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感

作者:王鼎鈞

看過奔騰的冰,該知道河不會凍死。果然,第二年早春,河就從冬眠中醒來,連一個懶腰都不伸,匆匆上路,要把一冬天耽擱的行程趕完。(fotolia)

  人氣: 196
【字號】    
   標籤: tags: ,

續前文

遊湖遇雨可不是玩兒的,因為那是一場夏天的雷雨。湖面空曠,沒有任何依傍遮蓋可以生苟安之想,而密密的雨柱不啻是一張電網,有千萬條線可以接通天上的閃電。小舟搖蕩,舟中遊湖的人都面無人色,只有一人泰然自若。登岸以後,有人問他怎有這麼大的膽子,他說:

「沒什麼,我在湖中一直思量生平認識的那些惡人,他們都健康長壽,一想到他們,我就有了信心,像我這樣一個安分守己的人,是不會在湖心橫死的。」

戲臺上響著鑼鼓,鑼聲那麼響亮,連地獄裡的鬼魂都聽得見。我找到自己的座位,鬆一口氣。

我說,希望今天曹操不要逼宮。

同來的朋友說,劇情早就編好了,戲碼早就排定了,曹操不逼宮,你教他幹什麼?

我說,你看這場面,明鑼明鼓,萬頭攢動,傷天害理的事,他怎做得出來?朋友笑了。這些人都知道曹操會逼宮,他們來,就是為了看這一幕。他們和曹操之間有默契。

我將信將疑,可是,他的話果然。

一夜北風緊,長河冰封,堅硬的河面仍然有波浪前進的隊形,看上去是風的姿態,是魚的姿態,是龍的姿態。

雖然停止了濺濺的淺唱,河並沒有死,並沒有睡,河只是讓冬神拍了一張照片。凝固了的波浪反而證明河有生命。

看過奔騰的冰,該知道河不會凍死。果然,第二年早春,河就從冬眠中醒來,連一個懶腰都不伸,匆匆上路,要把一冬天耽擱的行程趕完。

不錯,自尊心是人類的一大富源。你可曾發現保持自尊的難處在哪裡?你若在一人之前堅持自尊,勢將在眾人之前失去自尊;若在眾人之前維持自尊,勢須在一人之前犧牲自尊。

該完了的事就讓它完,勉強延長下去多半不美。楊玉環的故事不在馬嵬坡結束,偏要發展出道士作法求仙一段尾巴,惹得有考據癖的人「假設」貴妃流落異國做了妓女。唉,與其有餘,毋寧不足。

偽善者手持《聖經》之前,先沐浴,更衣,吃八卦丹;虔誠的信徒手持《聖經》之前,也要沐浴,更衣,吃八卦丹。兩者不易分辨。如果長時間觀察,或可發現偽善者的八卦丹越吃越多,虔誠的人則越吃越少。

弱者無口號。

有人百煉成鋼,有人百煉成灰。

壯士徒手搏蚊用全力。

這話可以印在日記本上:

「年年座右銘,能知不能行。」

不可無法官,但有法官就有酷吏。

不可無醫生,但有醫生就有庸醫。

於是,世人往往以「不可無法官」來為酷吏辯護,以「不可無醫生」來為庸醫辯護。

有人接到女朋友的絕交信,越看越冒火,一怒之下把信燒了。

冷靜了,不免後悔。無論如何那信是女朋友最後的手跡,分開來看每一個字,和那些情書裡的字完全一樣,其中有她秀麗的影子。

可是信已燒掉了,怎麼辦?幸而灰燼還在,他小心翼翼地把灰燼收起來,裝在一個玻璃盒子裡。

他每天對著灰燼想那些字。他用那些字造句,造許多情意綿綿的句子。他不斷潤飾那些句子。他一再排列那些句子。慢慢地,他覺得那些句子很真實,灰燼就是那些句子曾經存在的證據。

一天,遠方的親戚來探訪他,問起玻璃盒子裡的事物,他興奮地說:「愛情!你明白吧,偉大的愛情!」他抑揚頓挫地念出一封情書來。

啊,多麼纏綿的愛情!它怎麼變成了一堆死灰?

「愛情不但是偉大的,也是神祕的。」他不禁口沫橫飛。

「有一天,我重讀這封信,讀著讀著,它忽然發光發熱,變成了一團火。」

私塾先生一面打盹,一面聽蒙童念念有詞:

人必自侮,而後人侮。

聽來聽去,怎麼越聽越離譜,怎麼念的好像是:

人不自侮,皆為人侮。

他打開《孟子》,找到原文,慎重地核對了,正想吆喝一聲糾正他們,不料孩子們的讀法又變了:

人人自侮,人人侮人。

私塾先生悚然。這顯然不是孟子的話,怎麼好像也很對?

身為酒保的人照例圍著白色圍裙,圍著白圍裙的人並不一定要用圍裙擦酒杯。所以,身為酒客的他,有一次忍不住了:

「酒杯很乾淨,何必再擦呢?」

「酒杯裡如果有水汽,酒就不能保持原味,」酒保殷勤地把擦過的酒杯放在他面前。「所以,您每次來,我都把酒杯再擦一遍。」

「那,為什麼要用圍裙?」

酒保的聲音裡有被人辜負的不悅:「因為您是常客,您是高尚的紳士,我才用圍裙擦您的酒杯。我的圍裙比抹布乾淨。」

「乾燥」有一種香味。冬天,我們為什麼要圍爐?僅僅是為了驅寒嗎?不,我們貪戀,當寒濕全被驅走以後,乾燥的空氣中泛著的淡香。

太陽是世界上最大的香水噴灑機。

等什麼?等春天。

春天來了等什麼?等詩。

冬天要抗寒,夏天要抗熱。到春天,什麼也毋須抵抗,全身放鬆,望著蜘蛛吊在發亮的細絲上打鞦韆,目的可不是為了發明鐘擺。

心門敞開。為了詩,不設防。

眼是海。

只有女人的眼睛才是海。

只有美女的眼睛,在她的情人的心目中,才是真正的海。

「為什麼有人用大海比喻眼睛?」千萬別問這樣的問題,發出這種問題來的人,沒愛過美女,沒見過美女。

海能把冒險的男人淹死,眼波也能。

與美女同席的樂趣就在這裡:聽驚濤拍岸,看孤帆遠影天涯盡。

大兵可以在炮聲中熟睡,機關槍聲卻把他驚醒了。

母親睡著了,鬧鐘的鈴聲鬧不醒,嬰兒的哭聲卻一下子就把她鬧醒了。

在辦公室裡打瞌睡的人,電話鈴聲響十下,他才聽得見;下班鈴聲響一下,他就聽見了。◇(節錄完)

——節錄自《靈感》/ 聯經出版公司

責任編輯:李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人一輩子活著,就是在太陽底下轉了一圈。」像往常一樣,他依然笑嘻嘻地,答得這樣不假思索。大太陽底下,我卻不禁琢磨了半天。
  • 村東頭有一間廁所,杵在山坡邊緣上的時候,你面前是一片開闊的黃土高原全景。呵呵,城市哪有這種方便的機會,可以讓你在方便的時候欣賞大自然啊。
  • 親愛的,真正的快樂是時時刻刻都能全心全意地接受自己,也接受每一個當下的一切,月圓月缺如此,花開花謝亦然。
  • 乖乖鋪上貝殼沙,大大的魚缸,小小的魚兒。傻氣的名字,我傻傻地養,你傻傻地長。傻傻地禱告,拜託上帝讓你陪我更久一點,更久一點點。
  • 如何在「重複」與「不要重複」中學習平衡,該是另外的一種藝術與智慧。
  • 被消費的人物,被消費的人生,被消費的故事,人來到世界上消費大地,自然也要被消費。有人進入歷史,有人走出歷史,有人繼續被消費,然而這也是被懷念的方式。
  • 就如人生裡的每一個階段各有其特色一般,藍鈴花的花開亦是如此。當小小花苞嶄露頭角時,是修長綠葉最為繁盛之際,隨著枝梗上的小花一朵一朵打開時,野地裡的野草也以一種比賽的速度,逕自發高。
  • 自然界生物間互相追逐食用,好像是一齣設計完好的劇本,雖然殘忍,卻因此保持某種平衡與和諧。
  • 「親愛的,耐心等待觀看人生的泥壤中將會開出什麼樣的花朵來。」她的文字好像舞步,褐色和綠色是阿珠的最愛,她說這是最自然的色彩,屬於大地的顏色。
  • 很多人即使不會做料理,也切過菜,像切番茄這種事情,實在沒什麼可大驚小怪的。所以當他說要表演時,大家都沒有很期待。他首先展示了一下刀,看起來也很普通。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