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千禧代消費習慣與嬰兒潮一代相同

年輕人並不比中年消費者更願意削減在生活方式上的開銷,而且他們的消費行為恰好反映了典型的中年消費者的消費狀況。(AFP/Getty Images)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8年03月10日訊】(大紀元記者燕楠澳洲悉尼編譯報導)千禧一代(Y世代,20世紀最後一個世代)和嬰兒潮一代(1946年至1964年出生的人)的人之間的在財務問題上的態度,差別並不像人們想像的那麼大。

根據澳洲國民銀行(NAB)發布的對全國消費者行為調查發現,年輕消費者和中年消費者其實在開銷方式上的態度非常接近。

年輕人並不比中年消費者更願意削減在生活方式上的開銷,而且他們的消費行為恰好反映了典型的中年消費者的消費狀況。

澳洲國民銀行的首席經濟學家奧斯特(Alan Oster)說:「我們沒想到會是這樣的結果,通常在經濟學方面,當你20多歲、30多歲的時候,是為了存款而省錢的階段,隨著你年齡的增長,你會改變你的消費方式。然而事實上目前似乎並不是這樣。」

他接著說:「也許他們已經放棄存款了,但我們並不了解。」

房價漸高 省錢傾向不高

根據Domain房產集團的數據,悉尼的房產中位價一度上漲到破紀錄的115萬澳元,而中位價50萬以下的區已經絕跡。墨爾本房價也一度達到破紀錄的84萬澳元。

澳洲消費者曾被要求評估到何種程度時,他們會願意削減生活方式的消費,並將更多的錢儲存起來,或留給住房及退休所用。有趣的是,調查顯示千禧一代嬰兒潮一代的習慣彼此非常相似。

當被問及人們是否準備大幅減少開支,大多數澳洲人更願意減少出租車和優步的費用(佔47%),其次是外賣食物(42%),健身消費(41%),以及酒類開銷(41%)。而他們最不願意減少的花費是在互聯網(14%)和手機(19%)上。

但是有約五分之二的澳洲人也表示他們不想減少生活方式開支,因為「人生短暫」(14%),亦或他們「無法看到目標,因為他們永遠也無法負擔得起住房」(5%)。

各年齡段消費習慣趨於一致

調查發現,「有趣的是這種消費態度在所有年齡階段中的人群都相當一致。尤其是年輕人,他們與中年消費者生活方式的開支態度上非常相似。」

這是繼有關房價與年輕人消費習慣之間所產生的全國性困擾問題之後,所呈現出的現象,包括商業週刊富豪榜年輕上榜者格納(Tim Gurner)曾評論說,通過減少買牛油果和咖啡的來減少開支。但有趣的是,近三分之一(32%)的調查者表示,他們不會改變喝咖啡的消費習慣。

從中國移民來澳近20年的餘女士是嬰兒潮一代出生的,她屬於上述現象中一個較為典型的例子。餘女士說:「我本身就不做健身,也沒有煙酒消費。如果要減少開支那我會減少旅遊費用,其次會減少外出就餐花費。」

餘女士開支最多的部分就是房租費用,而且是無法節省的必須花費。但是她認為「該吃還得吃,對自己不能太過苛刻。因為存不下錢,索性我就不存了。至於買房,想都不要想。省錢買房的目標太遙遠,因為也沒有經濟基礎。」

她還表示,她的消費觀已經與傳統的中國人消費觀發生了變化,「傳統中國人的消費觀是節衣縮食,省吃儉用,為兒女存錢、為兒女著想。我現在已經不為兒女了,因為兒女都獨立了。」

出生於80年代的Linda也表示,沒有減少開支的計劃,也沒有具體的存錢計劃。對她來說,花在手機和餐飲方面的費用是最多的。她的消費習慣隨著年齡的增長也發生了一些變化,「我過去在買衣服上花費更多,但現在我不會花很多錢買新衣服了。」

消費觀念改變 生活壓力最小

總體上看,現在澳洲的消費者是至今生活壓力最小的,因為澳洲國民銀行消費者焦慮指數下跌至調查記錄的低值——相比2016年最後一個季度的58.7點,2017年第一季度下降為55.0點。

奧斯特表示,「對我來說,調查所顯示的是人們的壓力反而小了,這讓我有點兒吃驚,」「但同時,他們也沒有消費很多。」

他還表示,傳統上在消費者的開支與房價之間有非常強的關係。「當房價上升,人們感覺富裕並消費更多,而且目前在悉尼和墨爾本呈現出這樣一個因素。但實際是它們之間的關係比正常狀況下應有的關係要弱,而且也沒人能確定這是為什麼。」

「一個目前階段的猜測是,人們在說,『我不能因為我的資產淨值實際有更多的錢而衹是消費,因為可能到了中期時就不會是這麼好了。』」

責任編輯:簡沐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