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王公權:王滬寧居然也會犯低級錯誤

人氣: 22183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8年03月19日訊】常言道,誰都極容易犯錯誤,但絕不可犯低級錯誤。王滬寧居然也會犯低級錯誤。

據報導,王滬寧被稱為「三朝帝師」。他不僅是習近平的首席智囊,還曾輔佐江澤民和胡錦濤,分別為他們包裝推出「三個代表」和「科學發展觀」。還有,外界有傳是「習帝永續」的功臣。據說,在十九大上提出了習近平思想,把習近平提升到與毛澤東並齊的地位。「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的提法,就是出自於王滬寧之手。我們從行業、學術角度來分類的話,王滬寧只能被算為專門從事於思想理論的學術研究的這一類。當然,在此基礎上還可以細分之,如從事於政治學思想理論的學術研究的細分一類,或如陳寅恪的專長在於隋唐歷史思想史的研究的這一細分類中等等。每一個行業都有專屬於它行業的一個或幾個看家功夫,或者說基本功,或者說基本知識,或者說最最基本常識。我們講的犯低級錯誤,主要是講在自己所從事的這個行業的基本功,或者說基本知識,或者說最最基本常識上所犯的錯誤,足以堪為被驅除此行業、驅除此門派的。如同一個入了佛門的僧人吃肉一般。

那麼,王滬寧所從事的這個行業的低級錯誤又是什麼呢?作為一個專門從事於思想理論學術研究的這一類的從職人員必須清楚,不是任何一個語句都可以充當思想理論的表達的,這是一。只有經過斷定真假的命題才是判斷,只有直接包含真假的語句(陳述句、反詰句)才能表達判斷,只有直接包含真假的語句(陳述句、反詰句)才能充當思想理論的表達,這是二。不直接包括真假的語句(一般疑問句、祈使句、感歎句)不表達判斷。任何一個祈使句都不表達判斷,故都不能充當思想理論的表達,這是三。一個連什麼樣的語句才可充當思想理論的表達這樣一個最最起碼的基本常識都不懂,又怎麼能創建其思想理論之大廈呢?

王曉菊在《何謂邏輯學》中說「思想是用語言表達的,命題是用直陳句或陳述句表達的。命題跟非直陳句如疑問句、命令句、感歎句等表達的思想不同。」香港有名學者勞思光在《思想方法五講 》新編1998年一書中說,「思想是建立判斷(或命題)與 推理的活動」。王曉明在《從數學論題看陳景潤張益唐陶哲軒等人水準》一文中說,「什麼是命題?
1,命題必須是一句陳述句。
2,可以從命題的陳述中判斷出真假(或者說必須是一個判斷)。
3,命題必須有正確的結構。

也就是說,命題由「題設」和「結論」兩部分組成。「題設」是已知事項,「結論」是由已知事項推出的事項。換句話說就是「可以判斷真假的語句叫命題」。」

據我所見,在大陸中共意識形態嚴厲控制的情形下,大陸出版的岳大鵬的《周永康家族》(財大出版社,2014年,)一書說得最清楚不過了。岳大鵬說「俺沒有別的本事,竊以為只有一個特點就是較真,無論是做學問還是為人處世。最近看了很多關於習老大反腐的討論。依我看都沒有談到根子上。做科學研究首先要把概念的定義搞準確了,不要像中國政客那樣信口開河,說些模棱兩可顛三倒四的話。這當然是喜歡忽悠人的政客們的強項,比如誰也說不清楚毛澤東思想到底是啥東西,三個代表的那三句話是祈使句還是陳述句,和諧社會到底是咋樣的社會。咱不希望被忽悠,就喜歡把概念明確化,哪怕被人駁斥到衣不蔽體。」在該書中岳大鵬說的「三個代表的那三句話是祈使句還是陳述句,」這就說明了,儘管嶽大鵬沒有說出大前提和結論,但我認為,岳大鵬是完全深刻理解了上面所講的三點。

原來作為一個寫者本應需要考慮到在大陸中共意識形態嚴厲控制的情形下的敢言者在大陸的處境,但任何一個人只要在網上搜索一下「三個代表的那三句話是祈使句還是陳述句」就馬上搜索到岳大鵬的大名,故沒有什麼可隱蔽的了。況且在書中岳大鵬也沒有說出大前提和結論是什麼,大前提和結論這次是由孟泳新說出來了。也就是說,孟泳新是站在岳大鵬的肩膀上指出事情的真相。

2018年3月7日《民主中國》發表了孟泳新的《歷史的真實和謊謬的歷史(七)》,其中主要部分是關於江澤民的「三個代表」不是思想,不是理論的證明。在該文中孟泳新應用了演繹推理的三段論來證明江澤民的「三個代表」不是思想,理論。

演繹推理的三段論,這是眾所周知的邏輯推理方法。「演繹法」,在某些學術文章中也被稱為「分析的」。通俗的說法是「推理」。演繹推理的三段論可以用下面例子說明:
大前提:人都是會死的。
小前提:張三是人。
結論:張三是會死的。

「演繹法」是嚴密的——如果「大前提和小前提」都成立,則結論就必定成立。

在該文章中孟泳新由解植永和陳曉平兩位博士的論述引出他的論證的大前提,即任何一個祈使句的涵義都不是思想,都不是理論。之後,他按照網上字典有關「要」的字義解釋和江澤民「三個代表」重要思想的提法,如同如「我要活到90歲」這一語句是祈使句一樣,引出了小前提,即江澤民「三個代表重要思想」的全文提法是三個祈使句。從而任何一個理性人都能得出結論,江澤民的「三個代表重要思想」不是思想,不是理論。

大陸周可真在科學網博客 2010-6-20博主回覆中說: 「在 『為人民服務』的問題上,我還是覺得孔子的原則最好:「先行其言而後從之。」做了再說,不做不說。「應該」、「必須」之類是祈使句中使用的詞,都是讓或叫別人去做什麼。道德問題上本來只有成人教育孩子時才經常要使用祈使句,現在倒好,長官們把老百姓都當作自家孩子了,習慣于道德問題上對老百姓使用祈使句,這是一種極壞的習慣。所以主張「為人民服務」只應在陳述句中使用——家教和小教範圍內還是要經常用祈使句的。」明顯地是, 江澤民「三個代表重要思想」的全文提法是三個祈使句。編造了一個江澤民「三個代表重要思想」,忽悠了中國民眾十八年,成了一個世界性的大笑話,將江澤民「三個代表重要思想」寫入到一國最神聖的憲法之中。

--原載北京之春

責任編輯:高義

評論
2018-03-19 4:35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