吹響吧!上低音號(3)

這部作品,讓管樂社裡某種不起眼的樂器開始備受關注,社團裡的學生們開始詢問「上低音號」,甚至,有同學為了它而加入管樂社…
作者:武田綾乃

美國青年領袖聯合會聖地亞哥分會(AYLUS San Diego Branch)的年輕高中生們成功舉行了第二屆年度義演,為聖地亞哥聾啞人服務中心籌款。圖為楊博丞演奏大提琴。(楊婕/大紀元)

    人氣: 13
【字號】    
   標籤: tags: , , ,

接續前文

葉月有些訝異地喃咕:

「薩菲爾啊……好酷的名字噢。」

這個人的美感有些與眾不同呢……久美子心想。

「今天就到這裡為止,明天要實力測驗,請各位多加努力。」

高中生活的第一天,就由級任老師的這句話畫下了句點。怎麼辦?自從入學考結束後就再也沒有念過書了!久美子忍不住嘆息。

「久美子,妳住哪邊?一起回去吧。」

久美子才剛把教科書塞進書包裡,早就準備好的葉月已經站在她面前。黑色皮製書包上掛著小號的鑰匙圈。

「我住在平等院附近,方向一樣嗎?」

「一樣。我搭京阪線,在黃檗站下車。」

「這樣啊,那我們住得很近呢。」

久美子邊回答邊站起來。久美子的書包上沒有任何裝飾品。她不太喜歡那種雜亂的感覺。

「葉月,妳國中是管樂社的嗎?看妳掛著小號的吊飾。」

久美子指著她的鑰匙圈問道。葉月笑著搖頭。

「不是。我是如假包換的網球少女。」

「妳確實很有運動社團的氣質呢。」

「因為我的皮膚很黑,才讓妳這麼覺得吧。這是在練習的時候晒的,本來其實是很白的。」

葉月笑著捲起袖子來,古銅色的肌膚從某一節變得白皙。這大概就是所謂的制服晒痕吧。

「啊,可是上了高中以後,我打算加入管樂社,因為好像很好玩的樣子。」

「是嗎?我國中的時候就是管樂社。」

「真的嗎?高中也要繼續嗎?」

還沒決定喔……正當久美子想開口回答的時候,有人打斷了她的話。

「不好意思,兩位都打算加入管樂社嗎?」

葉月和久美子不約而同地望向聲音的來處,站在眼前的是剛才一頭貓毛的少女。她的名字只要聽過一次就絕對忘不了吧。川島綠輝。擁有這個與眾不同的名字的少女,五官長得十分柔和、精緻。

「啊,薩菲爾!」

葉月沒有惡意地喊出她的名字。一瞬間,少女的臉就像煮熟的章魚一樣,變得紅通通的。

「那、那個,不好意思,可以請妳們不要喊我的名字嗎……」

「咦,為什麼?」

「因為我討厭自己的名字,太丟臉了。」

「薩菲爾不是很酷嗎!我倒是很喜歡。」

「或許有人覺得很酷,但一般人都不會念,實在太丟臉了。」

綠輝說著,垂下眼簾。久美子在內心深處也同意她的想法。萬一這是自己的名字,她肯定負擔不起。

「所以,希望妳們能叫我小綠就好。」

「小綠嗎?沒問題,我記住了!」

葉月用力點頭,使勁地一掌拍在綠輝背上。這是她個人慣有的肢體接觸吧,只見綠輝纖瘦的身體搖搖欲墜,差點跌倒。

「小綠是哪個國中畢業的?一起回家吧。」

「可以嗎?」

綠輝小心翼翼地窺探著他們的臉色。久美子展顏一笑,用力地點頭:「當然可以。」

走出校門,四周充滿微涼的寒意,圍繞校園種植的櫻花樹已經散落起花瓣,青綠嫩芽從細細的枝椏肆無忌憚地探出頭來。路過的學生都對散落的櫻花毫無興趣,沒半個人把目光停留在上頭。大家穿著同樣的制服,看在久美子眼中全都是同一張臉。

「小綠以前是聖女的學生,國小、國中都念私立學校。」

綠輝將書包掛在肩膀上,微微一笑。

聖女中等學園。久美子下意識地對這個似曾相識的名字做出反應:

「聖女不是那所管樂超強的學校嗎?」

久美子的反應令葉月露出驚訝的表情:

「真的嗎?」

「真的是很厲害的學校喔,也是全國大賽的常勝軍。」

「哇!那真的很厲害耶。」

這句話讓綠輝有些害臊地搔搔頭。蓬鬆柔軟的頭髮在日光照射下,變成了咖啡色。

「不是小綠很厲害,是顧問很厲害。」

「演奏跟顧問有什麼關係?大家看起來都隨便吹啊。」

「才不是隨便吹呢!就像運動社團強不強會受到教練的影響那樣,只要有個優秀的教練,管樂社就會變強。」

「哦,這樣啊。」

葉月對久美子的說明狀甚佩服地點點頭。鞋底踢到小石頭,發出「叩」的一聲。鋪著柏油的路面平滑工整,連一根草都看不見。

「小綠負責哪種樂器?」

「小綠一直都是拉低音大提琴。」

「低音大提琴?那是什麼?」

綠輝聽到葉月的問題,鬧起彆扭似地鼓著臉。

「長得很像特大號的小提琴!非常帥氣!」

「啊,這、這樣啊。」

彷彿被綠輝的氣魄壓制住了,葉月點頭如搗蒜。◇(未完,待續。)

——節錄自《吹響吧!上低音號》/ 麥田出版公司

責任編輯:楊真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做為西班牙的統治者,漢尼拔不把自己侷限於軍事與政治事務。他讓許多學者在他身旁,而且努力學習希臘文以吸取其文化的優點,同時學拉丁文以便更加了解敵人。 當入侵義大利時,他和亞歷山大一樣,帶了一位希臘歷史學家在身邊記錄。遺憾的是那些手稿在好幾世紀前遺失了。
  • 漢尼拔在第一次布匿克戰爭(西元前二六四—二一一年)時生於一個貴族家庭。 他的父親哈米爾卡爾‧巴爾卡,曾在一場西西里島控制權的征戰中領導迦太基軍隊,隨後為迦太基在西班牙建立了一個帝國。
  • 並不是先進國家就保證不會發生。 第二次世界大戰時日本大量發行戰時國債,導致戰後陷入惡性通膨(Chyperin flation)的苦境;第一次世界大戰後的德國,也曾深受通膨所苦。
  • 當論及商業上的領導與創新時,一個以漢尼拔方式行事的顯著例子可說是由塞吉‧布林(Sergey Brin)和賴瑞‧佩吉(Larry Page)所創建的谷歌(Google)。
  • 設置於便利商店等地的ATM就能提供增值銀行的金融服務。 由於每小時百分之十的超高利息收入,使得人們爭相把錢存入增值銀行,而且「暴發戶」的人數也會暴增;相反的,為每小時百分之二十的超高額循環利息所苦的貸款人也不在少數。 國內的貨幣流通量因而激增,導致超級通膨的發生。 經濟整個陷入大混亂的局面。
  • 【大紀元6月25日報導】(中央社記者羅苑韶巴黎24日專電)台灣作家舞鶴小說作品「餘生」法文版新上市,也是舞鶴至今首次被翻譯成法文的作品。「台灣文學」系列主編安必諾表示,本書以霧社事件為故事背景,兼具歷史和文學意義。
  • 人與人之間每天都需要溝通,尤其面對公事上的交流時,格外重要。而溝通上的失誤,正是損失時間及信賴感的最大因素。 溝通最講究的,就是訊息的確實傳達。
  • 「商務約會」簡單來說就是要和某人的會面。 所以不是單方面可以任意更改時間,所需要的時間也比較短。而且,基本上不同的商務約會,時間也是無法重疊在一起的。 而「作業」指的是製作文件、收發信件等等的辦公內容。 這兩者也可以統稱為「預定計畫」。
  • 時間是公平的。 不管你是世界第一的大富翁,還是普通的上班族,所擁有的時間或剩餘的時間都不會因為身分而有所不同。
  • (大紀元記者沈芳如報導)《最後一封情書》Dear John改編自暢銷小說《分手信》(台灣由麥田出版社發行),是由 美國最暢銷浪漫小說作家Nicholas Sparks繼《瓶中信》、《手札情緣》後又一感人佳作被搬上銀幕。本週末並以高達三千兩百多萬美金的票房,擠下蟬聯七週科幻片《阿凡達》,搶下本周美國周末票房冠軍寶座。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