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昆山限污令要工廠停產 引發台商驚慌

中國現已不具勞工優勢,勞工薪資高,加上多種稅、法令,都對台商不利。 (AFP)

人氣: 8612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8年02月08日訊】(大紀元記者鄭宜芬台北報導)台商投資中國重鎮之一的江蘇省昆山市發出排污減排五成的命令,沒有任何緩衝或宣導,一紙政令就要工廠停產,引發台商驚慌。台灣投資中國受害者協會理事長高為邦直言,在中共獨裁專制政權下,中國經濟起來得快,但是下去得也快,然而現在已經沒有勞工的優勢了,他疾呼蔡政府修正外勞政策,吸引台商回流才是治本之道。

中國有1,400萬家企業,台灣僅4萬家,現在利潤小於1000萬人民幣的台商都極度危險。台商如果倒了,台灣經濟會變成怎麼樣?據統計,台灣出口總額逾3000億美元,其中40%都賣到中國。停工令宣布那天,名單內有許多企業股價狂跌,影響不可小覷。

在中國這樣人治的國家,過去台商最重視人脈,但在2012年薄熙來事件發生後,大批官員落馬,造成台商人心惶惶,不知自己何時會遭牽連,加上這次當局祭出限污令,到中國投資一直都存在風險。

中共貪污 掠奪台商

高為邦感嘆道:「唉!就是因為它不是個法治的國家,但是它又是一個貪污的國家,官員都貪污、人員都犯法,你要在那邊生存下去,很多潛規則都要跟從,你不遵守的話就生存不下去,中共要治你隨時都可以發生。所以在中國,中共要辦任何一個官員貪污,都有足夠的理由,要整治、掠奪台商,也有很多的理由。其實有些案子,也不需要理由,中共就可以把你侵吞,所以投資中國風險極大。」

之所以造成這樣的後果,高為邦認為不能全怪台商盲目西進,因為在台灣沒有辦法生存、沒有競爭力。「1992年我們訂了一個外勞政策,就是說外勞的薪資要跟本勞的薪資綁在一起,不能低於本勞的薪資,這個政策違反了市場機制,外勞也拿不到這個薪資,雇主卻要用差不多高出一倍的薪資來雇用外勞,因此可以說兩敗俱傷,沒有市場競爭力。」

高為邦說,在這樣的情況下,台商明知風險很大,仍只能選擇去中國投資。「像郭台銘也好、其它大企業也好,也是為了充分的勞工。當你過去之後,中共要怎樣就怎樣,台商過去只好低聲下氣,能夠生存下來的實在很有限。人家覺得你的技術很好、生產的產品很好,它沒有道德底限,就用各種手段,把你的企業奪走。」

高為邦分析,中國現在已經沒有勞工優勢了,勞工薪資非常高,而且很多的稅、很多的法令、很多的情況,都對台商不利,現在環保方面又緊縮污染政策,很多工廠都已停工很久,在種種情況下,台商根本不可能在中國持續生存下去,都要撤出。「中國經濟起來得快,但是下去得也快,生產企業都走了,到時候GDP就自然會下降。」

撤出中國是否是台商的轉捩點?高為邦觀察,現在台商撤出中國多半是到東南亞去,所以蔡政府有南向政策。「政府真正應該做的是讓台商回台灣,創造一個環境讓他們可以回台灣,唯一的政策就是把外勞政策給修正過來,遵循市場機制,不違反任何國際勞工組織的規定,所以我們希望把外勞本勞脫鉤。」

台灣投資中國受害者協會理事長高為邦直言,在中共獨裁統治下,中國經濟起來得快,但是下去得也快。(陳柏州/大紀元)

政治與經濟分離是錯誤觀念

以前昆山號稱服務最好,最常喊的口號就是「親商、安商」,但現在突然喊停工,造成許多台商措手不及。很多台商對中國政策無感,其實很多台灣民眾也以為「政治的歸政治,經濟的歸經濟」。然而,這次昆山事件再次證明,在中共以黨領政的模式下,政經是不可能分離的。

高為邦直言:「政治歸政治,經濟歸經濟,這是個錯誤的觀念,錯誤的政策就造成經濟的衰敗。」

他說,中國的根本問題是政治出問題,中共非常專制獨裁,政權不改,人民基本上是看不到幸福的,即使賺了錢,也沒有安全感。「這也是所有有錢、有權、有能力的人,通通移民到美國、歐洲、澳洲的原因。這些人會想:『我雖然賺了很多錢,但是要是哪一天說不定我就坐牢了,人生的目的難道是賺錢然後就去坐牢嗎?』所以這個國家不可能搞好的原因之一,就是因為沒有法治的環境。工廠都被搶走了,沒有法治的國家怎麼可能搞好呢!」

例如,美國早期以為中國經濟起來了,政治就會改變,但高為邦直言:「這個事情會發生在台灣,但不會發生在中國,因為它是個邪惡的政權,不可能改!」

中共染指媒體 危害民眾

民眾獲取資訊多來自於媒體,但現在台灣媒體背後的資金複雜,對於報導中國內部的真實情況,有的媒體害怕遭廣告主抽廣告,所以不敢碰;有的甚至主動塗脂抹粉,這對台灣人的知情權甚至人身安全已造成傷害。

對於媒體染紅,高為邦表示,很多媒體擔心抽廣告,所以會講出討好中共的話,包括電視台為了賣節目而失去原則,這是中共利用人性的弱點,印鈔票滲透到澳洲等各個地方。「中共染指這些媒體,台灣(某些)報紙已經是中共的喉舌。所以我們當然都是呼籲多跟《大紀元時報》接觸,因為只有你們敢碰、敢講真話。」

他最後指出,時代在變、條件在變,即使還有少部分人在中國冒險投資,但是大的企業在那邊很難賺到錢了,台商在中國的發展已經等於結束了。◇#

責任編輯:于嫚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