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媒體:新中自貿協定對新西蘭真有利嗎?

Public Good網站在去年聖誕節之前,發表了一篇文章,題為《新-中自由貿易協定對新西蘭有利嗎?》。此文建議新西蘭政府在簽署CPTPP之前,先要考慮一下之前已經達成的貿易協定的實際效果。(Martin Hunter/Getty Images)

人氣: 64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8年03月14日訊】(大紀元記者李捫心綜合報導)上週末,新的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全面進步協議,CPTPP)簽署,政府外貿部的網站上也詳細地列出了這個協訂將給新西蘭帶來的好處,媒體也大多持支持態度;不過也有一些質疑的聲音,大多都是擔心環境、國家主權及毛利人的土地所有權等問題。

Public Good網站在去年聖誕節之前,發表了一篇題為《新-中自由貿易協定對新西蘭有利嗎?》的文章,建議新西蘭政府在考慮簽署CPTPP之前,先要考慮一下之前已經達成的貿易協定的實際效果,比如2008年簽署的新西蘭和中國的雙邊自由貿易協定(FTA)。因為很多人只看到了這個協定給新西蘭帶來的經濟效益,卻有意無意地忽略了它所帶來的諸多負面影響。文章作者簡·瑞沃斯(Jan Rivers)根據自己的觀察和研究,列出了新-中自貿協定給新西蘭社會、道德、經濟等多方面帶來的問題。

文章說,儘管在新-中自貿協定之前的澳-紐更緊密經濟關係協議(CER)在最近已經發生了非常大的變化,但兩個主要政黨都說,新-中自貿協定是個很好的協定。外交和貿易部(MFAT)把這個協定定義為一個「產生了顯著的互惠互利效果,並擴大和深化了我們之間的關係」的協定。

文章說,新西蘭與中國的自貿協定的基本數據,從表面上看起來也確實不錯——自2008 年簽訂以來,去年新西蘭的出口產品和服務總量,達到了123億新西蘭元,比2008年時增加了2倍。不過,瑞沃斯指出,這些數據顯然並不是這個協定所帶給新西蘭的全部。

文章說,任何新的貿易協定都可能引發相似的變更和意料之外的變更,有時甚至可能是可以避免的衝擊。一般來講,過去的表現可以成為未來行動的良好預測因素,所以對新-中貿易協定及其對新西蘭10年間影響的評估,會為理解新貿易協定可能帶來的影響提供一個有效的觀察工具。

瑞沃斯指出,相對於新-中自貿協定簽訂後新西蘭增加的80億元的額外貿易額,新西蘭也付出了相當大的代價。文章詳細列出了這些負面影響,包括中共當局對新西蘭中文媒體的嚴重影響、以及其它嚴重腐敗和對新西蘭主權的影響等問題、先繁榮後蕭條的經濟使大量投資集中在更高價值的商品上造成其它行業衰退、房地產泡沫、巨大且不可持續的私人負債水平、地下水受到嚴重污染、進口產品質量差、以及勞務法中的漏洞等等,都影響了新西蘭整個社會的方方面面。文章主要列出了以下幾方面影響:

受益不平等

新中自貿協定的好處並未能平均分配,不但沒減輕、反而趨向於加劇現存的高度不平等。無論是那些在緊張的投機市場中的房屋所有者與租房者之間,還是在乳製品行業的受益者與我們其他人之間,都是這樣不均衡。CPTPP與自貿協定在這方面的影響可能是相同的——即那些國際商品和服務的進口商、出口商和銷售商都能得到好處,而我們其他人則只能等待那點受到嘲笑的「涓滴經濟效益」。

涓滴理論(trickle-down theory,或滴流理論)是指政府對富人減免稅收並向企業提供經濟上的優待政策,以此來刺激投資、改善整體經濟,最終才能讓貧困民眾也能得到生活上的改善。

腐敗問題                                                                 

透明國際(TINZ)曾經就在中國開展業務所面臨的挑戰提出了建議,其中包括接觸和參與中共腐敗的問題。比如儘管已經有自由貿易協定,但仍通過香港使用灰色渠道運送貨物,以便通過方便付費加快貨物運輸。

坎特伯雷大學安-瑪麗·布萊迪教授的研究,已經確定了中國在新西蘭軟實力的廣泛程度。她的研究有很多元素,她的報告說,華人社區當地媒體的自由已經完全輸給了中共。而澳大利亞已經決定對中共在澳大利亞公共生活中的影響採取行動,據報導這些影響和滲透包括中共在海外的大選支出、間諜活動和對當地施加不正當的外國影響力等等。類似的問題在新西蘭,迄今只有透明國際和布萊迪教授敲響了警鐘,但還沒有得到官方正式的回應。

荷蘭病

荷蘭病是指這樣一種狀況發生:當一個壓倒性的有利可圖的行業,吸收了國民經濟中的所有投資,就會導致這個國家的經濟缺乏多樣性和隨之而來的行業脆弱性現象的發生。荷蘭病的得名,是源於荷蘭在發現大型天然氣田之後,荷蘭的製造業因此而崩潰的歷史。

Scion Research的一篇論文認為, 新西蘭乳製品行業就是荷蘭病的一個典型。因為新西蘭乳製品行業有著巨大的盈利能力,完全超過其它行業。所以,為什麼放著乳品業這個重量級選手不要,而要在其它利潤較低且風險更高的地方投資呢?

繁榮與蕭條

儘管乳品業早期具有盈利能力,但2016年路透社的一篇文章,描述了新西蘭農民對中國奶粉市場依賴所產生的不利影響。這篇文章說,在對中國出口的「美好時光」過了之後,乳製品供應過剩和奶粉堆積的問題開始發生。這導致了負債和農民自殺,銀行的壓力和破產風險則導致農場出售、以及鮮奶收購價遠低於生產成本支出等問題。那些為了把其它農場改造成奶製品農場的農民,因承擔巨額債務又無法償還,就會成為國際市場上低迷奶粉市場價格的受害者。

林業也是一個價格接受者,容易被價格左右,因為它是出口到中國的重要大宗商品資源,而不是新西蘭高價木材產品的來源。而事實上,新西蘭木材已經越來越多地在海外碾磨、加工,之後再被運回新西蘭出售。

投機性房地產泡沫

如上所述,房價上漲很大程度上是由非居民投機者在新西蘭購買物業造成的,這是新西蘭自我傷害的結果。而澳大利亞和加拿大在面臨同樣的挑戰時,採取了行動限制投機性買房的發生。不過,新西蘭不少評論家都說,這種因為投機者購買而造成的房屋銷售,在100個房屋銷售中只佔了3個,因此對房市構不成問題。

但房地產市場的問題,是不是更像「音樂椅子」遊戲那樣,如果8名參與者能夠有8把椅子,那每個人都會有座位,就不會有人出局;但遊戲中只會有7把椅子,那肯定就會造成競爭,其中將會有一個無家可歸的家庭,同時房價也會迅速竄升。

投機性購房將受到新法規約束,政府對住房問題的承諾可能會隨著時間推移緩解房市泡沫,所以這對未來的自由貿易協定來說不是什麼問題。但上一個住房泡沫,已經成了需要幾十年才能解決的問題。

超高的個人債務水平

房價通脹和乳品業債務是新西蘭超高私人債務的根源。根據國際標準,新西蘭每個人的私人負債額驚人地大,而且還在迅速增長。這使得那些負債沉重的農民、房屋所有者和其他一些民眾,在經濟低迷時期都會面臨破產風險。

據西太平洋銀行高級經濟學家Satish Ranchhod稱,新西蘭的家庭債務總額高達2560億元。儘管最終風險主要由澳大利亞所有的銀行承擔,但新-中自由貿易協定簽訂10年以來,新西蘭總體私人債務額增加了60%以上。僅在去年,私人債務總額就上漲了7.3%,約380億元;相比之下,新西蘭同期的海外貿易總額只有 635億元。目前,新西蘭的家庭債務總額佔新西蘭國內生產總值(GDP)的94.3%。

相比之下,受房市泡沫驅動的愛爾蘭,私人債務水平也曾迅速增加,但只達到了其GDP的60%;但這個私人債務水平,在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期間,直接導致了愛爾蘭經濟財富災難性下降的後果,致使整個經濟接近癱瘓。

脆弱的行業

恆天然和奶農們,這些本來應該是新西蘭貿易增加的主要受益者,卻因為要增加奶粉產量而承擔了額外的巨額債務。國家商業評論(NBR)2015年發表的一篇文章說,恆天然的債務高達80億元,而農場債務更高達590億元。

今年早些時候發表的新西蘭儲備銀行的報告顯示,「脆弱農場的份額增加了」。沒有人知道在新-中自由貿易協定的大門之下,有多少乳製品行業累積的債務。但是,如果新西蘭的旗艦政策,帶給這個行業巨大而危險的債務增加,而這又會導致破產和甩賣,那這個「搖滾明星經濟」的旗艦政策能算是成功的嗎?

拒絕就業保護

當惠靈頓的新列車必須清除石棉時(儘管有合同並明確指示不使用石棉),商業、創新和就業部(MBIE)的報告說,新西蘭就業法並不適用於那些進入新西蘭進行維修的中國工人,因為「他們總部設在中國,在這裡只是短期工作「。工會成員報告說,這些工人身上沒錢而且很餓。這項合同安排可能會持續25年,取代新西蘭工人的工作。

這個自由貿易協定讓很多評論員推測,一些基礎設施合同商,利用離岸船舶上的臨時中國工人,並因此根據中國的勞動力規則僱用他們,而一些基礎建設公司對此也很熱衷。這是否是自由貿易協定簽署時所設想的,以及我們的道路和住宅是否需要按照海外勞工標準和工資長期僱用移民工來建設,新西蘭人是否可以接受這些,這在我們的國家生活中尚未探討過。

低品質鋼材

新西蘭進口那些由中國公司製造、測試和認證的鋼材未達到認證標準,據說因為是由中國的二、三線製造商生產的。據新西蘭電台報導,新西蘭已成為鋼材測試的新西蘭版’狂野西部’,但這些問題在其他國家也普遍存在,因為中國製造鋼材的進口價格「好得讓人感覺不真實」。

在一起案件中,一家中國檢測公司因檢測造假被註銷。同時還有報導顯示,有缺陷的鋼材已經被用在坎特伯雷的災後重建、用來加固地基,一些新西蘭重要基礎設施道路的建設和購物中心的建設,已經使用了更多的混凝土來彌補鋼材質量的不足。商務委員會對鋼材進口質量的調查,已經出臺了一份報告,但仍決定對鋼材進口商不起訴。

負面的環境影響

與密集乳業相應的負面外部因素的影響,至少包括三個新近受損的地下水儲水層(在坎特伯雷、黑斯廷和惠靈頓)與河流,其中最明顯的是塞爾溫(Selwyn)的地下水已不再沿著它的路線流動。

給高質量泉水瓶裝水的優惠,具有很高的爭議性,並且由於新-韓自由貿易協定和新-中自由貿易協定的最惠國條款,而讓這個優惠對中國有效。工黨要出台政策收取瓶裝水公司水稅,但最近我們發現,對海外裝瓶公司不可能收取任何費用。那些水源裝瓶許可,可能會使地方政府即使在乾旱條件下也必須允許瓶裝水公司裝水的風險,並且如果停止未處理的水裝瓶,則會面臨賠償的危險。

另外,政府為了支持坎特伯雷地區乳業的強化發展,匆忙地允許灌溉牧場來養活奶牛,這可能會引起對新-中自貿協定的長期屈從,把經濟開發置於環境風險管理之上損害環境。

瑞沃斯認為,這些問題不是由中國方面造成的,而是由新西蘭內部的想法造成的——即FTA優先於其他民族福祉。最明顯的例子就是房地產泡沫——問題的根源在於新西蘭政府沒有採取行動來照顧新西蘭人的利益,而是支持了那些有錢購買新西蘭房屋的人投機買房獲得回報。

責任編輯:易凡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