輪迴故事:妒嫉(4)

作者:憶塵

在三界的顛撲輪迴中,那刻意被打造的情緣,終究有一天,會在紅塵中夢醒。圖為清 焦秉貞 《仕女圖.蓮舟晚泊》,台北國立故宮博物院藏。(公有領域)

    人氣: 1512
【字號】    
   標籤: tags: ,

續前文

不久,藍馨又給雨綺講了另一個故事:

說有這麼一個醫藥世家,老爺子坐堂診病,兩個兒子幫著打點外面的事情,兩個兒媳婦幫忙婆婆理好後院。

大兒媳賢淑、能幹,辦事能力強。二媳婦心直口快、性情急躁。婆婆把內院的事情一應交給大兒媳打點,二媳婦就不滿。

老爺子歲數大了,考慮繼承家統的事情,覺得兩個兒子辦事能力相當,考慮到兒媳婦的因素時,老爺子覺得大兒媳能協助大兒子,不致生出是非;二媳婦毛手毛腳,不是細心之人。於是著意培養大兒子。

二媳婦不滿,經常在丈夫面前訴說公公不好、家人對他們都不好。

一次老二出去買藥,結果把假藥買回來,被大哥說了。老爺子知道了,又把他斥責了一頓。老二著急上火,臥床不起。媳婦一面照顧他,一面嘮叨公公、哥嫂如何不好。大嫂生有兩個孩子,自己沒有孩子,她對大嫂也不滿。

眼見大哥掌外,大嫂掌內,橫豎沒有自己伸腰的地方,嫉恨之下,二媳婦生了重病,又沒有心思讓病好,就耗著。大哥開的藥,大嫂熬的藥,送來,她也不喝,都給倒了。自己也不想讓這個病好,拖延著,竟去世了。

老二借酒消愁,也振奮不起來。

雨綺聽了這些故事,就說:「人啊!怎麼這麼想不開呀!少奶奶,你給我講的兩個故事裡,姐姐和大兒媳婦都有些像你,妹妹和二兒媳婦都像二夫人,這些故事有什麼聯繫吧?」

藍馨沒有說話,她知道故事中的大兒媳婦就是自己,二兒媳婦就是席氏,公公是康饒,婆婆呀!還是現在的婆婆。

不知不覺中,康周已經五周歲了,聰明異常,看過的東西過目不忘。康母常說:「我的大孫子,可不是一般的孩子,以後會當大官兒。」

席氏聽了,心裡不舒服,心想:「以後大夫人要是官家人的母親,就更沒有我伸腰的地方了。」

席氏心裡嫉恨大夫人,妒嫉所致,生出奸計,就想害死大夫人。

一次,席氏讓丫環給大夫人送湯,藍馨突然心口疼,不想喝湯,雨綺看著這湯,心生疑惑,就拔出銀簪,插在了湯裡,藍馨剛要阻止雨綺,眼見雨綺拿出的銀簪在變顏色,兩人非常驚訝。

雨綺說:「這事應該讓老爺知道,把二娘休回去。」

藍馨讓雨綺不要聲張,說:「萬事皆是註定,婚後這十年,自席氏入門,未嘗不有心死之日。日子過得甜了又苦,苦了又甜,無非是因為有沒有孩子的事情。在心裡折騰的這些苦,我都看開了,不想節外生枝。如果此生我欠二夫人的,該還就還吧!不要對任何人說起此事,萬一兩個孩子沒娘心疼,也是苦,何必呢?」

雨綺說:「就您菩薩心腸,我看二夫人不會罷手的。」

藍馨說:「我聽母親說過,有遊方和尚斷言,我家世代念佛,會出現一個知道自己過去世的人,我想,就是我吧!我和二夫人真是緣分不淺啊!」

雨綺試探著說:「您和二夫人前世先是姐妹,後來是妯娌,對吧?」

藍馨蹙著眉,點點頭。

隔了一天,藍馨對雨綺說:「綺兒,你陪了我二十多年,可是不能總這樣下去呀!我打聽有個好人家,你想不想嫁出去?」

雨綺連連搖頭,說:「我可不想,萬一那家的婆婆和夫人很刁蠻,我輕則體無完膚,重則性命不保,還是跟著您吧!」

藍馨說:「你我雖是主僕,卻情同姐妹,我想你應該有個好去處。」

雨綺說:「我捨不得夫人,捨不得小公子,我哪也不去,我還得保護您,防著二夫人。」

雨綺話說得堅決,藍馨就不言語了。

過了幾日,康周在二娘屋裡,看見了點心,拿了一塊。這孩子有個特點,見到好吃的,就先想到母親,拿著新做的點心,往母親屋裡來。

這一天藍氏心裡突然有些絞痛,蹙起眉頭,看見兒子,眉頭舒展。康周把點心遞給母親,讓母親吃,藍氏笑著接了過去,慢慢吃了幾口,逗兒子玩耍。

須臾,藍氏心又絞痛起來,臉色變白,呼吸急促,站立不穩,倒在地上,康周嚇得大哭起來。雨綺一看,知道是中毒所致,忙讓人去找員外,又把半塊點心揣在袖裡。

藍馨看著雨綺的袖子,費力地搖搖頭。雨綺抱著藍馨,哭了起來。

康饒很快過來,抱起藍馨,藍馨示意雨綺,從床頭櫃中拿出一個錦囊,康饒來不及細看,揣入懷中,眼看著藍馨臉色由白變紫、七竅流血。康饒驚慌失措。

郎中過來搭脈,告訴老太太,大夫人是中毒所致,無藥可治,準備後事吧!

雨綺把一個薄紗蓋在夫人臉上,跪著對康饒說:「夫人不喜歡容顏不整,員外不要再看了。」

康饒一腳把雨綺踹倒。雨綺突然發瘋了一般,護著藍馨的頭部,康饒淚如雨下。一時間,康家哭聲四起,白幡揚起。

***

藍馨給康饒的錦囊中,有書信一封。她讓康饒把席氏扶為正室、讓康饒聽雨綺講兩個故事、讓康饒給雨綺找一個好去處。

雨綺分別對康饒和康母講了輪迴中的故事。康母也對兒子講了自己抽籤時的籤語,認為是天意。康饒最終明白了輪迴中的情緣,把席氏扶正。

雨綺一心只想照顧康周,後來由老太太做主,讓康饒納雨綺為側室。康饒開始潛心念佛。席氏對藍馨的死,表面很悲戚,心裡卻十分輕鬆。

***

這被有意打造的三世妒嫉、三世情緣,無論在思想上,還是身體上,都留下了痕跡。復甦的記憶中那刻骨的痛苦,忘卻的記憶中那不捨的情緣,在現世中都成為修煉的障礙。

那曾經的滿城風雨,那曾經的痛苦無眠,無非是為今生的修煉做鋪墊。在三界的顛撲輪迴中,那刻意被打造的情緣,終究有一天,會在紅塵中夢醒。

撥開情緣,抹去情絲,期盼早日返回真正的家園。(節錄完)#

(點閱輪迴故事:妒嫉系列文章。)

——節錄自《正見網》

責任編輯:李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我們,妳,有緣,那……要做什麼?七海,沒有每個人都能知道這種事。王族血脈繼承創世主的慈悲和勇氣,我相信妳。我們證明了人的靈魂不滅,我……我……我覺得,也許應該做些什麼?」源一口氣講完了他心理的想法。
  • 水勢暫時一緩。軍人不愧英勇,那上尉先喊聲:「下!」便跳入水中。十幾位戰士義無反顧跟著跳下。然後一袋袋沙土、樹樁、茅草、碎枝向「牛頭車」及木櫥的隙縫中填去……
  • 忠義的舅舅、舅媽見到我,擺出一副冷若冰霜的面孔,還不如車上的司機和售票員熱情。舅舅嘴動肉不動地說:「忠義是我的親外甥,我理應收留他。但收留你……
  • 不只人與人之間有因緣關係,動物和人之間,動物與動物之間,也會有因緣關係嗎?老翁和豬之間的惡緣要如何化解呢?來看看紀曉嵐寫的這些因果故事。
  • 如果她曾經身歷過,手忙腳亂地站在一片開滿薔薇花的河邊,如果她曾經歷過被一個少年郎從湍急的河水裡拉起來的情景,傾情地交付一個少女的心身靈魂給另一個人的感受,如果這些她都感受過,那麼,她當然就懂得,她的女友此時正在經受的熬煎,有多麼痛……
  • 那年二月,我來到鹽湖城和丹佛之間的猶因塔山脈,站在大約一萬一千英呎的高山,瞭望六、七十英哩的遠景,見不到一盞燈,當時很冷,雪花打在我臉上,刺痛我的眼睛。當然,流淚也會產生刺痛的感受。我當時苦思著幾道根深蒂固的難題,腦海浮現了我的英雄留下的幾句名言,在山頭迴盪不已,更跟著我回家,至今仍如影隨形:「我舉目望山丘,援手從何而來。」
  • 《西遊記》是中國四大古典名著之一,作者吳承恩在書中描繪了唐僧師徒四人西天取經所經歷的種種磨難,唐僧、孫悟空、豬八戒、沙僧性格鮮明,栩栩如生。書中有多處涉及到中醫和中藥,從這個角度上看,中醫不僅僅是用來治病的,它已深深地根植於中國文化,成為中華文化的精髓。
  • 山西人面臨山多地瘠,自然災害頻發的現狀,他們在創建財富帝國時,無論是地理上的關口,還是精神上的關口,他們也都闖過不少。最大一關就是走西口。
  • 三國時代,曹劉青梅煮酒,暢論天下英雄,道出亂世中的真命天子。盛唐時期,詩仙李白舉杯獨酌,趁三分醉意、七分月光書寫意蘊綿長的詩篇。雄主與名士的酒,是歷史的花邊,點綴著他們一幕幕的傳奇故事。
  • 不多時,天已光亮。忽見莊丁進來稟道:「外面有一位少爺名叫艾虎,同著一個姓武的帶著公子回來了。」智化聽了,這一樂非同小可,連聲說道:「快請,快請!」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