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袁斌:中共為何「河蟹」路透社的提問?

中共全國人大常委會法制工作委員會主任沈春耀在記者會上回應修憲問題。(Etienne Oliveau/Getty Images)

人氣: 2326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8年03月13日訊】本屆北京兩會,可謂大大刷新了中共輿論鉗制的風景線,而迄今為止最令人噴飯的一幕就發生在修憲草案通過後召開的記者會上。

據海外媒體報導,3月11日下午5點多,中共人大召開有關修改憲法的記者會,官方僅給9家中外媒體記者提問的機會,其中7家是中共官方媒體,僅有的兩家外媒分別是美國之音和英國路透社

路透社記者的英文提問是這麼說的:Thank you,(I’m) with Reuters. There’s been a lot of criticism of this decision to scrap term limits, a lot of fears about the possibility of a return to one man rule, some people even worry that political struggles within China might return to the period of the Cultural Revolution, or that when Xi does eventually decides to step down, there’s gonna be a power struggle. How can you say that these sorts of issues won’t arise? Thank you.

不料,這段英文提問竟被中方口譯人員翻譯成:你好我是路透社的記者,對於這次修憲當中,關於領導人任期限制的取消,有一些不同的意見,他們認為會導致強勢的領導的出現,而且會使得中國再次出現過去曾經經歷過的政治動湯,或是在領導人換屆的時候,也會可能出現一些權力鬥爭。如果這些現象出現的話,應當如何應對?謝謝。

我想是凡稍通英文的人都知道,criticism的中文意思是批評,one man rule的含義是獨裁,而Cultural Revolution則應譯成文革。可在上述翻譯中,criticism卻被譯成了「不同的意見」、one man rule變成了「強勢領導」、Cultural Revolution譯成了「曾經經歷過的政治動盪」,最後的問題則把習近平的名字省略了,僅稱「領導人換屆」。

從專業的角度講,這段翻譯的錯誤不但明顯而且相當低級。

口譯人員為何會犯這樣的錯誤?難道是因為他們的水準太差,抑或是臨場發揮突然失誤所致?如果這樣想那就未免太天真了!須知在這種重大擔任口譯的人無一不是中國這方面的頂尖人才,而且都是在同類場合經過多次歷練的,絕對不可能在這樣一段並不複雜深奧的翻譯中一連犯錯。說穿了,這壓根就不是什麼錯誤,而是在借翻譯之際做手腳,把敏感字詞給有意「河蟹」了。

最近中共對修憲話題的輿論鉗制可謂異乎尋常,一大堆詞彙都連帶著成了敏感詞。人大的這次記者會,全世界的媒體都在盯著,「批評」、「獨裁」和「文革」,連同習近平的名字,當然也難逃淪為敏感詞的厄運。既然如此,中共怎麼能讓它們堂而皇之的出現在公眾的視聽中,給自己添堵呢?當然不能。之所以要把它們給「河蟹」了,原因即在於此!

不過,這裡面的邏輯也實在太讓人好笑了!在中共它看來,似乎用「不同的意見」、「強勢領導」和「曾經經歷過的政治動盪」來替代「批評」、「獨裁」和「文革」之後,在場的聽眾和外界就不知道「criticism」、「one man rule」和「Cultural Revolution」的原意究竟是什麼了,自己的面子也就保全了。試想,這跟把頭埋進沙土裡的鴕鳥有何區別?

換一個角度看,在公開的記者會,中共居然連「批評」、「獨裁」和「文革」這樣的詞都忌諱如深,可見其心虛膽怯已完全到了杯弓蛇影的地步,也真夠丟死人的了。#

責任編輯:高義

評論
2018-03-13 1:49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