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連綁帶銬 禽王落難 愛心人士助其重返藍天

【大紀元2018年03月25日訊】(大紀元記者劉惜君採訪報導)「陸地猛虎,海上蛟龍,空中雄鷹」是動物界的三位「王者」,這些「王者」在各自的天地裡叱吒風雲,威震四方,何等的快意灑脫!可是一旦落難,就完全失去了往日的風采,讓人更加為其感到痛心。

這裡就有一位落難的飛禽之王:非洲最大猛禽——冠鵰雙腿被綁在一起,塞在了一個破麻袋裡,固定在腳踏車上。便衣的林業執法人員發現時,推著車的兩個人正準備販賣牠……

人類折磨這種驕傲的動物有很長的歷史了。中國古代遊牧民族就有「熬鷹」的習俗,「熬鷹」是抓住老鷹後,幾天不讓牠睡覺,也不餵牠吃食,把鷹的野性消磨掉,然後再訓練其捕獵。

而把搏擊長空的雄鷹摧殘成那樣,現在在中國也是違法的了,因為所有鷹科鳥類都是國家二級以上保護動物。

執法人員跟這兩人說打算買這隻鵰,讓他們去指定地點取錢,然後在那裡安排好警察,逮捕了他們。兩人稱他們在路邊發現了小鵰,還以為是貓頭鷹。兩人關了一夜就被放了。

執法人員沒收的這隻非洲冠鵰被裝在麻袋裡。(Libassa Wildlife Sanctuary)

獲救

立巴薩野生動物保護中心(Libassa Wildlife Sanctuary)的志願者當晚將鷹帶回了救助站,經檢查後發現,牠有一隻眼睛受了傷,或許是牠落難在路邊的原因。

「鵰的右眼發生了潰瘍」,保護中心經理、曾做過動物園管理員的盧克.布蘭農(Luke Bannnon)告訴大紀元,他諮詢了利比里亞黑猩猩拯救和保護組織(LRCP)的獸醫,他們建議「每天給牠進行四次滴液治療」,「但是這隻鵰太強壯易怒,再加上太緊張,我們最後決定,每天最多做一兩次治療」。

剛獲救的非洲冠鵰。(Libassa Wildlife Sanctuary)

和其救助過的眾多鳥兒都不一樣,這隻小鷹的翅膀和尾巴還沒有被剪過,這意味著,牠的眼睛治好後,就可以放歸山野了。

這隻鵰真的夠幸運,結的痂第二天就脫落,眼睛對光做出了正常反應。經過幾天的治療,看牠行動自如了,布蘭農和他的團隊把牠轉移到一個更大的鳥舍,想看看牠的飛行能力是不是已經恢復。

獲救的非洲冠鵰一臉驚奇。(Libassa Wildlife Sanctuary)

「牠飛得很好,被餵養得也不錯。」布蘭農說。

獲救的非洲冠鵰。(Libassa Wildlife Sanctuary)

立巴薩野生動物保護中心是1年前成立的,占地3英畝(約12,000平方米),從去年12月份開始,布蘭農開始了解救動物行動,包括路邊販賣的猴子、羚羊和小鱷魚,還有穿山甲和食蟻獸等。如今,中心住著被義工救回來的25種近50隻動物。

立巴薩動物保護中心經理、曾做過動物園管理員的盧克.布蘭農(Luke Bannnon,左)和他救下的小穿山甲合影。(Libassa Wildlife Sanctuary)

但不是所有落難動物都像這隻鵰這樣幸運。布蘭農曾試圖救助一隻上岸產卵的海龜,可憐的傢伙當時被小販四腳朝天地放了一夜,被救下後,在送往保護中心的路上就死去了……

回家

冠鵰痊癒了,大家都盼著看到牠自由地在天空中翱翔。布蘭農評估過當地的生態環境,如果就地放飛,不一定能成功——他決定驅車送牠回家。

痊癒的非洲冠鵰。(Libassa Wildlife Sanctuary)

這一天終於到了,布蘭農和他的團隊載著小鵰早早地就出發了,到當初捕獲牠的地方去,要開很長一段路。

一到地方,大家就把籠子搬進樹林,一見到森林,小鵰發出一聲尖銳的鳴叫。

經歷了十天前的那場磨難,牠沒再浪費任何時間,展開寬闊的雙翼,頃刻之間就向自己的家園飛去。

飛歸山林的非洲冠鵰。(Libassa Wildlife Sanctuary)

另一隻獲救的老鷹則要在中心住更長的時間。

早先牠被蒙羅維亞的偷獵者抓住,拴在車庫的一根柱子上,就要以400美元的價格被賣去做寵物了。上月28日,保護中心在持槍警察的陪伴下去解救牠時,只見牠弓著腰,雙腳戴著布縫的鐐銬,各連著一根粗繩,因被挾持到不屬於牠的領地而驚恐不安。

被拴在車庫柱子上的老鷹。(Libassa Wildlife Sanctuary)

這隻鷹的羽翼和尾羽不幸都已被剪斷。好在10天後,牠就變得羽翼豐滿些,可以飛到樹梢了。

3月9日,被營救的老鷹羽翼稍微豐滿,已經可以飛到樹梢。(Libassa Wildlife Sanctuary)

對於布蘭農來說,照料野生動物、之後送牠們回家是最讓他高興的事。「動物從被沒收到放歸自然,我無法形容過程中有多大挑戰,又有多麼讓人欣慰,沒有看到比動物回歸野外更令人驚歎的了,那是牠們的家園。」他說。

虎嘯山林,鷹擊長空,願這些動物界的「王者」都能自由自在地生活在自己的「王國」。

責任編輯:蘇明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