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生行吟:帶著希望去未來

作者:方靜

在各種網路溝通、傳播工具與技術大幅進步的同時,人們反而更覺得孤單、疏離、徬徨。(fotolia)

  人氣: 104
【字號】    
   標籤: tags: , ,

幫忙照顧妹妹的婆婆多年的外籍看護F,即將離開了!離鄉背井、遠離親人那麼長的時間,如今要回到故國,心情應該是興高采烈、樂不可支吧?!

誰料,道別之際,卻見F憂心忡忡、眉頭深鎖。問她想法如何?不諱言自己既期待又恐懼的矛盾狀況,甚至,恐懼還比期待多一些。

這是面對未來,有喜有憂的正常反應,我鼓勵F:別擔心!不著急!多給自己一些時間與空間,事緩則圓,一切問題會否極泰來、漸入佳境。

其實,很多人都恐懼未來、恐懼改變、恐懼犯錯,恐懼那些意外、無法掌控的部份。我們都恐懼:不能做自己想做的事,無法達成目標、沒有變成更好的人……

因此,莫名的恐懼,製造出巨大、不必要的障礙,阻擋我們勇往直前、奮發向上,進而逃避現實、得過且過,致使錯失良機、痛悔不已。

面對恐懼,首先,應認識到它的普遍存在、不可避免,因此,無需過度擔憂。另外,恐懼讓人警醒,然而無時無刻的恐懼,只會摧毀我們的人生;往往恐懼之事,大多數可能不會發生,所以,正視恐懼,才有辦法消除它。最後,要堅信正向積極的力量,秉持這個態度對待,事情就會有轉機。

「豈能盡如人意,但求無愧於心」,事情的結果未必都是順順利利、從心所欲;也不可能全部盡善盡美、如願以償 。但是,只要做到無愧於心,遺憾也好,痛苦也罷,都是生命的真實面貌,都可以接納與承擔,如此,不也是一種難能可貴氣度和智慧嗎?更何況人生本來就不完美,誰能無憾呢!

將恐懼放下,帶著希望去未來,是我想送給F的祝福。義大利作曲家普契尼說:「希望是支撐世界的柱子;希望是一個醒著的人的美夢。」恐懼無法使事情更好,希望卻可以。我們能夠做的是──每天懷抱希望,為夢想而全力以赴!@

責任編輯:方遠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1942年3月,中國遠征軍初征緬甸。當月戴安瀾在同古獻捷,次月孫立人在仁安羌大捷,之後遠征軍就不戰而潰,敗走野人山,約4萬人慘死在這片「魔鬼居住的地方」!有關野人山的回憶錄、小說、紀錄片、訪談、講座、電視劇,層出不窮,但遺憾的是,都偏離了人間的核心真相,天道的真機也就無從談起。
  • 唐中宗在位時,有一個料事如神的僧人,凡是他預言的事,最後都會應驗。古籍上沒有記載他的法號,只稱他為「門僧」。歷任四朝的宰相唐休璟很敬重他。
  • 以後每天晚上,看著燈下的影子都是這種形象,他又想不出是什麽原因,自己也被嚇得惶惶不可終日,不知道該怎麽辦。
  • 奧蘭多地處亞熱帶,在2月份就像加拿大多倫多的春末夏初的感覺,春夏天的花多數開放。在多倫多室外不能過冬的植物在這裡長得很好。
  • 我們需要鍛鍊自己發展出先苦後甘的能力,等到慢慢走過痛苦煎熬的情緒之後,生命的其他可能性就會自然而然在面前呈現。
  • 寶寶堅持不懈展示自己臉上的快樂表情,將人們的心都融化了。
  • 吉他演奏家尼曼尼亞·瑞比克(Nemanja Rebic)來自塞爾維亞,現定居紐約。一把吉他,伴他走天涯。他用心演奏,表達超越言語的情感。
  • 我算是個很堅強的人吧,可是我一想起那個死神那麼悠閒地喝著啤酒,我卻在這裡忙個半死,結果我再也忍不住了,生病這麼久以來,第一次放聲痛哭。
  • 2月3日大華府地區舉辦「《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與三億退黨大潮的影響」研討會。以下為李祥春博士於會上的發言。
  • 將觀看神韻納入一年的家庭計劃,並成為鐵定的傳統活動,已逐漸成為西方社會的時尚。藥劑師Jennifer Pfaffenberger女士攜家人一行四人、三代,於2月10日下午一起觀看了神韻北美藝術團在美國印第安納波利斯市的Murat Theatre 的演出。她說,這已是她連續三次觀看神韻了。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