好可怕。」葉月小聲地嘟噥。

「都已經是高中生了,還在教室裡大聲喧譁,實在不是什麼值得讚許的事。高中不是義務教育,要有身為高中生的自覺。」

原本還帶著熱度的氣氛,一下子冷卻下來。老師楞住似地嘆了一口氣,瘦骨嶙峋的手拿起粉筆,在綠色的黑板上寫下白色的文字。

「我是一年三班的級任老師松本美知惠,也教音樂,是管樂社的副顧問。」

管樂社。這個字眼讓鄰座的葉月立刻有了反應。

「別怪我沒有事先告訴你們,我自認是學校最嚴格的老師,完全不打算縱容你們,請做好心理準備。」

美知惠丟下這句話,慢條斯理地拿出黑色的檔案夾。

「首先確認各位的名字,叫到的人請大聲地回答……麻井雄大。」

「有!」

「石川有紀。」

「有!」

國中的時候就算在點名的時候被叫到名字,大家也只是敷衍了事地舉個手。可是一旦上了高中,似乎就得好好地回答。是人年紀越大,就會越順從規定,還是因為這個老師很可怕呢?

「……黃前久美子。」

「……啊,有!」

久美子陷入沉思,差點錯過自己的名字。她慌張的回答令教室裡的氣氛變得輕鬆了點。葉月似笑非笑地瞅著她。太丟臉了,久美子不由自主地低下頭。

「……加藤葉月。」

「有!」

「川島……綠輝(Ryokuki)?」

至此,美知惠的臉上第一次浮現出困惑的表情。頭髮膨鬆得有如貓毛的少女,提心吊膽地在點名停滯住的她面前舉起手來。

「不、不好意思。是念作『薩菲爾』。雖然寫成綠色的光輝,但是念成『薩菲爾』。」薩菲爾?教室裡開始竊竊私語。她似乎覺得自己的名字很丟臉,變得越來越畏縮,纖瘦的背影縮得小小的。

「抱歉,川島薩菲爾同學。我不會再念錯了。」

美知惠說道,隨即開始點名下一個人。教室裡的竊竊私語也隨即恢復安靜。儘管如此……她叫「薩菲爾」(Sapphire)嗎?這可是只有美少女才能取的名字呢。久美子心裡想著這件事,再次將視線投向正前方的少女,只可惜從後面看不到她的長相。◇#(未完,待續。)

——節錄自《吹響吧!上低音號》/ 麥田出版公司

責任編輯:楊真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維多利亞瓷磚在我裸露的腳丫子下方冰冰涼涼的,我的腳趾在棕色和藍色的地板上彎曲。我將一根手指滑進信封下方,像捏起一片破碎的葉子般將它拿起來,紙上印著思凱頓藝術學院的信頭字樣。
  • 不是每個人都能獲得應得的結局。很多改變生命的時刻──例如在船上和陌生人的一席談話──都純屬好運。 但是沒有人會毫無來由地寫信給你或者選擇向你吐露心事,這就是她教我的:好運降臨前,你必須先準備好。
  • 一般人存在著很大的誤解,認為日常對話要比閱讀外國一流的報紙、論文簡單。從這個誤解又衍生出另一個嚴重的誤會,那就是認為日常對話應該是最基礎的。事實正好相反......
  • 其實書讀多了,看書的速度自然會變快。多閱讀其實才是速讀最大的訣竅。與達到那階段所需要的時間比起來,學速讀法所花費的時間和金錢要多得多。
  • 一面看書,一面隨手畫下重點線。為此,書本不能借於圖書館或其他管道,必須自掏腰包買下。可是,為什麼要在書上畫重點線呢?這有幾種意義和效用。
  • 任何人都一樣,沒有疑問,就無法得到答案。如果沒有搜尋、探索的過程,便無法真正的懂得。在一個接著一個探尋答案的過程中,你得到的知識倍增,由這種方式得來的知識,與你在學校所學到的條列事項的背誦截然不同......
  • 為了落實於每天的計畫中,一起來想想每一項的時間分配吧!每個項目需要分配多少時間呢?
  • 達成目標所需的「黃金五步驟」
  • 2015年,《守望者》為全美賣得最好的書。「在二十世紀美國,《梅岡城故事》大概是最被廣為閱讀的種族相關書籍,而小說主角則塑造了種族正義最不朽的形象。」——評論家Crespino, Joseph
  • 2015年,《守望者》為全美賣得最好的書。「在二十世紀美國,《梅岡城故事》大概是最被廣為閱讀的種族相關書籍,而小說主角則塑造了種族正義最不朽的形象。」——評論家Crespino, Joseph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