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金瀾:中國人能在哪裡找到自信?

人氣: 982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2018年03月13日訊】2018央視春晚中一個小品節目《同喜同樂》,引起廣泛的批評,其內容除了涉及對非洲人的種族歧視,還體現出中國援非之後的優越感和驕傲自大,小品表現出中國人在非洲的地位很高,因為中國政府給非洲帶來了鐵路、公共設施等投資,順理成章,非洲人應該對中國感恩戴德,非洲人應該羨慕巴結中國人。

無獨有偶,去年,熱極一時的電影《戰狼Ⅱ》也非常濃重的表現了中國在非洲投資了很多工廠、超市,中國使館和中國軍人在非洲人心目中的特殊地位,在危急的情況下,男女主角英勇無畏的一人庇護一個非洲孩子,而非洲人在電影裡有小偷、無助的病人、屠殺貧民的暴徒、只會索取食物的饑民,還有毫無自救能力的工人……先不談論《戰狼Ⅱ》在跨境的戰爭題材電影裡表現出的類似「抗日神劇」的各種匪夷所思的情節。只是那個建立在自己的幻想當中的大國心態和優越感就已經相當令人不適,應該會有些非洲人對中國有好感,但是,影視用居高臨下的態度去表達實力和愛國主義,顯出自己的自卑無知。

反過來想想,為什麼我們的影視、小品不表現中國對美國和歐洲人的優越感?因為我們沒有優越感;為什麼不表現中共對朝鮮援助之後的優越感?因為中共那些私下的勾當不能曝光;為什麼聯合國所屬的很多國家一直在援助非洲的貧民,我們看不到其它影視片裡有如此的荒唐偏激的宣傳?因為基於人道主義的援助是普世價值;五十年代,前蘇聯對中共的援助支持並未見有影視作品留下來;八十年代中國的經濟發展是美國、日本等當時發達的國家對中國的低息貸款和技術支援而啟動起來的,當時中國也有很多獨資外企,為什麼我們這裡沒有影視表現大陸也曾經需要外資的援助?因為中共不想承認自己落後。

這些優越感的由來也並不陌生,過去的幾十年,中共為了統戰的目地,對新疆、西藏等少數民族和邊遠落後地區的扶貧投資之後,製作了大量文藝節目,表現了少數民族對中共的臣服和感恩戴德,比如歌曲《天路》。現在我們又看到中共把統戰的目標放在非洲大陸了,但是與西藏、新疆不同,中國普通百姓並沒有從非洲得到好處,可能只是在抬高自己、貶低非洲人的影視和小品中得到精神上的滿足。

那麼中共對非洲的投資到底怎麼樣評估呢?最近美國國務卿蒂勒森出訪非洲前發表演說,中共在非洲利用「不透明的合同、掠奪性的貸款和腐敗的交易,令負債國家陷入困境並削弱他們的主權,增加非洲對其的依賴」。相反,美國在當地的投資方式是「可持續的」。全球人權和國際組織委員會主席、眾議員克里斯‧史密斯也發表聲明說,中共在非洲大陸的活動已「助長了盜賊和獨裁統治者」,並與獨裁政權「建立軍事和合作關係,往往破壞良政、法治並傷害非洲人民」。

除此之外,暴露無遺的是,中共對非洲投入的巨資換來一些非洲國家在聯合國對中共的支持,其中不乏獨裁政府,比如去年被政治對手趕下台的中共老朋友,窮了一個國,富了自己家的津巴布韋獨裁總統穆加貝。同時,在對非洲的巨額投資背後是被派往非洲的中國工作人員在異國他鄉的風險和辛苦,與國內尚有為數眾多的失業和貧窮群體的對比。

非洲,國家眾多,人群複雜、信仰繁多、貧富懸殊,不能簡單的以「落後」一言蔽之。中共參與了非洲的建設卻並不深入理解當地的文化,就把中國凌駕在非洲的地位之上。更不可思議的是《戰狼Ⅱ》還參加奧斯卡評選,春晚也毫無顧忌的用這樣的小品面對全世界播放,說明中共文宣系統根本不具備正常的理智和思維了。當我們看到朝鮮的宣傳片裡,朝鮮人對金正恩痴狂膜拜的鏡頭時,會不會想到中共也用《同喜同樂》等影視,把中國人拉進了地位膜拜的怪圈裡,只不過主角換成了中國?

比起西方國家,中國人還是沒有自信。可是中共把「落後」的非洲作為中國強大有錢的陪襯,讓中國人心裡有一種自信——我們終於有了崇拜者,可以揚眉吐氣。中共這一邪招讓不能辨別真偽的中國人的慾望得到滿足,感到身處有錢、任性、大國、實力的好日子裡,使一些中國人在假造的虛榮和優越感之中麻醉自己,不再計較中國大陸現實的困境,這樣對危機重重的中共政權來說是安全的。從另一點上看,中共在窮途末路的時刻更加誇張的用炫耀實力來賺取民心,並不斷的拋出「大國」的浮誇概念去掩飾內心的脆弱,其實更加凸顯它日落西山的命運。

中國人的自信應該產生於哪裡?在擁有社會公平、人權尊重和信仰自由的國度裡,每個公民都有來源於可靠制度的自信和安全感;在文化自由、文明高尚的地方,無論貧富,人們都有來源於文化的自信和優越感;在心境平和、生活安定的社會裡,人人都有來源於內心的自信和幸福感。

在中共延續邪惡生命的日子裡,我們可能會看到,中共會使出很多變化多端的貼金術和迷魂幡,希望國人清醒的主宰自己,不被虛榮和慾望所誘惑。#

責任編輯:朱穎

評論
2018-03-13 4:22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