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生行吟:家在哪裡

作者:方靜
親人在的地方就是家,可以是這兒、也可以是那兒!
  人氣: 31
【字號】    
   標籤: tags: , ,

歲月如流、時光飛逝,表妹一家子團聚已經半年了!雖然遠隔重洋,又藉由冰冷的電話,但是難掩阿姨的歡喜、欣慰之情,我也替他們感到高興。

結婚、生子後不久,表妹為了信仰,隻身遠赴異國任職,阿姨協助女婿照顧兩個小孩,從此,天各一方、分隔兩地。長年的離別,夫妻、親子之間,那種牽腸掛肚、寤寐不忘的思念,實在是「如人飲水、冷暖自知」。如今「守得雲開見月明」,終於,在大洋的彼岸,他們又成一個家了!

阿姨在電話那端細數從頭,因感慨萬千而黯然神傷;我在電話這端故作輕鬆,試著舒緩沉重的氣氛。

先提及表妹的勇敢與堅持,為理想義無反顧、全力以赴。人妻、人母拋夫棄子、離鄉背井,在異邦兢兢業業、努力不懈,若非堅如磐石的信念,怎麼做得到呢?而一個人有目標、夢想,是值得欣慰的事。人生豈能事事如意,午夜夢迴時,遠在千山萬水之外的家,就只有放在心裡了。

另外,丈夫與母親的支持是最有力的後盾。如果未獲得認同與奧援,肯定是處處困窘、舉步維艱;所以幕後推手功不可沒。不記得是誰的體悟:「愛是接受,不是忍受;是支持,不是支配;愛是懂得牽手,也安心放手」。因為愛而諒解、等待,家,在有朝一日骨肉團圓、共享天倫的盼望中。

掛斷電話前,我詢問外孫女們的近況,阿姨表示:小傢伙很快的適應了新環境,她們已經逐漸平息先前的執拗和叛逆,正努力的生活與學習!我想:可能是一個完整的家,讓她們感到溫暖和安全。對於這番說法,阿姨深深贊同。

親人在的地方就是家,可以是這兒、也可以是那兒!那麼,是否有一個永恆的家,不需要具體的形式,卻讓人有歸屬感呢?那應該是──足以安頓身心之處吧!@

責任編輯:方遠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如果一家人十年沒見,再見面時會如何?十年未見的兄弟,再次團圓自然超級驚喜,但是等他再見另一人,他整個癱倒在地,大哭起來。
  • 十五年前的一天,媽媽把銘慧帶去公園與父親相見,那是銘慧最後一次觸碰到爸爸溫暖的手,再後來就是銘慧父親十五年的牢獄之災。銘慧的母親也因為修鍊法輪功被判刑十一年。形同孤兒的銘慧,獨自面對生活的挑戰和其他種種困難,現在還保留著孩童一樣的天真。
  • 「天寒難鎖新春意,爐暖宜烹白玉丸。」喜慶的日子總是過得飛快,元宵節熱熱鬧鬧又到了。
  • 2018年3月1日晚,神韻國際藝術團蒞臨台灣府城演出,潘智航再度瞻仰神韻。他盛讚神韻高妙神奇,「這是一種能量共振頻率的示範,這個世界非常需要這樣的正能量。」
  • 午餐時間,其他學生會你推我擠,衝到排隊的人群前方。派屈克總是在後頭卻步。他的心思似乎永遠流連在某個其它地方:用功的時候,他不時低聲哼唱,經常要等到旁人戳弄他,他才會回過神來。他的文件不是丟在桌上亂成一團,就是隨便摺摺塞在口袋。他笑的時候總是沒法笑開來,彷彿他曾經努力訓練自己露出完整的笑容,但後來放棄了。
  • 當船舶航行遇風難以靠岸停泊時,則船體命運皆繫於錨。戰船、海船所用的錨,有重達千斤的。其鍛造方法是先錘成四個錨爪,再逐個接在錨身上。
  • 成吉思汗西征返還途中,王后帶領諸位王子前往河西拜見大帝。成吉思汗驚訝的說:「健鷹都飛不到的地方,你一介婦人怎麼來了?」
  • 博士-有一個博士分到一家研究所,成為學歷最高的一個人。有一天他到單位後面的小池塘去釣魚,正好正副所長在他的一左一右,也在釣魚。他只是微微點了點頭,這兩個本科生,有啥好聊的呢?不一會兒,正所長放下釣竿,伸伸懶腰,蹭蹭蹭從水面上如飛地走到對面上廁所。博士眼睛睜得都快掉下來了。水上飄?不會吧?這可是一個池塘啊。
  • 邪淫之報的慘烈,也讓後人悚然。
    邪淫之惡在中國古代被認為是非常嚴重的犯罪行為,把它列為萬惡之首,被認為是逆天叛道、悖逆倫常之舉。所以,邪淫之報的慘烈,也讓後人悚然。
  • 老蔡是個屠夫,每年不知道有多少牲畜喪生在他手下。這日,鄰居老王牽著一條黑狗來老蔡家,看樣子並不像家養的土狗。老王說是在山中撿到一條狗,讓老蔡幫忙給收拾了,並答應送老蔡一條腿當做辛苦錢。老蔡上午要去鄰村殺頭牛,只能下午回來處理了。於是,就將黑狗關進了鐵籠子裡。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