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澳最低時薪將漲至全球最高 專家憂就業減少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8年02月09日訊】(大紀元記者葉欣雯澳洲悉尼編譯報導)經合組織(OECD)最新數據分析顯示,在工黨「維生工資」(living wage)計劃的影響下,澳洲的最低時薪將從原來僅次於法國的第二位晉升為全球第一。但專家警告,該計劃或抑制就業增長,並加速企業用機器人自動化技術取代傳統勞動力

據《澳洲金融評論》報導,由於澳洲經濟增速緩慢與生活成本上漲,居民消費能力減弱,不少澳人對此倍感擔憂。在該形勢下,工黨領袖肖頓(Bill Shorten)近期承諾至少要提高230萬澳人的薪酬,宣布「最低工資不再是維生工資」。調整薪酬後,澳洲低技術工人的最低時薪將會比大部分發達國家高出至少20%:高出新西蘭33%,高出英國46%,超過加拿大53%,超出美國72%。

影子財長鮑恩(Chrise Bowen)指出:「很多企業擔心工資增速緩慢會減少市場需求,工黨的計劃有助解決澳人因工資低而難以承擔生活成本上升的問題。」

儘管越來越多的企業,特別是小型公司,對提高最低薪酬作出警告,反對黨表示他們正在認真考慮一個計劃,將最低薪酬定為收入中位數的60%,目前僅相當於收入中值的54%。

《澳洲金融評論》根據經合組織的數據,以購買力平價(PPP)作為換算係數對數據進行了調整,發現2016年澳洲最低時薪相當於11.1美金,處於世界第二高水平。而在執行「維生工資」計劃後,最低時薪將升至12.3美金。

不過,該計劃的出爐也引發了勞動力市場專家的質疑。專家警告,工黨的提案會使大約四分之一的勞動人口迎來結構性薪酬增長。這將會帶來三個方面的影響:就業增長受到抑制,企業轉嫁成本從而擠壓消費,以及加速低技術工人被機器人自動化技術所取代。

墨爾本大學經濟學教授沃頓(Mark Wooden)認為,目前其他大國的減稅已給澳洲帶來不小的壓力,此次薪酬變動會大大削弱澳洲的相對競爭力,令國內經濟雪上加霜。

去年公平工作委員會(FWC)決定給全澳四分之一的勞動力加薪3.3%。鑒於目前國內平均工資漲幅為2%,委員會認為「很多員工的工資漲幅遠低於2%,而其中不乏高技術人才。」

由於過去幾十年來澳洲就業並未出現反常現象,目前缺少關於最低工資會如何影響就業的詳細研究。但沃頓教授質疑,此次調整的重點是在低技術工人的薪酬上,而他們目前的薪酬漲幅已達全國最高水平。提高最低薪酬毫無疑問會使小型公司陷入財務困境,增加消費成本,迫使大公司用科技自動化代替工人,從而導致就業崗位減少。

堪培拉大學教授劉易斯(Phil Lewis)表示,工黨的加薪提案中有一個重要缺陷,就是它將個人薪酬與家庭的基本生活所需費用混為一談。該基本生活標準並不適用於個人,僅適用於家庭。由於不同人群基本生活支出的標準不同,工黨將其應用到整個勞動力市場中是毫無意義的。增加最低薪酬只會造成企業減少僱傭員工,就業崗位萎縮。因此,該提案將引發全面性的資源配置問題,強迫企業為有缺陷的社會保障體系埋單。而企業也會通過裁員和提高產品價格的方式將成本轉嫁給員工和消費者,其負面影響遠大於正面作用。

責任編輯:堯寧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