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他離世70年 墓地頻現神祕鮮花手札 妹妹追蹤獲震撼發現

【大紀元2018年03月13日訊】(英文大紀元記者Kevin McCarthy報導,蘇琳編譯報導)70年前,一位少年意外喪生。去掃墓的妹妹近年經常發現有人留下鮮花或寫有詩句的信函,她努力追尋真相,最終驗證了一件事:有些人早已遠行,但其實從未被人遺忘。

1947年8月1日,一支英國童子軍在奧克維奇灣(Oxwich Bay)野營,12歲的卡爾·史密斯(Karl Smith)也在其中。童子軍的領隊去買食品的工夫,無人看管的男孩們悄悄溜到了海灘上。

男孩子開心下水之後,一場悲劇卻發生了:卡爾再也沒有上岸。

男孩子開心下水之後,一場悲劇卻發生了……(BBC視頻截圖)

幾個孩子將他撈了出來,努力搶救,卻無力回天。當時的報導中說,「卡爾可能是被什麼東西絆到了,一頭扎了下去……」

他被安葬在普雷斯特布里(Prestbury)的聖瑪麗教堂。卡爾的死在小小的村子裡可是件大事,當時他的父母得到了四方的支持。

卡爾的妹妹安妮(Ann Kear)當時只有7歲,對哥哥和這場意外都沒有太深刻的印象。

哥哥去世時,安妮只有7歲。(BBC視頻截圖)

幾十年後,安妮已經年逾古稀,父母都早已過世,她不知世上還有誰記得哥哥,她曾經猜想,恐怕只有她自己了。

然而一段時間以來,似乎有人還記得、並且深切關心著她已故的哥哥……

卡爾的墓旁經常出現陌生人留下的神祕信件和禮物。

當安妮去給哥哥的墓地獻花時,那裡的鮮花或裝飾品總會讓她驚歎。最近一次,她還發現了以前沒見到過的紅玫瑰。

「當我來到這裡時,我會想,『不知今天會有什麼。』」安妮在BBC紀錄片《我兄弟墓前的陌生人》中說。

「當我來到這裡時,我會想,『不知今天會有什麼。』」(BBC視頻截圖)

除了鮮花,墓地上的紀念品還有整把玉米、一支雉雞翎,手寫的信和詩,詩裡隱約提到海上的意外和少年的掙扎,暗示來人還記得哥哥的死因。

看來,神祕的陌生人70年來從來不曾忘記安葬卡爾的地方。雖然年事漸高,但安妮決心要找到這個人——如果他認識哥哥的話,或許會敞開一個珍貴回憶的天地。

「我非常渴望找到那個人,請他告訴我關於哥哥的更多的事情」,安妮說,「我沒讓這件事主宰我的生活,但我覺得,如果我可以找到認識他的人,實際上我是在完成父母的遺願。」

墓地驚現紅玫瑰。(BBC視頻截圖)

安妮也知道,這樣的機會所剩不多,因爲認識卡爾的人起碼應該80歲了。

她在鎮上打聽,在墓地張望,還在報上發「尋人啓事」,但都沒能解開謎團。

隨後,一位叫魯茲(Camila Ruz)的女記者接受了老人的委託,幫助尋找陌生人。魯茲將安妮帶到格洛斯特郡檔案館,將搜索對象縮小到一個人群身上——卡爾去世時同行的童子軍。

通過檢視照片,她們設法得到了在世童子軍隊員的名錄,以及一些親屬的聯繫方式。

檔案館裡有安妮從未見過的照片。(BBC視頻截圖)
她們將搜索對象縮小到一個人群身上——卡爾去世時同行的童子軍。(BBC視頻截圖)

只是,在發了多封電郵和信件後,她們並沒有找到要找的人,也沒得到有關的信息。

這條路沒有走通,二人轉而在詩句中尋找線索,並且設法聯繫卡爾就讀過的文法學校的人。然而陌生人是誰,還是沒有線索。

此間,魯茲腦海中浮現出她在檔案中反覆看到的一個名字——羅納德(Ronald Joseph Westborough)。她找不到這位當年的童子軍,有關記錄在2014年戛然而止。魯茲對他很感興趣的原因,是他看上去和卡爾關係特別近,在少年去世前晚,他倆睡在同一個帳篷裡。

在直覺的驅使下,她重新搜索,發現羅納德再婚時改名了。

找到他的聯繫方式後,她打去電話,給安妮帶來了讓她流淚的好消息:

羅納德提到,他仍然不時造訪卡爾的墓地——她們找到了那位陌生人!

女記者給安妮帶來了讓她流淚的好消息……(BBC視頻截圖)

更棒的是,羅納德痛快地答應和安妮見面,終於有人跟她一起回憶哥哥了。

年約80歲的羅納德與卡爾曾是好友,他說起卡爾去世那天發生的事,宛如就在昨天。

「大概有24個男孩子吧」,他說,「有這麼多人四處奔跑、扔球之類的,過了一會兒我就看不到他了。」

羅納德生動地憶述了卡爾去世那天發生的事。(BBC視頻截圖)

「我穿好衣服,所有人都出水了,只有卡爾的衣服還堆在那裡。」羅納德隨幾個男孩子將卡爾從海中拖了上來,也去了警局報警。這段可怕的人生經歷,最終卻對他的人生產生了積極的影響。

「我們去了法庭,我一直都記得那裡有位警察,他說:『你做得很好。你知道嗎,你畢業後應該進警局。』」羅納德回憶道,「到我16歲的時候,我真的這樣做了。」

好友的罹難,不經意間將他帶入警界……聽到這裡,安妮被深深打動了。

她和羅納德一起再度徜徉在卡爾的墓地,也談論著卡爾生前的趣事。

終於有了交談的對象,兩人都很高興。

終於有了交流往事的對象,兩人都很高興。(BBC視頻截圖)

故事到這裡還未畫上句點:羅納德並不是留下詩篇的人。

他常去墓地,也擺上鮮花,但那些詩歌並不出自他的手筆。因此,還有更多的人,或許不止一人時常去看望卡爾。

女記者的調查仍在繼續,她希望最終找到寫詩的人。不過,人們還記掛著已遠走70年的哥哥,這已給安妮帶來偌大的驚喜與慰藉。

「他人早已經不在了,卻還牽動著人們的心。」安妮說,「說真的,這很不尋常,不是嗎?」

▽ 相關影片

責任編輯:李沐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