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轉動台灣】景薰樓談藝錄 林振廷:人生晨露 藝術千秋

林振廷總裁。(劉沛琦/大紀元)

人氣: 314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8年02月09日訊】(大紀元記者吳雁門台灣報導)景薰樓國際藝術集團333畫廊,廊道間璀璨大氣的裝置藝術,是出自旅美生活藝術家蔡爾平的手筆;巨樹虯根、奇花異卉,壯美而發人想像的空間,正適以烘托出霧峰林家,日治時期,被尊稱為「台灣產業經營之父」林烈堂一脈嫡孫,收藏家林振廷雄放與雍容兼具的藝術人生。

景薰樓。(景薰樓國際藝術集團提供)

家族百年滄桑  「景薰樓」以藝術紹承輝煌

霧峰林家先祖林石,於1746年〈清乾隆11年〉,自福建漳州渡海來台,第三代林甲寅,從大里移居霧峰,至第四代,族系分支成「下厝」林定邦,「頂厝」林奠國二脈。

此刻起,霧峰林氏家族發跡史,便牢牢地連結上台灣的政經臍帶。極盛時期,第五代林文察平定戴潮春民變事件,以軍功行賞,清廷特許樟腦專賣;日治時期林烈堂與堂弟林獻堂創辦銀行,更經營糖、鹽、麻等重要民生物資,並擁有大量田地、林產,富甲一方。

「浮家黑水漳州遠」,曾並列台灣五大家族之一的霧峰林家,百餘年來,歷經海桑,族輩星散,頂厝一系,轉致力於藝術收藏、繪畫與教育等文化領域。林振廷為第九代,1994年創設「景薰樓國際藝術拍賣公司」,夫人陳碧真任董事長,典藏本土早期畫家與國內、外當代藝術家作品,並建構交易平台,以促進國際藝術交流為使命。

景薰樓係頂厝一樓群名,陽春三月,淑景薰風,仕紳名流出席雅宴,或是族內決策議事,均聚會於此,樓內外熙和景象,映射出霧峰林家溫厚的歷史光影。林振廷夫婦優游於「景薰樓」藝術堂廡中,更以此紹承家族的輝煌。

頂厝宅群之「頤圃」,始建於1906年。(景薰樓國際藝術集團提供)

雅重第一代畫家  林振廷:家族參與台灣美術運動史

「櫟社」係日據時期台灣三大詩社之一,霧峰林家林朝崧、林幼春、林獻堂同為創社人,並以霧峰林家為活動場所,有謂「櫟社三家」賡揚風雅,領袖台灣詩壇;筆者攀為詩界野老,粗諳音律及櫟社詩風,冬日午後,即抱此古懷,往訪景薰樓主人林振廷先生。

「科學,因進步而有價值;文化藝術,則因古老更顯珍貴。」林振廷認為科學進步與文化回歸是兩個不同的方向,兩者結合則更是完美。他將茶席上小蛋糕略推向客方,沖和的道:台灣第一代美術家陳澄波、廖繼春、楊啟東、李石樵、郭柏川……是家中常客;長輩們亦喜收藏藝術品,自己從小耳濡目染,得以薰陶出藝術的鑑賞力與收藏自信。

李石樵、郭柏川等赴日就讀東京美術學校,顏水龍留日後轉法,當時均為窮困學生,林家惜才,斯時,以高於月薪數倍的薪酬,聘至家中畫祖先肖像並購入作品,此贊助意味較濃的作為,紓解畫家生活困境,更鼓舞了創作的動力;其他畫家或多或少也接受過贊助,此善舉因緣,收藏畫家未成名前的畫作,至今俱價值非凡。林家保存了台灣藝術啟蒙年代的作品,也同時見證台灣「美術運動史」上重要的一頁。

清朝乾隆年間,天才詩人黃仲則舉家流落京城,將雛寒禽,無枝可棲,所作「都門秋思」四律,其中有句「全家都在風聲裡,九月衣裳未剪裁」,讀之惻然;時陝西巡撫畢沅,覽後嘆說:「此詩值千金,姑先寄五百金」,並委以縣丞職務。兩則雅愛人才佳話,異代互為輝映。

去歲,偕同友人參訪頂厝宅群之「頤圃」,戶外大型的朱銘銅雕「十字手」,及多項裝置藝術,同為林振廷投入巨資設置,當詢及是否有祖輩扶持藝師、奬掖後學遺意時,他卻笑而不答。

「頤圃」戶外朱銘銅雕「十字手」。(景薰樓國際藝術集團提供)

重視藝術家師承  收藏大量歐洲學院派畫作

景薰樓國際藝術集團333畫廊,重點收藏歐洲19世紀學院派油畫,這條收藏主線鏈結上1930年代前後,中國美術運動史上,東西交會的美學觀與社會思潮啟蒙。

中國當代蜚聲國際的藝術家徐悲鴻、林風眠、趙無極、吳作人、吳冠中、李可染或留學、或旅居法國,直接親炙歐洲學院派畫家,並接受體系化完整的理念與技法訓練,此經過古典主義風格洗禮的中國藝術家們,汲取並引入西方繪畫藝術的精神,對中國藝術發展影響極為深遠。

此影響包括自由主義的思潮,林振廷數度提及Andre Claudot(1892-1982)安德烈‧克羅多,他是個自由主義者,1926年在北京藝術學院、之後於杭州美術學院授課,李可染即是他的學生之一。

Andre Claudot之外,尚有多位被認定為學院畫派指標性人物,當時於歐洲藝壇上擁有崇高地位,如Fernand Cormon(1845-1924)、Lucien Simon(1861-1945)、Arthur Kampf(1864-1950)、Alfred Bastien(1873-1955)、Andre Lhote(1885-1962),均為前述藝術家的重要師承。多年來,林振廷飛行數萬里路,收藏了他們大量的作品。

「別人看不到,但我看到了非凡的意義!」這批畫作於中國美術運動史上,是項關鍵的史料,不僅可以窺見中、歐藝術交流的脈絡,更重要的是自由與社會主義的思潮,對中國畫家和其生活圈的人們,起了微妙的串連與催化。

信守正道  相信上天自有安排

「祖輩曾經擁有製糖、製麻、銀行等27個企業,至今僅剩下教育與文化藝術!」近10年來,林振廷變賣近百筆土地與家產,遠赴歐洲購藏大批影響中國藝術發展史的重要畫作,傾談至此,眸光轉為蒼茫,他黯然的補充道:「土地、產業等會因政治時空背景而改變,人生有如晨露,相信藝術會是千秋!」

德川家康在日本混亂的戰國時代,蕩平群雄,開啟近300年的輝煌政局,其遇事堅忍的特質,對林振廷深有啟發;霧峰林家下厝、頂厝二支,260餘年來雖由盛而衰,唯先人留下的文化藝術根柢與承傳使命,成為他人生中的主要價值粒子,也同樣堅忍地等待以藝術文化,重現家族榮光的機緣。

「相較於祖先,自己是微不足道的!」林振廷動容的又說,「圓仔切」是湯圓的前身,「景薰樓」為霧峰林家藝術傳承與發揚的「圓仔切」,嚐一杓而知鼎味,他深知景薰樓之藝術使命,任重而道遠。景薰樓三字,「景」有遠景意,「薰」取意為薰陶,而後務實的拾級而登,攀上藝術事業巔峰。

林振廷是位拍賣官,定槌無悔,主持景薰樓國際拍賣平台,一直信守藝術交流為上的至理。有次,議妥一件單價3千萬台幣的木雕作品,準備簽約付款時,賣方將價位提高至5千萬;該藝品運至香港展出,進入佳士得拍賣流程,被發現裂痕,終致流標。見利忘義,賣方信用盡失,但自己卻避開了重大損失。「堅持正道,上天自有安排的!」他肅然續道,天必佑正道以行!

景薰樓拍賣會場圖。(景薰樓國際藝術集團提供)
廖繼春「淡水遠眺」成交價1千8百萬。(景薰樓國際藝術集團提供)

楊東啟大師所題「人生晨露,藝術千秋」,將會是什麼樣的深層領悟?瀛海世家,繁華已然落盡;而藝術千秋,林振廷與景薰樓,這人與樓,卻也讓人生出無窮的想望來!

責任編輯:黃郁婷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