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可愛的孔子(3)性情中人老夫子

隨心所欲老夫子:我不但要罵你,還要打你幾下

作者:魏谷

孔子應該沒想到,君子和小人這兩個詞,在他的高頻率使用下,於後世大放異彩。

君子坦蕩蕩,小人長戚戚。

君子喻於義,小人喻於利。

君子成人之美,不成人之惡,小人反是。

君子求諸己,小人求諸人。

以上都是中國人耳熟能詳的名言,它們都出自於《論語》。論語裡的君子和小人的對比處處可見,不一一列舉了。

君子原來專指受過良好教育,文化、品味和修養都很有水準的貴族。隨著西周後期的禮崩樂壞,到了孔子的時代,「君子」們已經有很多不「君子」了,孔夫子極為痛心的就是這一點。孔夫子以「君子」的標準要求自己,也把君子的準則「教給」學生,最後,使「君子」成了道德高尚者的代名詞,「小人」成了卑鄙無恥者的代名詞。

三人行,必有我師

周朝王公貴戚裡的男丁,都要送到國家的官學接受教育。孔子雖然也是「君子」的後代,但是先祖是庶子中的一支。到孔子父親這輩,官階已經很低了,父親又去世得早,所以沒有機會進入官學。不過不要緊,孔子自學。

因為沒有世襲的俸祿,家境衰落,孔子長大之後做過「委吏」──國家的倉庫管理員,也做過「乘田」──牧養國家的牛羊的小吏。

孔子從小就喜歡學習禮樂,「三人行,必有我師」,孔子逢人便學,到三十歲左右的時候,就有「知禮」的名聲了。

孔子曾擔任管理倉庫的小官。圖為明仇英畫、文徵明書《孔子聖蹟圖》之《為委吏圖》。(公有領域)
孔子曾任乘田吏,負責養牛羊牲畜。圖為明仇英畫、文徵明書《孔子聖蹟圖》之《為乘田吏圖》。(公有領域)

孔子已有資格入魯國宗廟的時候,還是不懂就問,因為「知禮」了也還是要學習。有人以為孔子不知禮,譏笑說: 「誰說那位鄹邑來的年輕人懂禮?他在宗廟裡什麼都要發問。」孔子聽後說:「問清禮的所有細節,這就是禮呀!」

周禮記載的典章制度是極其精細甚至繁雜的,它的核心是人人各守其心、各安其位,以期達到天下人共同順天敬德。

社會上每個階層有不同的心法、禮儀要遵守,除了日常禮節之外,一個人往往並不清楚不常用的「禮」,而孔子將它們弄通了。孔子除了是教育家之外,他也是魯國的大學問家。孔子晚年回到魯國居住,直至去世,是魯哀公的國家顧問。

可是,要以為孔夫子只會高雅,我們就錯了。

孔子說:「問清禮的所有細節,這就是禮呀!」圖為清 蔣元樞《重修台郡各建築圖說‧孔廟禮器圖》。(公有領域)

孺悲聞瑟聲

國君魯哀公的兒子恤由去世了,要舉辦一個合乎身分的喪禮的話,就要去請教孔子了。魯哀公派了一個政府官員孺悲當學生,學回了喪禮的一套程序,記錄下來,《禮記》這部書中的《士喪禮》部分,最初的文本就是這樣來的。我們中國人的喪葬至今還在依據這個「禮」行事呢,當然儀式流程都已簡化了。

有趣的事情是,孺悲曾經被孔子拒之門外。

那一天,孔子正在家中,孺悲上門求見來了,孔子知道是孺悲,不見。怎麼個不見法呢?孔子叫學生告訴孺悲,他們的孔老師病了,身體有恙,請他下次再來。

傳話的學生到了門口,和站在門外等著的孺悲正在解釋呢,就聽見裡面有人唱起歌來了,一邊唱著一邊還有音樂伴奏。兩人一聽,是瑟彈撥出的樂聲。是「身體欠安」的孔子,唱得還很大聲,中氣很足。

孔子要讓孺悲知道:其實我沒病,但是今天不見你,箇中原因,我也不直說,那就要你自己去想啦。

孔子的學生們只知道記下他們老師的幽默,卻忘了寫下事件發生的時間和緣由了,我們可以推算出來的是,這是孔子比較年老的時候發生的事,因為魯哀公執政的時候,孔子已經是個老人了。

孔子評價自己說:「七十而從心所欲不逾矩。」孔子不見孺悲而又故意讓他知道自己不願意見他,這應該算隨心所欲而不越出規矩的境界吧。

孺悲要離去時,聽見孔子唱歌彈琴的聲音。宋人畫《歷代琴式圖‧孔子之制》。(公有領域)

朽木不可雕

孔子還會罵人,罵得還很痛快。

孔子的學生宰予口才很好,就是有點懶。一天,宰予白天睡覺不讀書,有個學生告訴了孔子,孔子生氣地說:「朽木不可雕也,糞土之牆不可杇也,於予與何誅。」腐爛的木頭無法用來雕刻,糞便沒法用來粉刷牆壁,我拿他怎麼辦!

其實宰予可不是朽木、糞土,他是孔子最心愛的學生之一,曾經跟從孔子周遊列國,後來被孔子列為「言語」科第一呢。

倒是「朽木不可雕」就這樣被孔子罵成了千古名句,另外還衍生出朽木難雕、朽木不雕、朽木糞土等等,用來比喻某人已不可救藥。拿到現代來說,就是人們常說的不吐髒字罵人吧。

宰予是孔子的學生,口才很好。圖為《至聖先賢半身像‧宰予》。(公有領域)
宰予是孔子的學生,口才很好。圖為《至聖先賢半身像‧宰予》。(公有領域)

「老而不死,是為賊」

除了罵人,孔子還打過人。被孔子又罵又打的這位,是他從小一起長大的玩伴,名原壤,也是魯國人。

一天孔子去拜訪原壤,見到原壤雙腿分開而坐,姿勢很放鬆地等著他。春秋時期人們坐在蓆子上,不坐椅子,坐的姿勢,大約等於如今日本人的和式「正坐」——跪坐,兩腿彎曲跪地,臀部坐於兩足上。原壤迎見老友,是張開兩腿坐在地上,鬆鬆垮垮的姿勢,一點也不合乎「禮」。

孔子也不見外,上去就是一頓臭罵: 「你從年幼的時候,就不懂得恭謙孝悌的道理,長大之後也沒有做什麼值得稱道的事,如今這麼老了還不死,真是害人精啊。」

「老而不死,是為賊。」這句話也是孔子的千古名句。

罵完之後,孔子再舉起手中的拐杖,敲原壤張牙舞爪的小腿幾下,完了才解氣。@*#

參考資料:

《論語 》
《禮記‧雜記》

責任編輯:李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