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奇時代】

街對面的燭光:回味悠長的蝦

傳奇時代博客

回味悠長的蝦。(傳奇時代博客提供)

    人氣: 440
【字號】    
   標籤: tags: , , ,

這是一群人在倫敦中共使館對面的人行道上和平抗議的故事,
這個故事從2002年開始,一直持續到十六年後的今天,
並且是以每週七天24小時不間斷的方式進行著。

拍攝期間,銘慧還一直住在小倩那裡。

小倩就像是銘慧的小姐姐,當初就是她把銘慧的故事介紹給了我們。於是我們對她倆說:「我們需要拍攝一個你們在一起的場景,可以是在廚房一起做飯呀什麼的。」小倩很快就說:「那我給她做蝦吧。」

我們架好了機器,小倩一邊做蝦,我一邊和她聊。

「為什麼要(給銘慧)做蝦呢?」

她的回答保留在片中。如果仔細看那一段,小倩回答的時候,是有些哽咽的。說完那句,她已經難過得說不下去了。

我有些愣住了,她回過頭推了推眼鏡,尷尬地對我們說:「對不起」。

小倩是個情緒極為簡單直接的女孩。她曾住在高姐家,是看著陽陽長大的。半小時前,我們在坐訪中聽她講陽陽的故事的時候,她眼睛瞇成一條縫,笑得咯咯咯,說的是啥都聽不清。話題一轉到銘慧,她眼睛就紅了,嘴角不停地下撇,強忍著淚。

她又是個極其善解人意的女孩。我們第一次去採訪的時候曾經在她家住了幾天,那時候她還不認識我,可是每天半夜回去,都能看到她給我準備的裝在保溫瓶裡的熱水和一點水果。旁邊是一張大大的廚房餐巾紙,豪放的字跡告訴我這是給我準備的。我回頭找她要那張紙留紀念,她卻說早拿去擦鼻涕了。幸虧我有提前拍照留念。

小倩是個極其善解人意的女孩。(傳奇時代博客提供)
小倩是個極其善解人意的女孩。(傳奇時代博客提供)

她會為銘慧難過,我不奇怪,可我沒想到她情緒來得這麼快。

她說銘慧極為難過的時候會去她的房間,聊完了就睡在她那裡,瑟縮在床的一角,打雷都打不醒。她說這也許也是老天給她的一點補償,不然那麼多寄人籬下的日子,該怎麼過呀。

她說英國的法輪功學員都很關心銘慧,有個蘇格蘭的阿姨,曾經送給她一個小刺蝟,毛是軟軟的。也許就是希望銘慧能收起她過去為了保護自己而披上的刺。(片中出現了那隻可愛的毛刺蝟,就在銘慧的書架上)。

她說銘慧幸虧是走回了法輪大法的修煉,修煉後銘慧的笑容是那樣明亮,她開心的時候會大叫一聲:「倩姐!」然後過來撓她的癢癢肉。

小倩把這些生活細碎的片段娓娓道來的時候,客廳另一側,完全沒有預料小倩會說起這些的銘慧,開始捂著臉在桌子前哭。馬導注意到之後,抄起手機就開始抓拍。銘慧沒想到馬導忽然開始拍她,望著手機,掛著淚珠,一臉無措。這也就是片中出現的那一幕。

小倩就像是銘慧的小姐姐。(傳奇時代博客提供)

兩個小姐妹拿起筷子的時候,是帶著淚的。她們彼此擁抱,擦乾眼淚,一邊吃蝦一邊聊。

「你知道這個蝦泡一夜會更好吃。」

「真的呀。」

「因為它的味道會泡進去。」

「那你會讓它泡一夜嗎?」

銘慧邊吃邊說:「哦,我不會。」

……

馬導回頭問我:「還有什麼問題嗎?」

我已經哭得說不出話來了。@

▽影片:【傳奇時代】街對面的燭光

──轉自傳奇時代網站:legendsunfolding.com

(點閱【傳奇時代】系列文章。)

責任編輯:李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羅元值週六晚上的大夜班值了十幾年,曾問過他最大的困難是什麼,他說一個是冷,冬天不管穿幾層羽絨服,在那裡坐一會兒就像什麼也沒穿一樣了;第二,是值到第二天早上,到點了卻沒人來接班。
  • 十五年前的一天,媽媽把銘慧帶去公園與父親相見,那是銘慧最後一次觸碰到爸爸溫暖的手,再後來就是銘慧父親十五年的牢獄之災。銘慧的母親也因為修鍊法輪功被判刑十一年。形同孤兒的銘慧,獨自面對生活的挑戰和其他種種困難,現在還保留著孩童一樣的天真。
  • 12月,是萬物蟄伏的時節。冰寒蕭索是表面,皚皚白雪下,孕育的是希望的種子,期待著最嚴厲的霜雪考驗後,破土而出。
  • 十多年前的6月5日,在中國大使館的街對面出現了一群人,從那天開始,無論白天黑夜,他們從來沒有離開過。他們為什麼要晝夜不停的待在哪裡呢?面對強勢的中共政權,他們的行動又能起到什麼樣的作用?在他們安靜的身影後又是怎樣的人生?
  • 天安門,是當代中國的聚焦之處,是一切大戲上演的舞台。2001年11月20日,一個晴朗的冬日的下午,一群來自十幾個不同國家的西方人在這裡相聚,帶著鮮花與微笑,他們的笑聲感染了周圍的人,雖然只有短短的一瞬間。
  • 2002年3月5日,長春上空發射出了50分鐘不同尋常的電波,說它不尋常,是因為這電波是用一個個鮮活的生命和青春輸送,並且以某種形式,永遠留在了長春市的上空,長春人的心裡。
  • 羅子昭,少年輟學,28歲成為北京五星級飯店廚師長。人生得意時,卻陷兩年牢獄之災,­如今又在紐約坐鎮世界級廚技大賽。他大起大落的人生又有著怎樣的故事呢?
  • 這是一件曾經轟動南非的神秘案件。2004年的6月28號,9名澳洲法輪功學員飛抵南非最大城市約翰內斯堡,準備和當地的學員一起,以酷刑罪和反人類罪控告正在南非訪問的,積極參與迫害法輪功的中共高官曾慶紅和薄熙來。當晚,在前往首都Pretoria的公路上,學員們乘坐的一輛轎車在高速行進中遭遇不明來歷的槍手襲擊,司機梁大衛中彈,全車人暴露在危險之中。
  • 2013年12月9日六位來自北美、亞洲和歐洲的醫生和律師,趕赴聯合國總部日內瓦,他們將5個月之內搜集到150萬個來自全球的呼籲聯合國調查中共從法輪功學員身上摘取器官,牟求暴利的請願簽名,交給聯合國人權理事會高級專員辦公室。
  • 這兩個人生軌跡和背景完全不相同的女子,卻因緣際會成為生死之交,兩個奇女子共同見證了這個時代最坎坷的一幕。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