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講人話的狗和馬──兩則轉世故事

作者:杜若

鸚鵡學舌,模仿人的發音,真是學得有模有樣。如果有別種動物也開口講人話,一定會令人震驚不已。唐朝有兩則傷感的轉世故事,一天狗和馬忽然講起人話,引來眾人的反思。

商人母親轉世為狗

唐朝京都長安的西邊是市區,商人王會師在此開了一所店鋪。王會師的母親去世後,王會師為母服喪,非常重視倫常。

唐高宗顯慶二年(657年),王家的狗生了一條青黃色的母狗。有一天,青黃狗偷吃東西,王會師的妻子就拿著棍子,狠狠地教訓牠。不料這隻狗忽然講起人話,牠說:「我是你的婆婆啊,你是媳婦,竟然敢用棍子打我,這是大錯呀。生前,因為我對家人太苛刻,所以現在受到狗身的報應。如今既然被你打了,我也很羞愧,不想住在你們家了。」說完,這隻狗就出走了。

王會師聽聞此事,悲傷地痛哭流涕,他到街上把青黃狗帶回來,但黃狗一被帶回來就又走脫。就這樣四五次之後,會師見狗的去意很堅定,就在自家店面的大牆後面,專為狗蓋了一間小屋子,讓狗在此安居,他每天親自送食物過去。

集市裡的人以及行人,有很多是會師母親生前的熟人,人們聽說狗講人話的事後,就常常給牠吃的東西。這隻狗總是守著牠的小屋不離開,遇到齋戒的日子,牠也跟著不吃東西,很通靈性。看來牠在轉世時,前世的記憶並沒有全部抹去。一兩年之後,這隻狗就不知去向。

黃狗對王會師的妻子說:「我是你的婆婆啊,你是媳婦,竟然敢用棍子打我,這是大錯呀。生前,因為我對家人太苛刻,所以現在受到狗身的報應。如今既然被你打了,我也很羞愧,不想住在你們家了。」清 任預《十二生肖圖冊‧狗》。(公有領域)
黃狗對王會師的妻子說:「我是你的婆婆啊,你是媳婦,竟然敢用棍子打我,這是大錯呀。生前,因為我對家人太苛刻,所以現在受到狗身的報應。如今既然被你打了,我也很羞愧,不想住在你們家了。」圖為清 任預《十二生肖圖冊‧狗》。(公有領域)

護衛母親轉生為馬

唐朝有一位護衛,名叫李信,是一名居士。唐高宗顯慶年間的一個冬天,按照往例,李信要輪調到朔州。李信騎了一匹赤草馬,還帶了一匹草駒,前往朔州。

由於天降大風雪,氣候冰寒酷冷,在這樣的天氣下,馬走了十幾里路就不走了。由於輪調的日子逼近,為了加快進程,李信就用鞭子抽了馬幾十下。

這時赤草馬忽然開口講起人話,牠說:「信兒,我是你的母親啊。由於我生前瞞著你的父親,偷偷地將一石多的米,給了你妹妹,所以現在受到馬身的報應。這匹草駒就是你的妹妹啊。你的父親已經去世了,如今你繼承了父親的家產,現在我們正用馬身付出勞力來還欠你的債,你何必把我們逼得這麼苦呢?」

李信聽了這番話,哀慟地淚如雨下,他急忙向馬兒謝罪,並把馬上的鞍轡拿下來,說:「如果你真是信兒的娘親,應該認得回家的路吧。」馬兒果真認得回家的路,自己走到前面,往回家的方向前進。李信背著鞍轡,跟隨在赤草馬的後面。

人身、畜身就像一件衣服,一個生命穿上哪件衣服,就會表現出哪類生命的外形。圖為無款《牧馬圖》。(公有領域)
人身、畜身就像一件衣服,一個生命穿上哪件衣服,就會表現出哪類生命的外形。圖為無款《牧馬圖》。(公有領域)

李信的兄弟及親友知道這件事以後十分哀傷。他們另造一間馬房,專以安頓飼養赤草馬,猶如侍奉母親一般。還請來僧人,為母親祈福。從此全家人都精進修行。鄉裡的人們,無論是俗子,還是出家的僧眾,都對此事感到驚嘆。

這兩件事由唐朝吏部尚書唐臨親自記載。動物講人話,真是令人感到不可思議,不過卻也可以從另一個角度,打開我們一個思路:生命是不滅的,人身、畜身就像一件衣服,一個生命穿上哪件衣服,就會表現出哪類生命的外形;而一個生命適合穿哪件衣服,卻是由生前德行的好壞所決定的。@*#

(事據《冥報記》)

責任編輯:李梅